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件沈昌珉在醫院裡翻桌的事情被傳開後,他們倆的事情還不小心上了新聞。這種事情在他眼裡其實並不算大事,不過社會總是關心類似這樣的問題,醫生是否濫用健保,又或者有無醫療疏失等等。說穿了,他總覺得這一切都是錢惹的禍。當然無辜被媒體採訪的沈昌珉話也多不到哪去,幾句重點話講完以後,人便也不再理會媒體。

「那麼請問你跟當事人是什麼關係?很要好的朋友嗎?」

「沈先生,沈先生請不要走。」

「干你們屁事?」

金在中在電視面前拍起了手,高興地摟了坐在一旁喝茶的他,笑說:「果然是我們的昌珉啊,說話總是毒辣!」但金在中同時卻又有點惋惜的說:「但是好可惜啊,他差點就可以在全國觀眾面前跟你表白了。」

他臉上微微笑笑的,沒有對於這次的事件做出任何評論,且也不覺得一定得讓全世界知道他們的事就叫做浪漫。低調行事已成了他們的一貫作風,省點事情對他們而言也比較不會惹麻煩。因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在一起,沈昌珉一樣會惜他如寶。

他幫忙金在中收拾店內的桌椅,也至後廚房幫忙洗碗洗杯子。他總是盡可能做點動態的活動來提醒自己必須醒著,因為能夠見沈昌珉的時間,只剩下晚上而已。時間過得很快,考過期中考以後,剩沒幾個星期也就要考期末考了。然後學校就又開始放暑假,他一直在想,放暑假的這期間自己能夠去哪玩?沈昌珉又會打算做些什麼?總覺得如果這病一天跟隨著他,他與沈昌珉就沒辦法好好一起安排時間,必須沈昌珉配合他才可以。

他將洗完的餐具通通擦乾,一一的放上櫥櫃裡。正想拿起菜瓜布刷廚房時,金在中卻制止了他,「珉豪啊,別刷了,先上樓洗澡吧!」

「沒關係的,這裡用一用就好。」他笑說。

「還是不要啦,昌珉看見會唸我的。」金在中搶過了他手中的菜瓜布,將他推出了廚房道:「快去洗澡,不然等等昌珉來會罵我又讓你做事。」

他站在門邊,雖然最後是妥協了,但他還是說:「我會幫你唸他。」

金在中笑了起來,「果然,孩子長大都不怕爸媽了,都只怕自己的另一半。」

「昌珉來了。」在外頭整理咖啡機的鄭允浩喊。

「快出去!」金在中氣聲說。

他轉身走回店裡來,看著嘴上有點喘的沈昌珉,又見沈昌珉背上的吉他以及手頭拎著的行李袋,他笑問:「你今天要住下來?」

「嗯。」沈昌珉點頭,可卻回頭看著鄭允浩問:「可以嗎?」

「當然可以了。」鄭允浩笑說。

「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洗一下澡。」他抬頭看著沈昌珉笑著,然後拿過沈昌珉的行李袋,便帶著沈昌珉往三樓走去。

「我等等有些問題想問你。」他走在前頭說道。

「關於什麼?」

「肌肉。」

「嗯。」

他將沈昌珉帶至自己的房間,然而趕緊從衣櫃裡拿了乾淨的衣服出來,轉身微笑道:「我馬上就好。」

「沒關係。」不過他發現沈昌珉並沒有乖乖的在房裡等他,而是跟在他身後,似乎想與他一起去廁所,於是轉身問:「你想上廁所嗎?」

「沒有。」

「那在房裡等我啊。」他伸手擋著沈昌珉,想讓沈昌珉回房休息。

「現在快十一點了。」沈昌珉說。

他看一眼牆上的時間,點頭道:「嗯,是快十一點了。」

「我怕你洗到一半睡在浴室裡。」沈昌珉語氣雖然平常,但卻說的有點難為情。

他的眼眸聽見這話就彎了起來,「你想幫我洗?」

「我在外面等你。」他轉過身繼續往廁所走去,開了廁所的燈,然後走進廁所,將所有衣服都放上衣架後,又回到了門邊,「進來吧。」他說。

「嗯?」沈昌珉愣了一會,反應不過來,他伸手就抓了沈昌珉,將他拉進了廁所,「直接盯著看不是更安全?」

他關上了廁所門,便將門給鎖上。沈昌珉的眼眸真的盯著他看,只不過卻有點呆滯。他轉身就將身上的衣服一件接著一件脫,然後放進洗衣籃裡頭。直到他將四角褲也一併脫掉時,他發現沈昌珉的雙眼呈現尷尬狀態,似乎是看哪都不對。

「喂。」他輕聲喊道。

「幹嘛?」

「我身材有這麼不好嗎?」他笑問。

沈昌珉沒說話,但雙眼卻始終沒看他。

「反正你遲早都要看的,害羞什麼。」他將內褲投進了洗衣籃,才跨進浴缸裡頭,然後將簾子給拉上。雖然他看不見沈昌珉在簾子外的模樣,但他卻曉得沈昌珉在他拉上簾子以後徹底鬆了口氣。

「是說,最近我們的事情惹上新聞,造成你不少困擾。」

「還好。」

他停頓了一會,便從簾子後探出了全是泡沫的頭,苦笑說:「對不起。」

「又不是你的錯,是那醫生的不對!」

看來沈昌珉對於這件事情仍然耿耿於懷,心結打不開呢。

「暑假你有想去哪玩嗎?」他轉移話題問。

沈昌珉想了一會,「不知道。」

「如果你有想去哪,我想跟你一起去。」

當他開始沖洗身體時,他們彼此沒再說話,直到他關起了水龍頭,沈昌珉才說:「我一定會帶著你。」

他拉開了簾子,跨出浴缸拿下放在架子上的浴巾,便在沈昌珉的面前將身上的水珠都給擦掉。他並沒馬上穿上衣服,轉過身子只披著浴巾就來至沈昌珉的面前。

「沒想到你竟然會這麼害羞。」

沈昌珉的眼神只敢看著他的臉,卻不敢看他臉以下的所有部位。他忽然覺得沈昌珉的樣子很好笑,於是叉起了腰,故意撩起浴巾將身子裸露在沈昌珉面前。

「你快穿衣服行不行?」

「我要當一分鐘的溜鳥俠。」他笑說。

沈昌珉還有些疑惑時,他便搭上沈昌珉的肩,吻上了沈昌珉的唇。忽然覺得,一分鐘其實過得還滿快。





被米秀的假虐虐到的,請在此治癒,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