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桃花仙境,倒是沒幾人來。零碎的腳踏印並不明顯,腳印不大,約略比他小個幾吋尺。他踩著腳印踏過的痕跡,好奇的在這桃花道裡直前而去。

「太子,請別走遠。」尾隨在後的下人趕忙道。

他沒有轉身,只是語氣不耐煩的說:「改口。」

「是,少爺。」

「在此等候,別老走在我身後。」他轉身瞪了一眼下人,一個人便又不停步地往前走去。

這個地方他常來,只是見他人腳印倒還是頭一回。他還真想看看是誰與他有著相同的閒情逸致,竟會發現此地,且也不畏懼的踏入此境地。

宮廷的生活無趣,但有趣的莫過於逃離宮廷。偶爾享受外界的刺激,他反而更能喘口氣。年已十七,他總覺得宮廷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他自己也形同行屍走肉。規矩多、猜疑多、沒有幾刻是能夠安寧地坐在樹下好好嗑完一本書。況且,宮廷皆是假山假水,再如何與外界相像,自由卻也無能如法炮製。

他的腳步沒有加快,直到聽見不遠處的踐水聲,他狐疑的朝前方看去,是一個撩起褲管的男孩踩在溪水中。估計男孩的年歲沒有自己多,身版也比自己小,應該是個還未成熟的小毛頭。

他站在樹下看著男孩抓魚的模樣,那有些柔嫩泛紅的臉頰讓他看得出神。男孩的五官與他同是深邃,但不同他一樣具有兇狠的霸氣,反倒柔滑許多。連一句話都沒說過,他便覺得眼前的男孩有著令人覺得舒服的氣息吸引著他,若是宮廷有這般的美人,他也不用處處被逼著迎娶太子妃。比起濃妝豔抹、胭脂抹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來說,這男孩的氣質他很喜歡。他瞇起了眼,不知節制地看著男孩,直到男孩揹上了裝魚的簍子轉身與他對上眼時,他才發覺自己的失態。

「哦!」男孩睜大了眼,爪緊肩上的麻繩,對他叫了一聲。

「嚇到你了?」他問。

男孩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是站在原地發愣了許久,爾後問:「這桃花道是你家的嗎?」

他不知道為什麼男孩這麼問,但嚴格說起來,等他登基為皇後,全天下的國土都會是他的。

「不是。」他搖頭說。

「我還以為我又走進別人家裡來了,想說若這是你家,我趕緊將這些魚還你。」男孩鬆了一口氣,便朝他的方向走來,邊走邊笑著說。

他在岸上看著男孩的笑容,他很喜歡。

「所以你也是來這散步的人囉?」男孩上了岸,低身穿鞋問。

「嗯。」

男孩站直身子抬頭望著他,他也半垂著頭看著男孩,只見男孩對著他笑說:「你好高喔,我也希望以後能像你這麼高。」

男孩說話很自然,他覺得很輕鬆。相較起宮廷內畢恭畢敬的說詞,聽見男孩直言直語,他的心上坦然很多。

「幾歲了?」他問。

「十四。」男孩答。

「會再長的。」

「那你呢?」

「十七。」

「那我不就得喊你哥了?」男孩笑著又問:「哥,你常來這裡嗎?」

他不介意男孩這麼叫他,「算吧。」他說。

「我今天是第一次來,不過我想我之後會常來這抓魚。」他看著男孩的笑容,很想捏捏男孩的臉頰,但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為我喜歡這裡。」

「嗯。」他悶聲答。

「哥,如果你常來,我下次帶點東西來請你吃。」

「為什麼想請我?」他問。

男孩很熱情,見人就笑,也很好客。但為何對於只見過一次面的他,會想主動請客?

「我覺得哥人很好相處,不像壞人。」

基於這樣的理由?

「那麼,哥的貴姓大名呢?我叫崔珉豪。」崔珉豪笑說。

「你的名字怎麼寫?」他問。

「我不識字。」崔珉豪有些感嘆的說。

他瞇起笑眼,半寵溺樣的看著矮他一截的崔珉豪,便說:「下回你請客,我教你讀書。」

「真的?」崔珉豪睜大了眼看著他,高興的問。

「真的。」他點頭道。

「不收錢吧?」

「不收。」他搖頭說。

崔珉豪一把抱住了他,他的眼眸就看著崔珉豪背上那簍子裡的活魚發愣,「謝謝哥、謝謝哥!」

他好不容易才回過神,可懷中的小人卻被自家的下人給扯了開來道:「你這髒小孩!別碰少爺!」但崔珉豪的臉上仍是掛著笑容,又朝著他一問:「那麼哥叫什麼名字?」

名字啊……。說了出來,聽見國姓豈不就知道他是皇族之人了?

「少爺,咱必須回府了。」下人道。

「回頭再見了。」他摸了摸崔珉豪的頭說。

崔珉豪的髮絲柔軟,一點也不粗糙。回過身,他也就背對崔珉豪離開桃花道,然而上轎。

「哥!咱回頭見了!」

稚嫩的聲音以及漸慢的腳步,讓坐在轎子裡頭的他,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