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又痛苦的一夜,就這麼被他度過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來時,金俊秀人已不見了。他從床上坐起身子來,皺了皺眉頭,看著房間內的一切。房間被收的很乾淨,只不過臥房外的浴室卻頻頻傳來流水聲。似乎是有人在裡頭洗澡。

他站起身來,走出了臥房然而來到浴室門前,他低頭看著被丟在外的裙子,沒錯的話,這件就是金俊秀昨天所穿的裙子,那麼不就代表金俊秀正在自己的浴室裡洗澡了?

他蠢蠢欲動的在浴室外徘徊,雙手相互捏緊,手勢就像奸商一樣的盤算著什麼,不過他還是暫時先讓自己冷靜下來,然而來至洗手台前看著牆壁上的鏡子,帥氣的撥了撥睡亂的頭髮,開始為自己梳洗。

直到他刷牙洗臉完以後,正好金俊秀也開了浴室門準備出來。

「啊。」金俊秀打開了浴室門,貌似是驚訝他的出現,於是又躲回了門後,只露了一只大腿在外。

他的眼神就看著金俊秀那沒被門給遮掩的修長腿,眼睛又慢慢的往上抬,他看見金俊秀只穿件三角褲,沒穿褲子。再上面一點,就是昨晚變裝大會時所穿的襯衫。

說真的,如果一大清早精力就這麼旺盛,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嚇死金俊秀。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因為金俊秀的這身打扮就是一副叫人犯罪的樣子,要是他真出手,金俊秀也得負一半的責任。

他率先的撇開了桃花眼,鎮靜的問:「沒有褲子嗎?」

金俊秀紅著臉,整個身子都躲進了門後,只探了頭出來說:「嗯,裙子昨天沾上……呃。」

他知道沾上了什麼,不過卻沒替金俊秀說下去,選擇裝傻的問:「沾上什麼?」

金俊秀的鳳眼眨呀眨,似乎是在想他到底還記不記得昨夜所發生的事情。但是他天生就愛演戲,還演的有模有樣,用眼神告訴金俊秀,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壓根不知道。

「只是沾上了一些沾醬而已……。」金俊秀小聲的說。

「沒關係,我去拿我的褲子給你穿。」

他就這麼卑鄙無恥的裝做昨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讓金俊秀一個人在廁所裡害羞的半死。待他找到一件適合金俊秀穿的褲子時,他走出了臥房,來至浴室門前遞給了金俊秀,「給你。」

「謝謝你。」金俊秀笑答。

他沒有離開,人就站在浴室門前,企圖的想看金俊秀的風光,只不過可惜的是,眼前這浴室門擋的實在太有技巧了,他怎麼窺就是窺不見他想窺的。

「有天。」金俊秀在浴室內喊了他一聲。

「怎麼了?」

「我屁股太大……穿不下。」金俊秀探出了頭來,紅著臉看著他。

怎麼辦?他突然好想就叫金俊秀連內褲都別穿了。

「可是,我的尺寸都是這種的。」其實他有運動褲,不過他並不想借金俊秀,「你先出來吧,還是我幫你去你的寢室拿?」

金俊秀聽見這話,還真的照他所說的就抱著他的褲子走出了浴室,赤腳踩著他的腳踏墊,小聲的說:「不然你幫我去拿好了。」

金俊秀將褲子還給了他,然而彎腰撿起腳邊的裙子,他的桃花眼也就趁這時完全不正經的看著金俊秀那身版。雖然身版跟自己差不多,只是肩寬沒自己寬,但那腰以及屁股就差多了。

怎麼會有人的腰看起來那麼S型啊?而且屁股翹得就像隻鴨子在走路一樣不像話啊!

「這個是我的鑰匙,不過現在過去昌珉可能還在睡。」金俊秀掏出了鑰匙給他,他雖然接過去了,但內心卻向被炸到一樣,痛苦了一會,然而接著問:「你跟沈昌珉同間?」

「嗯,兩人房比較便宜,而且我們又是高中同學。」金俊秀微笑說。

怪不得,沈昌珉處處保護著金俊秀,他們的關係果然不是點頭之交這麼簡單而已。

他拿著金俊秀的寢室鑰匙一人就走來了金俊秀與沈昌珉的寢室前,在開門以前他本來還是有點怕怕的,但是想想,既然是金俊秀委託他來的,沈昌珉也對付不了他什麼。況且沈昌珉與金俊秀又不是什麼情人的關係。

他開了房門,躡手躡腳的便走了進去。其實金俊秀的寢室算滿乾淨的,不過為什麼臥室外的走道會有女人的高跟鞋與洋裝亂無章法的丟在地上?他探頭探腦並且小心翼翼的躲在門邊的高牆旁,然而將眼神望進去臥房裡。

天啊!他看見了什麼!?

崔珉豪竟然抱著沈昌珉,兩個大男人還赤裸的睡一起!結果他竟然比自己的直屬學弟還晚一步,他的直屬學弟就率先全壘打了。果然他猜的沒錯,昨晚看見崔珉豪扮的那麼漂亮是有目地的,原來就是要來色誘沈昌珉的。

他在臥室外搥了幾下的心肝,然後轉身就大喇喇的走進金俊秀臥房,裝做若無其事找著金俊秀的長褲。但他的桃花眼總是不規矩,邊找還邊往崔珉豪的方向看去。看見崔珉豪身上那堆戰績,怪不得他一個人在這翻箱倒櫃,睡在床的那兩人卻是一點知覺也無。

後來他也順利的拿到了金俊秀長褲,然而快速走人。

這一路上他又重新思考了昨夜的計畫,也許昨天的『逼迫』還不算強烈,又加上他今天的裝死,照金俊秀的個性,或許金俊秀會選擇忽視,然後他的計畫便就此不了了之。

所以,他應該改掉作戰方式,就是學沈昌珉真槍實彈的打一砲!

目前褲子還在他的手上,那麼是不是代表,若是金俊秀穿不了褲子,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OK,計畫變更。

目標:霸占金俊秀!




秀兒快逃啊~(揮手巾)
秀秀:娘~
大米:哼哼哼哼哼哼哼(冷笑)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