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才知道,原來班代是一個沒人想當的職位。

訂書不難,難就難在要怎麼把書錢給收齊。他真的很後悔當上什麼班代表,BBS上也他公布書錢的總額是多少,要班上的同學趕緊繳交。但誰知道與他同是住宿的同學們會是最難催繳的,反倒先繳完的是那位一個人住宿於校外的尹斗俊。

『趕快交書錢!不交的人我就扒了那人的皮!』

BBS上盡是他無聲的吶喊,雖然他的脾氣沒有很好,但是大家還是很喜歡與他一同嬉鬧。BBS他一發表,隨後就跟進了許多同班的同學留言在他的版下。

『可愛的班代不要生氣,我等一下就去你的宿舍交。』

『可你媽!現在過來交,我要去洗澡了!』

『我們的班代罵髒話了!還沒交的快點交啦!』

……

然後就又一群人開始亂留一堆的留言,他不想看的就離開了BBS,為了消點火氣,他上了全球的最大的拍賣網站,輸入了他一直以來最想買的東西。

『蒸汽火車模型。』

頁面馬上刷出了他的需求,他就像個孩子一個拍在電腦桌上,一次點開了好幾個頁面,一頁一頁的看著上頭拍賣網所貼出來的照片。那昂貴的標價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雖然他買不起,但至少看著這些漂亮的照片,還能緩和一下他不愉快的心情、養養他的眼睛。

過沒多久,班上的人果真拿了錢來到他的寢室繳交,他清點完畢以後,就在名單上做了記號。後來他又再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鐘,最後受不了的就拜託了自己的室友幫他收錢,因為他想洗澡了。

「東雲,等等有人來時你幫我收一下好嗎?」他說。

孫東雲雙眼死盯著螢幕,很認真的在打怪,一愣一愣的對他說:「喔,好。」

依照目前孫東雲的這副模樣,他知道孫東雲很不靠譜。但是也沒辦法,因為另外一個室友李起光已經睡了,能委託的也只剩下眼前這個日日夜夜打魔獸而不睡覺的孫東雲了。

他拿了乾淨的衣服走進浴室,爽快的就脫掉身上的衣服,開始為自己流了一整天汗水的身體清洗。之後好像也沒有人來繳交書錢,所以他完澡後,稍為打理一下,將錢鎖進抽屜後,也就爬上床去睡了。

這一個星期好不容易將錢全都收完畢了,書商也很剛好的通知他書已來至學校消息,還正欣喜可以拿到新書的他,卻發現了一很嚴重的問題。如果要他一人搬那好幾百本的書去教室,這豈不是會要了他的命?

於是他又上了BBS發布消息,徵求幾位壯漢來幫他一同搬書。但是結果並不理想,這讓的結果讓他更深深的認為,他會當選班代一切都是場陰謀,因為根本沒有人想做這些麻煩活。

既然沒有人願意幫他,那他還能怎辦?

他求助於與自己同房的兩位室友,雖然他們三人也是同班同學,但那兩位室友卻是不給情面的說:「那麼早,誰起的來阿。」

他幾乎是賣力的忍住了想爆發的衝動,安慰的告訴自己,你媽下次這個什麼班代他不當了!

班代再如何無奈還是得要有責任感,所以就算他不想那麼早起床,他還是逼迫著自己下床,然後在約定的時間內去學校的書店領取那堆書。訂購的書大約有四、五箱來著,如果要他一箱一箱的來回搬去教室內,他認真的覺得自己的手臂一定會斷掉。

「請問有類似推車的東西嗎?」他眨了眨那雙特大的鳳眼,一臉無辜的問。

「有的。」老闆娘笑說。

「我想跟您借用一下。」

這樣只須要來回跑兩趟就可以搞定了,將這五箱的書送去教室後,下課再將推車推回書店還給老闆娘,多麼省事。

後來他也就按照自己的計畫行事,一次推著五箱重的手推車在校園內走動。雖然校園裡的步道很平,但是推車的重量卻因過重,仍然讓他覺得很費力。他時而推時而停,心中慶幸好險一大早校園裡的人不多,不然他會覺得自己很丟臉。

「班代?」

他不知道身後的人是不是在叫他,但是他沒有回頭,他只想趕快結束這個賣力活,又努力的推著車往前走。

「梁耀燮。」那人又喊了一次。

他額頭上盡是汗水,嘴上半喘著氣回頭看著喊他名字的人。

「同學早啊。」那人是尹斗俊。

他用著手背將自己的額上的汗水抹去,紅唇輕喘著氣,看著尹斗俊朝自己的走過來。

「怎麼只有你一個?」尹斗俊問。

「大家說因為得太早起床,所以沒人來幫我。」他嘆著氣說。

尹斗俊臉上笑了笑,本是只揹單肩的背包,他改為雙肩背,然而伸過手替他推著那台推車,「我來幫你吧。」尹斗俊微笑說。

他彷彿看見神一樣,崇拜的說:「謝謝,你這個大好人!」

有了尹斗俊的幫忙,他幾乎不用使出太多的力氣就將這五箱的書推進教學大樓的電梯裡來。他與尹斗俊一同搭乘電梯,雖然他們彼此間不知道要聊些什麼才好,但是有個問題他一直都滿想問的。

自從他第一次見到尹斗俊時,他就想問了。

「同學,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他說。

「嗯?什麼問題?」尹斗俊看向他,挑眉說。

他猶豫了一下子才問:「你幾歲?」

尹斗俊抿了抿嘴,算了一下,「十八吧,快十九。」

「那不就跟我同年?」他問。

「我們不是同屆的嗎?」尹斗俊反問。

他愣了一會,才不好意思的說:「我以為你比我大,你看起來年紀很大。」

這話讓尹斗俊在電梯裡傻笑至電梯門打開為止。

他們一起將推車給推出電梯,尹斗俊才誠實的告訴他,他對他的第一印象。

「你是娃娃臉,我不是。」尹斗俊笑說:「所以我看起來有點老。」

其實說他是娃娃臉的人很多,但不知道為什麼聽見尹斗俊也這麼對他說時,他並沒有以往的不屑感。

「但是我羨慕你這種臉的,因為我不想要娃娃臉。」總是會被說成沒有男子氣概的他,老實說他有點受夠了。

「哦,是嗎?」尹斗俊笑說。

這話似乎不是想確定什麼,只是一句當話題不知道怎麼做結尾時,最好拿出來終結話題的含糊問句而已。

「謝謝你幫我。」他們來至教室後,他抬頭看著尹斗俊感激說。

「不會。」

說真的,他還挺想知道尹斗俊是個怎樣的人。很意外的,這人長的不溫和,但是對人卻還算不錯有道義。

至少比起其他那些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同班同學來說,尹斗俊實在好太多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