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有時說的太過直白,就算聰明絕頂高智商的沈昌珉也會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他與沈昌珉將桌上的湯汁擦拭掉後,就也裝乖得躺在床上不再對沈昌珉說些奇怪的話。說真的,連他自己也沒想過沈昌珉反應會如此激烈,只不過是個發情期而已。本以為念醫科的對此話題較沒有忌諱,可後來他發現,這種話題跟學術領域基本上也沒有太大關聯,而是得看人。

怎麼說,他真的挺想知道沈昌珉對於自己如此真誠的告白,心底是什麼個模樣。除了把湯噴出來以外,難道就別無其他的心思是嗎?但是好奇心有時還是得適可而止,他想。

後來沈昌珉自己將空碗筷拿下樓放,可是並沒有在短時間內上樓。他一個人在房間裡拿出了吉他,靈感來匆匆,他也把握當下的感覺,將上回寫到的地方繼續往下寫去。他的大眼看著窗外的陽光,坐在床上邊彈吉他邊寫簡譜,直到靈感告一個段落為止。沈昌珉還是沒有上樓。

他將吉他收好後,便也下樓去找沈昌珉。沈昌珉淡定的坐在二樓的小客廳裡頭看著電視,臉上面無表情,也不知道心情到底好不好。他的動作不大,很自然的坐在沈昌珉的身旁,跟著沈昌珉一起看電視。依照沈昌珉轉台的速度來說,他並不覺得沈昌珉真的在看電視,反倒是種心不在焉,電視被轉得了無心意。

「你該不會氣我說一些奇怪的話吧?」他突然問。

直覺告訴他,沈昌珉會這麼焦躁,似乎跟剛剛的爆炸性話題有關。

「下次我不會那麼直接。」他說。

「不是。」

他轉頭看著沈昌珉的側臉,低聲問:「不然是?」

「哼。」

他瞥了過頭又繼續看著被轉得馬不停蹄的電視節目,直到沈昌珉關掉電視後,他的耳殼才聽見沈昌珉的答話,「如果你再說那種話,很可能就會破處。」沈昌珉認真的說,只是沒有看他。

「被你破啊?」他笑問。

沈昌珉撇過頭看著他的大眼,又是悶聲。

「你不是說可以『不要停』?」

「你懷疑我?」

「也不是,至少讓我見證一下。」

「現在不行。」

「不然什麼時候?」

「你很急是嗎?」沈昌珉皺著眉,但卻是羞赧的看著他。

也許全世界都會害怕沈昌珉的氣息,不過他似乎就是生來一點也不怕沈昌珉那咄咄逼人又毒牙的體質。

「不是跟你說我進入發情期了嗎?」他微笑輕鬆的說,只是沈昌珉又霎時語塞了。

「崔珉豪。」沈昌珉雙手抱胸,藐視道:「我勸你別再挑釁。」

「幹嘛,你怕你自己君子不了嗎?」他完全不受威脅的說。

「哼,至少給我時間地點,讓我準備。」

這樣的結果,讓他忽然覺得沈昌珉開始重視他的發情問題了。不過是不是真的進入發情期,說真的他自己也不曉得。他只是看見沈昌珉就會想蹭蹭他、抱抱他,希望他能睡在自己身旁而已,也不是真的就非得強迫沈昌珉來與自己發生更深層的一道關係。可是既然情勢都被他搞成這樣了,若是一句『我開玩笑的』恐怕沈昌珉會把他臭罵一頓。

「今天晚上。」他說。

沈昌珉突然瞪大眼看他,他也只是笑笑的又說:「難得我嗜睡期過了,不把握現在恐怕你又得等。」

「說的好像是我很猴急一樣。」沈昌珉哼了一聲,又問:「地點?」

「樓上。」

「可以不用這麼刺激。」

「又不是不會鎖門。」他笑說。

後來他與沈昌珉坐在沙發上,選了一台談話性節目,安靜地將它看完。

當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夜晚來臨時,沈昌珉躡手躡腳的走進他的房間,兩人都以最簡便的穿著出場,也就是穿著不用花太多手續就能夠扒光對方衣服的簡單便衣。當沈昌珉往他的床上爬去,他便順勢的躺了下來。看著沈昌珉的樣子,他總覺得沈昌珉比他還緊張。

「你可以大方一點沒關係。」他說。

「哼。」

沈昌珉還是很彆扭,他環著沈昌珉的頸子,臉上緩緩的笑起來問:「是因為沒有很誘人,所以沒辦法是嗎?」

他摸著沈昌珉後腦勺的頭髮,等待沈昌珉的回答。雖然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就算他們真的相愛,身體的本能有時還是會不自覺的排斥。同性相斥一直都存在於自然法則當中,所以就算沈昌珉對他毫無感覺,他也不會真的怪罪沈昌珉。不是相愛就一定得付出到什麼程度,他奢求的一直以來都沒有很多,只要沈昌珉肯陪他,這點幾乎就能夠感動他一輩子。

沈昌珉在他的身上躊躇很久,最後才憋出一句話來,「我沒有經驗。」

他瞇起眼笑說:「我可以當你的臨床實驗。」

「不要,那很痛。」沈昌珉彎了身抱著他,靠在他的肩上悶說。

到最後還是因為捨不得,所以阻卻了所有的計畫嗎?

「好吧,不勉強你。」他也抱緊了沈昌珉,笑說:「還是要去逛夜市?」

「現在都幾點了。」沈昌珉撐起身子看著他,只見他無所謂的說:「十一點,反正夜市又不會那麼早關。」

「你不累?」沈昌珉問。

「至少讓我買杯冬瓜雪淇冰犒賞你吧!」他坐起了身子,順手拉著自己的四角褲褲管說。

「我又沒做什麼事,犒賞我幹嘛。」沈昌珉也起身穿上運動短褲,邊穿邊說。

他穿上了外套以後,走至房門便堵住了出入口處。他微微抬頭看著沈昌珉那面無表情的臉蛋,朝著沈昌珉說:「犒賞你太疼我。」

沈昌珉穿好外套後,便也垂頭看著他道:「廢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