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自從答應金俊秀不再說謊以後,他覺得自己的生命似乎被賦予了一股力量,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對著鏡子裡頭的自己贈送一抹帥氣的笑容。

然而另外一件值得讓他高興的事情,就是時間替他證明了清白,證明他不是罪人的清白。只是這件事情只有沈昌珉一個人知道。

還記得他曾告訴過沈昌珉,沈昌珉絕對會與崔珉豪交往,而這件事情果真實現了,且當實現的那一刻,沈昌珉才真正覺得他所說的話果真有股未卜先知的味道。當然第二件讓沈昌珉驚訝的事,就是金俊秀送急診的時候。

當金俊秀來到急診室時,沈昌珉還拿了金俊秀的手機打電話給他,要他過來照顧金俊秀。可誰知,當沈昌珉將號碼撥出以後,他人早已在急診室候備,很自然的告訴沈昌珉,他已在金俊秀的身邊。

沈昌珉走進急診室看見他的身影時,才完全相信他並不是與他們一同活到未來的人,而是從未來跑回過去裡的人。

無論如何,『負心漢』的標籤也算是從他身上給撕下來,雖然沒有人曉得理由是什麼,僅知道他當初那麼對待金俊秀是有苦衷。沈昌珉選擇不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不是因為不想幫他刷清罪名,而是擔心其他人將他與自己當成瘋子看。反正有些事情也沒必要詔告天下,自己明白就好。

後來他將金俊秀接回家,照三餐餵食,給予最健康的照顧。他記得之前的金俊秀並沒有如此消瘦,要消瘦也該是大四之後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他的事情惹的沒有一個安好的作息,然而又得忙於音樂劇,所以才沒好好吃三餐。

每次扒開金俊秀的衣服啃咬著胸膛時,金俊秀的胸膛已不像第一次那樣有肉,幾乎是瘦到連骨頭都看的見了。其實就跟皮包骨好像沒什麼兩樣。

基於種種原因,他決定讓金俊秀與自己同居一陣子,將金俊秀養胖一點。反正放金俊秀回宿舍也只是打擾沈昌珉與崔珉豪的1069,與其如此,不如將人帶過來自己養還比較實在。

當然,金俊秀並沒有拒絕他的照顧。

他們的日子又回到當初那般,一起作曲唱歌,一起吃飯睡覺,有時偶爾會來一點小情趣,兩個大男人就擠在廁所裡一起洗澡。

他覺得這樣的日子才是他的要生活,他始終相信,遇上金俊秀不是要給金俊秀帶來痛苦,而是得帶給金俊秀幸福。只要看見金俊秀的笑容,他就覺得這世界還算不上太糟。

今天的金俊秀似乎是累了,在他餵飽金俊秀後,金俊秀洗完澡也就爬上他的床去睡了。

他一個人在夜裡大概忙至快十二點時,才開始準備就寢。

當他躺上床,替自己與金俊秀一同蓋上被子以後,他閉眼便也馬上入睡。

睜開眼時,他本以為已經早上所以得起床準備上課,可是過了一會,他才發現時間並不是早上,而醒來的地方跟上回一樣,是學校的宿舍,四週烏漆麻黑,只有一道聚光燈照在他的身上。

他知道自己又回到了這個地方。

「可惡……。」

他的手腳沒被綑綁,但卻起不了身來,像是屁股被黏住一樣,站不起來。

「朴有天。」

他眨了一眼,眼前亮了起來,可入眼的卻是讓他驚心。

「放開俊秀!」

金俊秀全身赤裸的坐在椅子上,手腳分別被綁在椅背與椅腳,嘴中又咬著一塊白布,流著淚看著他。可他眼前並不是只有金俊秀一人,在金俊秀的身後,還站了一個男人彎著身愛撫著金俊秀胸膛上的兩綴蓓蕾,又揉又捏,惹的金俊秀喘氣不斷。

男人垂下的頭,讓他看不清臉蛋,他只知道男人不斷的啃著金俊秀的頸肩,落下一紅一紫的唇印。

「住手!」

男人依舊沒有抬頭,大掌就往金俊秀的腿間探去,然而摸上了金俊秀的嫩莖。

「唔……!」

上上下下不間斷的衝擊,金俊秀口中的碎吟聽得他心中泛疼,但他卻是怎麼使力就是離不開那張椅子。

「捨不得嗎?」男人問道。

怎麼這道聲音,他好像在哪聽過?

男人舔了紅唇,下巴就靠上金俊秀的肩膀上,與他對視,「你捨不得嗎?朴有天。」

是自己,那個男人就是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容,如出一轍的磁性嗓音,正在欺負金俊秀的男人,竟然是自己。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怒道:「我不准你這樣對待俊秀!」

朴有天笑了起來,姆指是用力的揉著金俊秀的頂端,給予有些疼又有些舒服的快感,笑說:「看來你真的很愛他,不過我也只是做著你對他做過的事情而已。」

但他再如何對金俊秀貪婪,也還沒到將金俊秀給綁在椅子上欺負的地步。

可眼前的朴有天卻笑得比誰都猖狂,手中的力道是越來越快,朝著他說:「這麼美麗的人,誰不想帶走他?」朴有天低了頭一口就咬住了金俊秀的頸子,舔著金俊秀的脖子高傲的說:「況且你沒守住約定,我隨時要帶走他都可以。」

金俊秀痛苦的仰著頭,而他的身子卻在顫抖。

「放開俊秀!放開他!」他的聲音不穩的大喊。

「害怕失去他,為什麼又要愛他?」

朴有天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朝他一笑,金俊秀所坐的椅子瞬間變成了一張床,一張純白乾淨的大床。

他看著朴有天爬上了床,一把就將金俊秀的腿扳開。他瞧見朴有天解開褲頭的那瞬間,他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想從椅子上起來,「不可以!你不可以!」

金俊秀轉過頭看著他,小手不斷的伸往他,但他卻怎麼也摸不到金俊秀的手。

當朴有天強行的進入金俊秀的體內時,他幾乎是崩潰的喊:「我要殺了你!」

朴有天看著他,挑釁的舔著自己的唇,沒有理會他,就在他的面前大膽的侵犯起金俊秀。

他不斷的在椅子上掙扎,直到朴有天完整的霸占完金俊秀以後,這一瞬間他擺脫了椅子跌在地板上,他也不管膝蓋有多疼,就衝了過去,伸手抓過朴有天的衣領,然而揍上與自己一樣帥氣的臉蛋。

「媽的……去死!你他媽給我去死!」

他將朴有天抓下了床,又再一拳往朴有天的臉揍了上去。

他幾乎是殺紅了眼,無法停消的憤怒不斷在他心中孳生,直到他揍累了,而朴有天也被他壓在地喘氣時,他才哽咽的說:「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為什麼你要這樣傷害俊秀?」

躺在地板上的朴有天,摸著自己面目全非的臉蛋笑了出來,「不就是你害死金俊秀的嗎?我強姦他不算嚴重吧?況且,我是你,但你不是我。」

他狐疑的看著朴有天,只見朴有天那滿是鮮血的臉,笑出聲來說:「我是你的恐懼,一個你害怕失去金俊秀的恐懼。」

他睜大了眼,對於這句話發愣了有段時間。

後來緩緩的從朴有天的身上離去,當他再次回到朴有天的身邊時,他的手邊多了一張椅子。

他流著淚,舉起了那張椅子,狠狠的將躺在地板上的朴有天給打的碎爛。朴有天一直笑,他一直打,直到朴有天化成了灰燼,他的聲音喊啞了,手也痠了。

「去死!給我去死!」

他將手中的椅子丟至一旁,轉身來至金俊秀的身邊。

那張純白的大床上,沾著金俊秀的從股間流出的鮮血,有如兩年後那人行道上所湧流至他腳邊的鮮血,總是那麼醒目。

他替金俊秀抽開手腕上早已鬆散的麻繩,與拿掉了金俊秀的嘴中的白布,抱著金俊秀大哭了起來。

「我愛你……所以我不會再說謊了。」

他閉上眼靠在金俊秀的懷中,又再說了一次:「我愛你。」

再次睜開眼時,金俊秀摸著他的頭,本是赤裸的金俊秀身上卻有了被他眼淚沾濕的衣服。

他知道他回來了,從地獄裡又再次回到了人間,回到了金俊秀的懷抱裡。

「有天,你做了惡夢嗎?」金俊秀彎著身看著抱著自己不放的他問。

「我愛你。」他說:「我不會再害怕愛你……我愛你。」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