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這一週,沈昌珉幾乎都在醫院裡過夜。因為這一週他的病症莫名的好轉,連他自己都覺得怪有精神。沈昌珉的舉止果真與他猜想的沒有錯,只要他不是沉睡的狀態,排除沈昌珉上課的時間,額外的時間,沈昌珉幾乎時時刻刻都在他的身邊。總是令人感到寂寞的夜晚,他也已不是一個人了。

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就是種醒來時能見到自己喜歡的人的那種喜悅。雖然他們彼此未曾火辣辣地正式談過戀愛,說起話來也總是雲淡風輕,但在這種如習慣一樣的相處裡,他漸漸地有些離不開沈昌珉。

他曾經看過書,也看過電視上的愛情喜劇,但有許多情節他總是沒能夠理解。也許長期都在沉睡的他,並沒有多餘的時間來釀造一場思念,久而久之,他不知道什麼叫做思念,也不曉得思念要花多少時間才有辦法滿足一個人。思念的感覺似乎是沈昌珉帶給他的。

最近的藥吃起來特別有效果,所以他一個人醒著的時間也變多,只不過沒有人陪的時間也跟著拉長。雖然沈昌珉每天都會來醫院見他,不過醫學系的課程不用特別計算也知道是多的嚇人,所以早上總是他一個人度過,偶爾早點與中餐是和沈昌珉一同享用,其餘的時間他也就自己做點娛樂。

突然多了這麼多的時間,他似乎還不太會充分運用。他拿起了手機,按了幾個字,便將簡訊傳送出去。

現在是下午時分,他看著窗外耀眼的陽光,突然很想外出曬太陽。不過礙於手上的點滴,他也只能走下床朝著窗戶走去。他打開了一扇窗,人便也慵懶的趴在上頭,看著戶外的景色。再過幾個小時,太陽下山以後,他就可以見到沈昌珉了。曾以為吉他才是他唯一的朋友,可誰知他卻在多年以後找到了一個男朋友。

好久沒有跟沈昌珉出去吃過飯,忽然間還真想跟沈昌珉一同外出去吃到飽。一個人被關在醫院裡,雖然無聊,不過他卻也無意間的發現,當初就算時間不夠讓他玩,他卻也跟著沈昌珉出去玩過很多次。只是好像每次都是沈昌珉不厭其煩的將他揹回宿舍。

他的大眼看著遠方,外頭熱鬧的聲響是吸引著他,讓他趴在窗前一次看個夠。直到他關上窗戶後,病房內格外安靜,可這份安靜並沒有持續多久,便被外頭的吵鬧聲給打碎了。

「你怎麼可以開這種藥!」這個聲音聽上去好像是沈昌珉的,但卻相當凶狠與尖銳,「住院不就是再觀察嗎?怎麼可以胡亂的挪用這種藥!」

「這對患者有幫助,這樣他才不會長期陷於睡眠狀態。」

「不管幫助有多大,都不該開這種藥!」

他站在窗前,大眼看著房門,總覺得在外頭爭吵的事情好像與他有關。雖然聲音比平常尖銳,但他卻越來越相信在病房的另一邊站著的人是沈昌珉。

「你是醫生!這種藥吃多了會加速器官老化,就算能夠讓他目前不會陷於睡眠,但他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沈昌珉疾言厲色的說:「而且這種藥非常的昂貴,你肯定是想犧牲掉患者的健康詐領健康保險!」

外頭是一陣吵鬧,直到他的房門被踹了開來以後,他看見沈昌珉的雙手大包小包拎著東西,有晚飯與他的衣服。不過沈昌珉似乎不打算讓他繼續住院,一進病房便說:「不住了!跟我回家!」

沈昌珉氣急敗壞的樣子,一聲令下,他的行李不馬上整理也不行。後來他們辦理出院手續,把該繳的錢都繳清,也不知道沈昌珉用的錢是他的還是自己的,他只曉得沈昌珉路走得很快,他幾乎是快跟不上。

「昌珉。」他小跑步的跟在沈昌珉身後,伸手拉了沈昌珉的衣角又喊了一次:「昌珉!」

沈昌珉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他。他抬眼看著沈昌珉相當不爽的神情,卻不感害怕。

「我自己照顧你。」沈昌珉突然開口說。

「你先別生氣了吧。」

「怎麼可能不氣!」沈昌珉在停車場旁又大吼了一次,然後轉身繼續走。

直到他們回到金在中的店,他才開口過問為何沈昌珉會在醫院裡大發雷霆的事情。房裡只有他們兩人,鄭允浩與金在中忙於店內,自然是沒有多餘的時間問候沈昌珉的表情為何如此難看,又是為什麼會連人帶行李的將他給帶回家。

「我發現你最近睡覺時間變短了,所以我就去偷看了護士在你的點滴裡注射了什麼。」沈昌珉垂著眼,沒看他又說:「那種藥有效用,但卻很傷身體,然後我就去找你的主治醫生理論。」

他點了點頭,想了一會,臉上笑起來的說:「還好才滴三天而已。」

「但是累積在你體內的毒素要很久才會排掉。」

「尿尿或排汗可以解決嗎?」他問。

「或多或少。」沈昌珉雙眼無神的看著他身後印有卡通圖案的衣櫃說。

他們沉默了許久,他便率先開口道:「雖然……被注射了有點恐怖的藥,不過這三天我覺得挺高興的。」

「為什麼?」沈昌珉看向他問。

「多了些時間可以做點事情。」他笑答。

「但是絕對不可以犧牲你的健康。」

「我知道。」他點頭說。

爾後他與沈昌珉在這房間內享用涼掉的晚餐,他吃得心安,尤其在沈昌珉的聲音聽起來更有些精神以後。

「明天考試加油,不要受到今天的影響。」他站在房門對著看上去還是有點悶的沈昌珉說。

沈昌珉本想下樓,不過走至樓梯口時卻又轉過身看著他說:「就算沒時間,我們還是可以談戀愛。」

沈昌珉沒有等他的回應,腳步便踩上階梯離開了。他走出金在中的店,將自己向金俊秀借的摩托車牽了出來,然後戴上安全帽,不過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金俊秀打來的。他與金俊秀對談完畢以後,回歸手機桌面時,他才發現他有一封漏看的簡訊。

他點開了簡訊內容,裡面寫著:『時間變多好像不太會運用,不過我好像知道什麼叫做想念。一個下午不見你,我好像想你了。』

怪不得被注射了恐怖的藥還會覺得高興。原來是多了時間可以想念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