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於崩潰的作戰行動,戰火連天,但他卻不能夠輕易的停止干戈。

當初好不容易選上的通識課,也是唯一與金俊秀同一堂的通識課,他再也沒有去上過。意思很明白,他不想與金俊秀有任何的交集,因為這是最好疏遠方法。而且後來他做的更絕,他連學生宿舍的押金也不要了,學期都還未結束,他便向學校退租,一個人在外找了間小套房住。

如果與金俊秀用講的講不聽,那麼他只能用這種迂迴的方式來與金俊秀打場長久戰。這將是心疲力竭的一場戰爭,縱使兩敗俱傷亦或玉石俱焚,他的心都不能夠再軟,因為金俊秀的性命比他的一切都太重要。

他已打算好讓自己的通識課被當掉,雖然不曉得這麼做會不會影響他未來的工作,可是他也只能這麼做。如果真有辦法改變未來已既定的事實,那麼至少他能確定,目前他所做的一切算是值得的。

只是他從沒想過,金俊秀的個性在感情上也相當的好強,曾說過一句不放棄,到了現在金俊秀還是沒放棄連絡他。

電話照三餐打,簡訊按三餐傳,但沒有一封是他有回的。就算金俊秀親門拜訪,他從門上的透視洞只要看見的是金俊秀,他不會開門,就當家裡沒有人。只不過,金俊秀貼在他門上的紙條,他通通撕了下來,一封也沒有丟,放在一個木盒裡收藏。

一天一天的過去,金俊秀的紙條內容似乎是越來越喪志,他光是看文字就能感受到金俊秀幾乎是哭著寫這些字。

但是,他仍然告訴自己不能夠心軟。

他將今天貼在門外的便條紙又放進木盒裡,然後關上抽屜。

他想,自己是不是應該去交個女朋友來讓金俊秀死心?可是一旦自己這麼做,受傷害的不只金俊秀,還有那無辜被他利用的女朋友,死傷已慘重,他這道方法估計是使不上力。畢竟現在的他還是沒有辦法愛其他人,金俊秀是他當初想了一連串油膩膩的計畫才追求到的,要他說放就放,事實上不太可能。

他坐在電子琴面前,本是想為這次的期末考做另一首不一樣的曲子交差,但他的腦子裡盡是金俊秀的事情,搞到最後他還是按照自己先前已做過的曲子再寫了一次,然後了事。

他記得這陣子金俊秀也會很忙,因為又要準備期末的小音樂劇場;他還記得,金俊秀會因此累垮,然後送急診室。

急診……?

那時沈昌珉好像還很緊急的用了金俊秀的手機打電話給他,要他去急診室看看金俊秀的狀況。如果他沒推斷錯誤的話,這麼一件事情,即將在一個星期以後發生。

既然他能如此確切的知道發生的時間點,也許他可以趁這次的機會來證明給沈昌珉看,他真的是從兩年後回來的朴有天。

只不過為什麼要證明?想著這些事情,他總覺得自己似乎是想找其他藉口讓他可以再好好愛一次金俊秀。明明都已知道結局,為何他還是會想不要命的想再疼愛一次金俊秀?

果然,未來這種東西無論是時間已到帶,還是繼續往前播送,未來終究是人類最好奇的一件事情。

走向未來的路程裡,過程必定是酸甜苦辣,但結局卻永遠都只能是個疑問。

如果傷害金俊秀還是不能改變什麼,那麼他何不再好好的愛一次金俊秀?

『你可要守住你的悔恨。』

他再次睜開眼,是因為門鈴響了。

他穿上室內鞋,疲憊的朝著門走去。這回,他很不小心的忘了看透視洞就直接將門給打開了。

「有天……。」金俊秀輕聲喊著他。

本以為自己還在作夢,不過當他看見金俊秀也同是疲憊的神情,手中還拎著一些麵包來拜訪他時,他才徹底清醒。

如果按照一般的狗血劇,說真的,他應該狠狠的將金俊秀趕走,然後把門關上不讓金俊秀進門。但是他卻捨不得這麼做,反倒還留了點空隙讓金俊秀走進了他的臥房。

他看著金俊秀脫了鞋,將手上的麵包蛋糕放上他的小客桌上,一屁股就坐上了地板上的坐墊,一副就是要來這住一晚的模樣,不打算走。

「我說……」他關起了門後,轉過身低頭看著金俊秀,「你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你管我。」金俊秀不爽的說。

跟金俊秀交往幾乎快有三年的時間,他沒看過金俊秀這麼身心俱疲過,而且還用了他從未聽過的不爽語氣跟他說話。

是不是金俊秀已快沒有耐心了?

「你要知道,來這裡我沒把你上了就很不錯了,況且我現在對你也許站不起來了。」他趁虛而入的說。

如果再打擊一次金俊秀,也許金俊秀就會放棄了吧?但是很遺憾,結果並不是他所想像。

金俊秀的小手用力的打在桌上,一個勁的站了起身來,然後像大象走路一樣,幾乎用著要把他家地板給踩碎的憤怒來到他面前。

金俊秀雙手朝他用力一推,大喊道:「你上啊!你上啊你!」

他睜大了眼,看著金俊秀抓狂的模樣。

金俊秀衣服是一件一件的脫,隨意的丟在地板上。邊脫還邊抓著他的手腕把他甩上了床,海豚音爆發的對他說:「你這個孬種!」

天啊,金俊秀罵了他什麼?

「我就不信你在女人面前就站的起來!」

到底是誰教壞了他家的小朋友?

當金俊秀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時,又將身上最後一件內褲脫掉以後,他才驚覺自己已被金俊秀給霸王硬上弓了。

「你不是很行!」

還處於震愕當中的他,霎時說不出話來。

「你、你就上啊……。」

他的領口被金俊秀抓得緊,接著是一滴如珠寶的眼淚落在他的唇瓣上。

金俊秀的身體聞起來香香的,他想,顯然是有備而來。

金俊秀的眼淚嚐起來鹹鹹的,他想,顯然是如假包換。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