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意外,他竟然比沈昌珉早起許多。他坐在床上揉揉大眼,看著一旁睡得熟到沒發覺他有任何動靜的沈昌珉。這是相當難得的現象,以往只要他一起床,沈昌珉不會不跟著一起起床。就像是二十四小時都守在他身邊一樣,只要他醒著,沈昌珉絕對不會放著他一個人不管。只不過今天沈昌珉的面容看上去卻有點疲憊,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星期過得太累才讓沈昌珉睡得這麼沉。

他盤腿安靜的坐著,沒多久便悄悄的偏過身子,然後趴上沈昌珉微微起伏的胸膛。他的手輕輕放在沈昌珉的肩上,耳朵聽著沈昌珉的心跳聲,接著手臂才環過沈昌珉的腋下方,緊緊地將沈昌珉給抱住。

人雖然是高等動物,但是無論如何,都會習慣向自己喜歡的人撒嬌。小時候總是會喜歡抱著爸爸或媽媽,長大後遇見了心上人也同然想找個安靜的時機抱抱對方,然後再偷偷蹭個幾下。

沈昌珉似乎被他吵醒,但是他卻沒被責罵,沈昌珉只是拉了身邊的棉被將彼此蓋上,後腦勺一個躺上枕頭,便馬上傳來了一陣安穩的鼾聲。看來這幾個星期沈昌珉真的過得很累,而他這個睡美人卻是異常的有精神,沒辦法陪他一起睡。

他的嗜睡症就如同女人的生理期,雖然沒有固定時間會發作,但是若是發做,持續的時間大概是兩個星期,而且一個月至少有兩個星期得讓他睡。剛好愛睡覺的星期被他度過了,所以這個星期他就顯得特別有精神,只是並非每次都能夠如此持續醒著,猝睡的突襲也是挺頻繁的。

沈昌珉的手臂就摟著他的肩膀,他的臉頰將沈昌珉的胸膛趴至溫熱,大眼有些恍惚地看著房內的窗子。他又蹭了蹭沈昌珉的胸膛,過沒幾會便撐起了自己的身子,垂頭看著沉睡的沈昌珉。他們的鼻尖都要碰上了,沈昌珉卻仍是沒知覺。

他總覺近期的自己像隻野獸般到了發情期一樣,隨時都想對沈昌珉出手。也許是自己沒有像沈昌珉這麼繁忙,所以多出來的時間他就想纏著沈昌珉不放。但沈昌珉再如何也不是超人,再加上他們的作息也不盡相同,若是要沈昌珉四處配合他,下場恐怕就像現在一樣。他都要準備要欺負沈昌珉了,沈昌珉仍是沒有危機意識。

後來他還是乖乖的下了床,將棉被替沈昌珉給蓋上,一個人走出臥房來至廁所梳洗。整理的差不多以後,下樓便替金在中接過服務生的工作。他每天的生活大概就如此,有時間他就幫忙,沒時間也只能躺在床上睡覺。畢竟金在中是包吃包住又免租金,他總覺得自己不做點什麼似乎對金在中與鄭允浩很過意不去。金在中雖每次都只給他少量的工作,但他還是會偷偷幫忙,做個他認為一個媳婦應該要做的事情。如果說沈昌珉的父母是鄭允浩與金在中,那麼他也就是一個未過門的小媳婦。

「這我來就好啦,等等被昌珉看見我就慘啦!」金在中將盤子接過了手,轉身又看著他問:「是說,昌珉還在睡?」

「嗯,他最近特別累。」他微笑說。

「真是,等等我幫他進補一下。」金在中轉身就將餐點端出去了。

他真的能夠體會,為什麼沈昌珉總是喜歡往這裡跑了。金在中匆匆忙忙將餐點送出去後,又趕緊的跑回廚房,拉著他來至瓦斯爐旁,然後看著他問:「來來,你會不會煮飯?」

他想了一會,「應該算是不太會。」

「沒關係,反正這很簡單。」金在中笑說。

金在中將一些放在櫃子上的中藥食材拿出來後,告訴他藥材的分量,以及冰在冰箱有隻吃剩的半隻雞該如何處理。雖然他全都將步驟記下來了,但是當金在中離開以後,他的腦中還真有幾分鐘是呈現空白狀態。廚房內雖有聘請來的廚師,但是廚師忙於金在中遞上的菜單,根本不可能理會他。於是他也就硬著頭皮按照金在中方才告訴他的步驟,站在瓦斯爐旁開始進行沈昌珉進補行動。

他先是拿鍋子裝了金在中所指定的水量,然後將鍋子放上用瓦斯爐把水煮開。接著他拿起流理台上的藥包將中藥材加了進去,火候轉成小火,蓋上鍋子。他從冰箱裡拿出那半隻雞,先前金在中似乎已經燙過了,所以他也只是將雞不按條理的剁成肉塊,把雞肉全放進了中藥湯裡燉。最後他加了點鹽巴,大眼就看著眼前頻頻冒煙的鍋子,乖乖等待。過程感覺似乎很簡單,但實際上他完全不曉得自己抓的分量是不是真的正確,不過似乎也不用太擔心,就算不正確,這些中藥材也都是平常進補會用到的藥材,基本上不會對人體造成太大的損害。

他時不時的翻著鍋蓋,看著裡頭翻滾的雞肉以及沸騰的藥湯,便也矜持不住的拿了小湯匙肴了一匙,然而往自己嘴裡送。

「嗯……。」似乎沒有特別難吃,但也不是特別好吃,馬馬虎虎。

經過了四十分鐘以後,他拿了沈昌珉經常吃飯用的大碗公和湯匙筷子,裝了一碗雞湯就端上樓去。他來至房時沈昌珉已經不在床上了,估計是在廁所裡。

「這是什麼?」沈昌珉走進房時,聞見了一股中藥味,便問著坐在床上的他。

「雞湯。」他笑說:「在中哥教我做的。」

「為什麼突然做這種東西?」沈昌珉問。

「幫你進補一下,你最近太累了。而且在中哥也覺得你必須進補。」

「才沒有那麼誇張。」

但是沈昌珉還是坐上他的椅子,然後拿起湯匙及筷子準備開動。

「你還是喝一下的好,你累到連我突襲你,你都不曉得。」他側躺上床,一手撐著頭,得意的說。

本是要開口喝一口湯的沈昌珉,聽見這話便轉過頭看著他。

「你突襲我什麼?」

「我把你褲子脫下來,然後……」沈昌珉睜大眼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朝他撲了過去,笑了起來說:「你這臭小子!」

「然後我又把你的褲子穿起來而已!」他抵制著沈昌珉笑說。

「真的?」

「假的。」他看著身上之人笑答:「我沒對你做什麼,只是看著你睡覺而已。」

「變態。」沈昌珉放過了他,然後又回到位置上,準備享用他烹飪的雞湯。

他看著沈昌珉肴了一湯匙送進嘴後,並沒有問沈昌珉味道如何,只是坐了起身,盤著腿,看著沈昌珉的背影輕聲說:「昌珉,我好像進入發情期了。」

好不容易喝到的一口湯,沈昌珉最後不給面子的噴了出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