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得美人歸的感覺是什麼?其實也沒什麼,除了開心還是開心。

他現在在校園裡走路更威風了,他就仗著這股因戀愛而膨脹的威風一路走至大學四年級。這兩年半的時間裡,他與金俊秀幾乎每天都是情人節。成天親親我我黏黏膩膩,就像麥芽糖一樣。就算金在中千方百計的想拆散他們,他們還能夠繼續藕斷絲連,然後再慢慢的彼此相互拉了回去。

只能說這對麥芽糖過的甚是甜蜜,誰吃誰就黏牙倒楣,恐怕牙刷的兩三天還是刷不掉那甜膩的氣味。所以金在中後來也放棄拆散行動,既然他們那麼喜歡黏,那就乾脆去黏一輩子。

當然先前他在廁所拉個大便所聽見的話,在兩年半以後他不曾追究過,也在正式與金俊秀以後,他便像個君子不曾找過沈昌珉的碴。只不過對於沈昌珉他是感到萬般抱歉,當初為了搞個牽制行動而放了崔珉豪這條線,可真讓他釣上了沈昌珉這條大魚,但現在可好,沈昌珉成天就飽受崔珉豪的折磨,也據聽說,沈昌珉在這折磨之下,還真的接受了崔珉豪的告白。

怎麼說,世界總是出奇不意,就連他會與金俊秀交往然後成為同性戀也覺同然不可思議。

這兩年多以來,他徹底摸透了金俊秀喜歡的任何事物,而他也從未保留自己任何興趣,通通就像戶口調查一樣的全讓金俊秀了解他到個底。雖然兩年多的時間對於一段愛情來說好像屬不長也不短,但卻不能否認這段期間裡,他們彼此之間也有訴說不完的故事。

與金俊秀的相處不比先前所交往的女性,他反倒覺得自在許多,可能也是因為金俊秀本身就是個男人,基於男人了解男人的特性,他們一路走來順利也暢通,並沒有紛爭與嫌隙,就這點來說,他認為這是可貴的。

也因為多了金俊秀的陪伴,他的創作靈感總是處於飽滿狀態,也替金俊秀寫了不少音樂劇可能會派上的歌曲來讓金俊秀自由發揮。

日子一天過了一天,他們也一起走至大學四年級了。

「大四的情人節,你打算怎麼過?」他看著金俊秀的臉蛋,笑問。

金俊秀狼吞虎嚥的啃著炸雞,嘴中咕嚨的笑說:「不告訴你。」

「你別吃太快,慢慢吃就好了。」他不介意金俊秀吃的滿臉油膩,溫柔的問:「還想多吃幾隻嗎?」

「不能了,吃兩隻雞腿就夠了,發胖我會被劇組人員罵的。」金俊秀就像隻小狗依依不捨的啃著最後的骨頭,無奈道。

他遞了張衛生紙給金俊秀,臉上依舊是那副寵溺樣,「可是你瘦太多了,胖一點才好。」

「等我將畢業作品演完,我再跟你一起去吃大餐。」金俊秀笑說。

「可以,看你到時候想吃什麼。」他也笑說。

感情發展至今,其實他發現金俊秀並不是天生靦腆,反而有些淘氣與活潑。交往前與交往後的個性不能說沒有差別,只不過差別不大,也讓他發覺了金俊秀在外人面前不會表現出來的情緒。

金俊秀是個很樂觀的人,凡事都很正面思考。金俊秀曾告訴過他,負面思考總是讓自己做不了大事,所以金俊秀不喜歡經常陷於低潮當中。只有洪流的人生才有辦法體會生命的澎湃,這也是金俊秀告訴他的。

正確來說,他愛上金俊秀的次數有兩次。一次是交往前,一次是交往後。

他喜歡金俊秀開心說話的聲音,也喜歡金俊秀開心對著他大笑的笑聲,更是喜歡金俊秀開心時的臉蛋。他總是覺得金俊秀就是他的一切,也是他心中的天使。

「畢業以後,我想加入我國有實力的劇組,跟著他們一起學習演出!」金俊秀眨了眨鳳眼,又問:「有天你呢?」

這件事情他隱瞞金俊秀很久了,關於畢業以後的事情。

「其實已經有經紀公司來邀我當他們的製作人,薪水不錯。」

「真的!?這不是太好了嘛!」

「再過個幾年,我們就可以買房子住一起了。」他笑說。

這就是他近幾年來的規劃,甚至也想過要如何與金俊秀終生到老。金錢與地點他都想好了,車子與房子也知道預算了,現在等的,就只有時間。

時間必須將他們推演至幾年之後,他才有辦法真正與金俊秀同居,然後過著他所嚮往的夫妻生活。

「俊秀,情人節你想要什麼?」他撐著頭,看著金俊秀溺愛的說:「我都可以買給你。」

金俊秀見這話說的如此爽朗,也只是搖了搖頭道:「不用了啦,這次換我送你!你一定很喜歡。」

「你也知道我最喜歡的就只有你了。」他擠眉弄眼的說。

金俊秀紅了臉,不好意思的輕聲說:「除了我,我還會送你一個你很喜歡的東西啦。」

「那我就期待囉!」

金俊秀高興的點點頭,笑說:「你一定要期待!」

每天他都過的像情人節一樣,他並不覺得二月十四號那天會有什麼特別。

不過他太過篤定的直覺顯然發生了錯誤,大四的這個二月十四號,會是他最特別的一個情人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