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還留在魔王身邊斡旋的,只剩下金在中了。

仨人中,金俊秀待業中,崔珉豪找到了便利超商的工作,只有金在中還在鄭允浩的雙眼底下工作。幾個星期他們好不容易等到了共同休閒時間,那段時間自然是留給了自己人,一同約在老地方見面。

「怎麼你們都辭職了?」金在中開口就問。

金俊秀是率先接話,聲音是又大又小的將自己被朴有天吃夠夠的所以悲劇說了出來。金在中自然是邊聽邊安慰,但說真的,金俊秀的遭遇跟他差不多而已,都只是被魔王摸到,尚未有進一步的發展。

金在中也誠實的跟他倆說明,他這陣子都忙於鄭允浩的相親,當初為了讓金俊秀免於朴有天的毒手,他向鄭允浩許下了該死的承諾,所以就得陪鄭允浩玩什麼『相親練習』。雖說他與鄭允浩並沒發生性關係,但情人間所有該做的事情他與鄭允浩都做過了,其實跟金俊秀的遭遇一樣而已。

他們說著說著,最後也慶幸自己的貞操還保有。不過坐在他們倆身邊的崔珉豪心情就沒有他們那樣愉悅了。

「珉豪,是你自己辭職的嗎?還是跟俊秀一樣被資遣?」金在中問。

崔珉豪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低聲說:「我傳過簡訊給你,是我自己辭的。」

金俊秀總覺得崔珉豪是鬱鬱寡歡心事重重,話也開始說的不多了。身為朋友的他必須釋出最大的善意,來為崔珉豪解決一下心理問題。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堅決就辭職呢?朴有天欺負我也好幾年了,可是為了餬口飯吃,我真的沒辦法像你一樣說辭就辭。」金俊秀看著崔珉豪的側臉苦笑說。

崔珉豪沉默了一會,才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兩位好友,「那五種系列的商品,是沈昌珉沒日沒夜找我屁股做實驗才趕出來的。」他低聲說。

金在中與金俊秀瞪大了眼,又見崔珉豪說:「而且,當我誠實跟他說這種實驗必須是彼此互相喜歡才可以做時,他每次只要實驗完畢就會順便侵犯我。然後跟我說他正在愛我。」

金氏二人的雙眼是瞪的更大了,怪不得崔珉豪會如此毅然決然!

「天啊!沒想到你比我還慘,我只不過是被摸又被拍照而已……。」金俊秀皺起了眉頭,金在中則是接下去說:「會不會沈昌珉是喜歡你的?只不過用錯了方法?」

崔珉豪閉上了眼,側臉趴上桌上,悶說:「不想管了,想到我就想吐。」

金俊秀摸著自己的良心,想想,其實朴有天待他還不錯,至少朴有天在看見他的眼淚時是停手了。雖然朴有天說話總是肉肉麻麻又噁心的,但是比起崔珉豪的遭遇來說,他覺得自己還算僥倖。

當然金在中的良心反應也與金俊秀的差不多。鄭允浩的人雖然直的不懂轉彎,但卻沒沈昌珉那麼兇猛,說做就做,還不給人休息的。

今晚的相聚,大概就只有崔珉豪看上去為滄桑之最了。

金俊秀在一人的回家路上,他思考著自己日後的工作著落,雖然心中還是有那麼點惋惜先前的工作被資遣了。他嘆了口大氣,還是決定不再想起過往,也忘了那個超級無敵大騙子朴有天。他得重新生活,因為新的生活才沒有朴有天的影子。但是該怎麼說呢?除了惋惜做了五年的工作被人資遣外,他的心中還是有些遺憾。他想,大概是因為沒辦法好好將朴有天揍一頓吧!

金在中在一人的回家路上,他思考著自己日後的工作去向,鄭允浩的相親不知道圓不圓滿,但是他曾經交代過鄭允浩,若是相親失敗,他絕對會捏爆鄭允浩的小老弟。既然相親也結束了,那麼是不是他就不會再被諾言綑綁了?他必須搬離鄭允浩的家中,然後回歸正常的生活。但是該怎麼說呢?除了回歸正常生活外,他的心中還是有些遺憾。他想,大概是因為鄭允浩連續一週把他吻的太過深邃,他的唇瓣卻有點想念起鄭允浩了。

崔珉豪在一人的回家路上,他思考著自己日後的工作安排,雖然他不後悔離開沈昌珉,但是荷包確實大為縮水,而他的勞力卻沒相對減少。也許他還不習慣現在的生活,不過他想,可能再過個幾個月,他大概就能夠習慣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再如何,都比起在沈昌珉的公司裡拿自己的屁股來做實驗好太多。但是該怎麼說呢?除了從沈昌珉的手心裡解脫這件事情讓他喘了口氣外,他的心中還是有些遺憾。大想,大概是因為自己突然的離開,會讓沈昌珉找不到實驗對象,公司可能近期也不會有新產品產生了。

不過無論怎麼想又怎麼遺憾,魔王的事情,他們還是決定充耳不聞,也視而不見。






其實想棄坑或重寫,因為三對人馬分開寫感覺有難度阿。(握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