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重新振作,沒有工作的空窗期維持並不久,他就應徵到了飯店裡的服務生。

其實他的專長並不是在替人打掃或整理房間,可是以現下的經濟來看,他的專業也不足以讓他挑工作來做了,有工作可以做他就該偷笑了,所以他自然是來者不拒。縱然他應徵上了一個他完全不熟悉的工作,但他不擔心,因為只要肯學,結果總是不會太糟糕。

這間飯店是國內赫赫有名的大飯店,但是他並不知道經營者是誰,可他也沒有興趣知道。反正都應徵進來了,做好他份內的工作還比較實在一點。

第一天工作有老手帶著他,被指導的日子大約是一個禮拜,後續他的工作他也就自己來了。不過對於自己的工作,他一直以來都抱持著懷疑。明明他就是一個新手,為何會被分派至管理總統套房的階層?

應付總統套房的客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大多都得受過特別訓練,像是禮儀、語言等等之類的專業訓練,可他什麼也沒有就直接被派來管理總統套房。說真的,他覺得有點唐突,但是飯店的管理者不是他,所以他也只能做,不能多說什麼。

他在兩個星期以後才正式的服務到一位客人,是一位訂了他負責的總統套房的客戶。

他並不曉得客戶是誰,只知道當他接到客戶的電話時,客戶的聲音聽上去有點熟悉,但他卻沒有多想。他將客戶點的餐點記下以後,便去趕緊至飯店的廚房點餐。

他推了一台餐車出來,開始為餐車做點擺設。他從餐櫃裡拿了刀子、湯匙、叉子還有一雙筷子,接著又將碗盤擺了上去,然後再放上客戶所指定的紅酒。等到餐點準備好後,他才將被裝飾的超級漂亮的套餐蓋上純金銀打造圓蓋,然後將餐車推了出去。

他搭上員工電梯,直達飯店的最高層樓,來到了客戶的總統套房。他照規矩的按了一下門鈴,見外頭的對講機沒有人說話,他又再按了一次。

「哪位?」這個聲音他真的聽過,只是他想不起來是誰。

「服務生,我為您送餐點來。」

爾後對講機被掛斷了,門自動的開了起來,顯然是客戶從房內為他打開的。總統套房的門很厚重,設計了許多防盜系統,要從外面進入還得輸入密碼,根本無法像他現在一樣就如此輕易的將門給推開。

他將餐車進房後,便來至餐桌旁將餐點一一擺上。他照著飯店裡老手對他的訓練,將所有的餐具都放的好好的,看上去相當的整齊,他也就安下心來,準備將餐車給推出去。

可是當他又回至房門時,他發現房門已經關上,重點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從房內將房門打開。

好蠢,該怎麼辦?

他在房門旁研究了半天,他還是不知道要該如何打開這個手續繁雜的大門。

「出不去是嗎?」

這個聲音他聽得很清楚,他的腦海裡就快想起那人的名字時,身後突然就被人給抱住了。

「你知道我多想你嗎?」

媽的……真的是朴有天!

他轉過身一把就將朴有天給推開,錯愕的與朴有天四目相對。

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朴有天在他的生命裡是如此的陰魂不散?

朴有天手上端著他盛好的紅酒,小啜了一口,對他笑說:「好久不見。」

「你怎麼會在這?」

他的腳步越退越後面,然而背脊靠上了讓他被關在房內的該死防盜防門。朴有天沒有朝他走向前,想必是知道他也出不去所以決定與他好好的聊一聊,但是他卻不想跟朴有天聊上些什麼。

「我怎麼會在這?這飯店我開的我偶爾也會來享受一下。」朴有天笑說。

聽見這話他垮了臉,為什麼這個世界的工作這麼多,他偏偏又應徵上與朴有天有關的工作?

「我想出去。」他說。

朴有天又喝了一口紅酒,半威脅的對他說:「你覺得你能全身而退嗎?」

他看著朴有天將高腳杯放上一旁的玻璃櫃上,然而朝他走了過來。他本能的就抓了餐車擋在自己身前不讓朴有天靠近他,但是玄關的空間太大,朴有天繞道而行還是能夠接近他。

「幹嘛這麼拒我於千里之外?」朴有天朝他慢慢的逼近,然後一手就推開了餐車,來到他的面前。

說真的,他很想現在就給朴有天一拳。

究竟是誰當初資遣他,然後讓他走投無路的?

「你這騙子!」

朴有天將賭在自己胸前與房門的空間裡,但他一點也不畏懼,抓了朴有天身上的浴衣就狂罵起來,「說什麼你喜歡我!到最後你不也為了錢把我資遣了!」

「那你現在生氣是因為離開我而氣,還是為了沒錢賺而氣?」朴有天問。

「我為什麼要為了離開你而生氣?我又不喜歡你!」他放開了朴有天的衣領,極度不爽的說。

朴有天的臉上仍然是掛著笑容,一口就吻住了他憤憤不平的小嘴。

朴有天是越吻越烈,方才殘留在口中紅酒他是品嘗到了,他不喜歡酒味,更不喜歡朴有天這麼吻他。喜歡什麼的都是騙人,朴有天只是好上欺負他而已,根本不是什麼情人間的喜歡他。

但是最可恥的是,他卻又沒辦法推開朴有天。

當朴有天的大掌企圖要探入他的衣內時,他便在第一時間清醒過來,趕緊將朴有天再次推開來。

「你走開!」

「你不是也挺喜歡我吻你的?」

「哪有啊!」他轉過了身子,扯著房門的門把,但是怎麼拉就是拉不開。

朴有天又一把將他給抱住,然後半抱半擄的將他丟上了客廳的沙發上。

「別急著走,今天把我們之間的誤會講清楚。」朴有天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接著又壓上他。

他躺在沙發上不敢吭聲,看著朴有天那帥氣的臉蛋,聽著朴有天說話,「是人事部故意將你列上去的,本來我想直接辭掉人事部部長,但是想想,如果你不在我旗下工作,也許我們就可以大方一點的談感情。」

所以意思是人事部部長公報私仇了?

「我又沒說要跟你談感情!」他伸手又推著朴有天說。

「愛我有這麼難嗎?」朴有天問。

「因為你是朴有天。」他冷道。

「少鬧彆扭了,有多人想嫁我你會不知道?」

「又不是我要嫁你,我幹嘛知道那些?」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喜歡我。」朴有天很有自信的說。

「臭屁。」他同樣冷言。

爾後朴有天垂眼看著他,他們之間的沉默是讓他起雞皮疙瘩,他希望朴有天別再用這麼炙熱的眼神視姦他,雖然……之前被朴有天愛撫的那幾次,他知道朴有天的技術過於常人,至今他對那樣的感覺仍是記得非常清楚。

難道身體就非得如此犯賤嗎?

「我會做到你喜歡上我為止。」

朴有天在進行一連串的恐怖調教行動前,對他這麼說。





其實這篇是調教文耶,忽然發現(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