他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講的也講了,怎麼就不見有風聲傳出他與金俊秀在交往?會不會是崔珉豪的口風太緊了?

事情也過了一兩個星期,今天又是一個全新的星期一,他每個星期一都在期待金俊秀來對著他臉紅,然後跟他討論『風聲』這件事情。不過貌似他的謊言並沒有傳開,他不禁懷疑,謠言止於智者,他上的這所大學所有同學都是他媽的智者嗎?

他揹著背包哀怨的來到教室,前幾個星期一金俊秀也只是甜甜的跟他打聲招呼,一臉就是不知道他已經在背地裡做了壞事情,也就是挑戰沈昌珉的主權,向善意的第三人宣揚,金俊秀是他的。

雖然他也曾經擔心過自己的作為會讓金俊秀困擾,但是事情都已經做了,事後愧疚也來不及,乾脆就讓他本來就想發生的事情發生。只是現在這樣的情勢似乎不如他所期待,反倒讓他有些失望。

他今天似乎是早來了,來到這間『西洋音樂史』的通識課教室半個人影都沒有,上週老師也沒說要停課啊,就連常常早到的金俊秀也不見了。他嘆口氣坐上老位置發呆,直到上課前的五分鐘,金俊秀才出現。

教室只有他們兩個學生,他看著金俊秀走進教室的模樣,是步履闌珊,小手還會垂著自己的腰際,他越看越是睜大眼,直到金俊秀放下揹包,朝著他說了一聲『早』,他才從一場驚恐的夢中醒來。

「早。」他答。

金俊秀的笑容很牽強,似乎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樣,這讓他不禁的站起身子來,走來金俊秀的位置旁,蹲下身問:「你身體不舒服?」

金俊秀揉著腰,臉上無辜的點著頭,「是啊,身體痠痛。」

「哪裡痛?」

「這裡。」金俊秀揉著自己的腰又說:「我快被昌珉操死了。」

他睜大了桃花眼,他的心就像被大砲炸到一樣,說不出話來。

「昨晚一直練習期末的音樂劇,動作只要沒跟昌珉的指揮對上,就得重練,我的腰快斷了。」金俊秀苦笑對著他說。

還好還好,他還以為金俊秀所謂的『操』不是件純潔的事情。後來他也趁著教授還沒出現時替金俊秀按摩了幾下。雖說今天金俊秀還是沒向他提起『風聲』的事情,不過也罷了。如果說輿論真的捏造不成,那麼他只能再另闢蹊徑來挑戰這個巨大的沈昌珉。

「對了。」金俊秀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小手忽然捉住了他說:「你有聽說……我們兩個在拍拖的謠言嗎?」

金俊秀的眼眸很誠懇,似乎很擔心他會排斥一樣。不過正好相反,他的心底是喜孜孜,原來耐心的等待是直得的,風聲真的被傳開來了!

「不知道是誰說的謠言,抱歉,造成你的困擾。我一直想跟你說,只不過沒有勇氣說這種事。」金俊秀紅著臉蛋,用著抱歉又溫柔的語氣對著他說,他聽的身體都覺得麻麻的。

「我覺得沒什麼。」他故作大器的說。

金俊秀點了點頭,「嗯,我想應該不會持續太久。」

哼哼,越久越好,最好是逼死沈昌珉啊!

後來老師遲到了十分鐘才到課,他們也就多聊了十分鐘,話題內容其實很稀疏平常,只是金俊秀仍然是動不動就會臉紅,似乎很喜歡與他聊天。事實上他打算運用暑假的時間來替金俊秀製作音樂,來感動這個單純的金俊秀,最好是能夠讓金俊秀喜歡上自己,到那時,沈昌珉再怎麼叫囂也沒用了。

之後他們上完通識課,他與金俊秀便也各自到別。其實他並不想這麼快與金俊秀告別,不過他卻也剛好在上完課以後肚子鬧不舒服,突然想上大號。現在若是要衝回宿舍解決,他的腳程沒辦法符合肚子的需求,於是他便在學校內找了較近的廁所,就衝進去解決了。

他第一次上學校的廁所,一直以來他都有潔癖,想大號他一定得回去自己的專用馬桶,他不喜歡共用。可是這回真的沒辦法,他只能借用學校的馬桶來解決。只是他發現,學校的廁所很乾淨,似乎都有人在做整理,而且很高級。

他安心的脫了褲子就坐上馬桶,批嗤趴嚓的也不懂節制的狂拉。

「我說沈昌珉,你要積極一點!」

這個聲音……!?

「我已經盡可能做好你交代的事情。」沈昌珉說。

「拜託,不要讓俊秀一直喜歡朴有天!我真的很怕朴有天會傷害到他!」

「金在中,嚴格說起來,這件事不干我的事。」

「那你至少嗆走朴有天!」

「我嗆了。」

「那怎麼會有這種傳聞出現?什麼朴有天跟俊秀在拍拖!」金在中氣的一拳就揍上他的廁所門,他摀住了嘴,夾緊了腿,連馬桶都不敢沖,「我告訴你,一定得管好俊秀,就算要強姦他我也准你,你就姦到他下不了床,連爬去找朴有天的力氣都沒有!」

這……太不人道了吧!但為什麼金在中要這樣對他與金俊秀?

「朴有天感覺就是不靠譜!」

這什麼濫理由啊!我很靠譜!

「你也不希望俊秀受到傷害吧?」金在中反問沈昌珉,但沈昌珉卻沒有回答,只見金在中又說:「反正你得保護好俊秀,他出了什麼事情,你就沒飯吃!」

金在中氣沖沖的就走掉了,後來他只聽見沈昌珉洗手的聲音,腳步無奈且沉重的走了出去。

他擦了擦屁股,然後沖了馬桶,隔壁間也有沖馬桶的聲音,後來他走出廁所,才發現隔壁間的廁所是他的直屬學弟。

「呃,學長。」

「你也都聽見了吧?」

「我剛剛只是來上廁所,只是看昌珉學長他們走進來,我就躲進來了。」崔珉豪搔了搔頭,低聲又說:「沒想到是這麼回事,那麼昌珉學長到底喜不喜歡俊秀學長?是不是學長你也喜歡俊秀學長?事實上你們沒在拍拖對吧?」

「哼。」他不屑的抽了紙巾擦著自己濕透的手心。

「學長,你真的在裡面大便喔?」

他轉身帥氣的朝著門口走去,只見崔珉豪捏著鼻痛苦的說:「你有沒有在吃菜啊,噢!」

就是要臭死你這種肉腳學弟!連沈昌珉那種咖小都擺不定,怎麼出來混吃混喝啊!

原來,所有事件的幕後黑手都是金在中!

但不管,只要金俊秀還喜歡他,他就有機會抱得美人歸。

強姦是吧?什麼東西他都不會,就這樣最會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