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也過了兩年之多,這期間裡,崔珉豪至少也送了五封的書信出去。他學著當初沈昌珉傳信的方式,便將自己想找沈昌珉的心意綁在箭上,然而從狼的森林,射進了象的森林裡。

只不過這兩年以來,沈昌珉不曾回過信。明明就把插在樹上的箭給拿走了,為什麼就是不回他信?

崔珉豪站在河邊觀望著對岸的森林,他垂了下眼,又無奈的看著水面上自己的倒影。這兩年來,沈昌珉都不曾想找過他嗎?好說歹說,他們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朋友了,怎麼來見他一面都如此的不情願?

自從自家的大哥與羊嫂金俊秀成親以後,他總覺得跨越種族的愛戀其實不算什麼。就如同金俊秀所告訴他的,縱然朴有天是狼,金俊秀是羊,只要彼此互相喜歡,沒有什麼是真正不能夠在一起的。他也曾經相信過金俊秀所說的話,只不過,這些話用在他與沈昌珉的身上似乎就起不了效用。

兩年耶,開什麼玩笑,憑什麼他就得等待沈昌珉等兩年?也許,沈昌珉已結髮了,有家室了,所以才不願意出來見他吧?

總有一堆理由能來為沈昌珉搪塞避不見面的藉口,可卻無論哪種理由,都無法安撫他心中的不滿。

他承認自己很喜歡沈昌珉,不過那是在沈昌珉離開幾個月後,他才真正發現原來他對沈昌珉很有興趣。無論是長相或者是氣息,他無一不被沈昌珉所吸引。當然,他最懷念的還是沈昌珉的毒牙。

他站在河岸上緩緩的抬起頭,他心中下了一個不安全的決定,那就是他決定跨越這道河川,闖越象的森林。反正沈昌珉曾經告訴過他,象的森林不願意有亡靈,他也就篤定了這句話,毅然決然的決定穿越。

他速度之快的踩著河川上的大塊石頭跳越至河的對岸,然而學著兩年前的自己,只顧著向前衝,最好是能夠再如兩年前一樣,闖進沈昌珉的懷裡。雖然他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他的銳眼四處觀看,直到他跑到不能再跑以後,沈昌珉的胸膛還是沒出現。沈昌珉沒出現就算了,可他卻發現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跑一跑竟然不太曉得回家的路,就算是一路直線而行,可當他轉身回過頭看著他走過的道路,才驚覺其實象的森林,大樹生長的地方很不規律,跟狼的森林大不相同,根本不可能有『人行道』這種東西。

不過就算是如此,他還是鼓起勇氣往回走去。他總不能在象的森林坐以待斃,只怪方才他太傻,竟然還為了沈昌珉冒這樣的風險。

正當他欲哭無淚之時,忽然前方出現了人影,他爭了大眼,高興的向前跑去決定問路如何回家,腳步才跑到了一半,他便停了下來。眼前幾個男人看上去很不好惹,不過等他想往回跑時,那群男人便發現了他。

「站住!」

完蛋了!

要跟那麼多隻象打,他肯定打不贏啊。果然,沒幾下後,他就被那群男人給俘虜了。

「你是誰?」其中一個男人問。

他看著眼前這些男人,各個臉上的刺青都長不一樣,不過他曉得,這些人肯定是象族的人。

「我來自狼族,我來找人。」他誠實以對。

「找誰?」

「沈昌珉。」

這群男人聽見沈昌珉的名字後,各個是聞風變色,馬上就將崔珉豪鬆綁,然而說:「在此等待,咱回去知會。」

他坐在地上,然而看著那群男人離去的背影,忽然,他的心裡是喜孜孜。

「真的是你。」

本是低著頭等到快睡著時,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叫醒了他,抬頭一看,可真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他笑著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說:「好久不見了。」

沈昌珉沒說什麼,只是將掛在腰際上的水遞了過去,要他喝。他也不客氣的就將那壺水一口氣喝光,再將瓶子還給沈昌珉。

「為什麼你都不回我信?」他直接了當的就問。

「你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沈昌珉反問。

「你先回答我。」

「為什麼我要?」

他深呼了一口氣,很想揍沈昌珉一拳。不過說真的,他其實沒有很氣。

後來他的腳步尾隨著沈昌珉,也不知道沈昌珉要帶他去哪,這路上他沒過問他們要去哪,只過問他想問的事情。

「你娶親了嗎?」他問。

沈昌珉沉默。

「你該不會娶不到老婆吧?」他嘲笑的說。

「別盡學女人說些娘話。」沈昌珉嗆道。

他咬著牙,加快了腳步,一把就撲向了沈昌珉的寬背,「你快說你娶老婆了沒!」沈昌珉甩開了他,但他卻又不死心的就像隻無尾熊一樣,雙手環住了沈昌珉的後頸,雙腿也圈住了沈昌珉的腰際,「快說!」

沈昌珉的腳步踉蹌了一會,但卻又馬上站穩腳步,大掌便托住了崔珉豪的大腿,很乾脆的抱著他走。

崔珉豪見沈昌珉對於這話題一直閃避,他牙癢癢的就咬了沈昌珉的脖子。

沈昌珉依舊沒理他,直到沈昌珉抱著他走來一間小屋時,他才轉過頭看著那棟木屋,「這是哪裡?」他問。

沈昌珉抱著他踹開了房門,然而帶著他入內,之後便將他丟上了一張大木床,「咱的家。」沈昌珉輕聲說。

「咱的?」

「不知道是誰一直吵著要我娶他,讓我花了不少時間蓋這棟木屋。」沈昌珉打開了窗戶,輕聲說。

「我哪有!」

「五封信,第一封寫『你要娶我嗎?』;第二封寫『你決定娶了嗎?』;第三封寫『你到底什麼時候娶?』;第四封寫『你就只能娶我!』;第五封寫『不然我娶你!』。」沈昌珉的腦子記得很清楚,將崔珉豪所有的信件內容全講了,「這不是吵,不然是什麼?」沈昌珉看著他問。

「那你到底娶不娶?」崔珉豪問。

沈昌珉朝著他走去,然而將他壓上了硬梆梆的木床,低頭看著他輕聲說:「答案不是很明朗了嗎?」

「你可以早點跟我說啊,至少我可以幫你蓋房子。」崔珉豪躺在床,大眼看著他說。

「你只會搞砸。」

「我對這些事很拿手的。」崔珉豪信誓旦旦的說。

「燒飯拿不拿手?」

「你只顧著吃!」

沈昌珉壓低了身子,吻了他。

「回去準備準備,明日開始為我燒飯吧。」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