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畢業演出即將逼近,除了得不斷排演音樂劇以外,他的生活還多了照顧朴有天起居的任務。日子說累不累,但過至現在,他的愧疚還是沒減輕。

雖然朴有天曾告訴過他,希望他留在自己的身邊並不是因為愧疚或想彌補,而是得真的還愛著自己。那麼留在朴有天的身邊,朴有天才會覺得滿足與幸福。若是因為當初他的不聽話,而想藉此用行動來懲罰自己的罪惡,朴有天一樣只有一句話,『如果是想懲罰自己,那麼就滾吧。』

那次他真的哭得很慘,然後抱著朴有天哭上一夜,他希望自己可以留在朴有天的身邊一輩子,一輩子他都不離不棄。也就從那次過後,他重新振作讓自己的生活回歸應有的腳步,學業上的本分還是得做好,至於學業以外的事情,他也就像個朴有天的貼身服侍一樣,為朴有天打理一切。

做家事一直以來都不是他的強項,但為了朴有天,他徹底從生活白癡成了生活達人,盡自己最大了能力讓朴有天過最好的生活。

「這個是你的早餐,我幫你放進包包裡了。」他替朴有天拿好背包,然後推著輪椅,緩步的朝著學校走去。

朴有天今天的精神一樣是不錯,那喜歡對他黃腔的個性也沒變,雖然偶爾他會不小心的瞧見朴有天一個人在房內的憔悴,但他不會強求朴有天堅強,他只希望朴有天能夠真正的得到休息與平靜。

「俊秀,有件事情……我想我得跟你談一下。」朴有天抬頭看著他一眼笑說。

「嗯?什麼事情?」他垂眼問。

「我下個月要出發去美國醫治我的半身不遂。我老爸有門路,我想去嘗試一下。」朴有天臉上笑得很好看,不過他卻看的很不放心,「是有名的醫院嗎?會不會是詐騙集團啊?」

「不會啦!你放心啦,去醫醫看阿,也許會好喔!」朴有天緩緩著眼,又說:「不過這樣我就沒辦法參加到你的畢業音樂劇。」

「如果你決定了,那麼就去吧!」他伸手摸著朴有天的右臉頰,垂頭笑說:「我會等你回來!」

「那能不能有個小小請求?」

「嗯?」

「我回來的時候演一下死神給我看看,一定要魅惑我一下。」

「你白癡!」

「拜託嘛!」

又見朴有天那副撒嬌的德行,他最後還是妥協了,「好啦好啦……!」

所以就在他演出音樂劇的前一個月,他帶著朴有天來到機場,與朴有天暫時性的道別。朴有天臨走前告訴他,療程大概是六個月,所以他們大概會有半年沒辦法見面。朴有天也留了租金給他,那棟朴有天所承租的小屋也就讓他繼續住,讓他可以在首都裡好好找工作。

「什麼事情都可以做,但是不可以出軌喔!」朴有天抬頭看著他,笑著又說:「我很快就會回來。」

「我知道,我等你回來。」

他也不再怕害羞的,就在出境大廳裡吻了朴有天的紅唇。

「那麼,半年後見了。」

「嗯,再見。」

醫護人員帶著朴有天一同離開,直道他在出境大廳看不見朴有天的身影為止,他才搭車回家。

朴有天不在的這段日子裡,他並沒有偷懶,家內的整潔還是維持在朴有天可以接受的範圍內,而他畢業以後也很認真找工作,算是讓他找上了一團不錯的劇組,名氣雖然沒有轟轟烈烈,但也算小有名氣。

他會在固定時間與朴有天通話,無論那段時間無論他有沒有臨時的事情要忙,他都會打電話知會朴有天一聲。

不過今天似乎不太一樣,當他晚間回到家,正好也洗完澡要上床睡覺時,朴有天打了電話給他。

「俊秀阿,我好想你。」

朴有天的聲音聽上去很愉快,雖然他今天有點累,不過他也不捨得就這麼將電話掛斷,「再一個月後你就可以回國囉!」他用著可愛的聲音說。

「我們來電愛好不好?」朴有天突然說。

這是什麼恐怖的要求啊?

「電你的頭!」

「拜託,我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朴有天懇求的說。

他聳了肩苦笑答:「應該是很久沒聽到我的呻吟吧!」

「叫幾聲來聽聽。」

「怎麼可能乾叫啊?很蠢耶。」

「所以才說來電愛一下阿,反正沒試過,很新鮮。」

「可是……」他嚥了嚥口水,捲著電話線說:「這樣感覺很奇怪。」

「不會的,你按照我說的話做就可以了。」朴有天哄著他說。

「喔……。」

要不是對象是朴有天,他打死這輩子也不會去學人玩這種東西。不過他也有段時間沒再被朴有天碰過了,唯一發洩的途徑就是靠著男人天生的夢遺,因為他自身也不是一個很在乎性愛的人。

「俊秀,你現在穿什麼衣服?」朴有天問。

「我……一樣是四角褲跟T恤阿。」他紅著臉說。

「把內褲脫掉吧,然後把腳打開。」朴有天低聲說。

「這跟我一個人自慰有什麼不同啊?」雖然很難為情,但他還是照做了。

「不同呀,因為你在跟我通電話。」朴有天開心的笑說,可是他卻有點不滿,翹著嘴唇苦道:「你真的很變態……。」

「來吧,用你的小手摸摸自己一下。」朴有天的聲音又變的低沉,像是惡魔一樣的蠱惑著他。聽著這聲音,他不由自主就開始喘起氣來了,「我知道啦……你不要講。」

「有沒有乖乖像我一樣摸摸你的小頭頂呢?那裡我每次摸你都很舒服。」朴有天又開始調戲的說:「不要摸太快,你知道我都怎麼摸你的。」

他拿著電話,紅嘴開始喘起了氣來,「不要……一直說這種下流話……。」

「是不是開始有感覺了?」

「嗯……。」他還真在電話那頭點著頭誠實答。

「是不是也有滑滑的東西流出來了?」朴有天微笑問。

「嗯嗯……。」

「來吧,摸摸自己看看,很舒服的。」

他的紅唇喘著氣,照著朴有天所說的話,摸上了自己的寶貝,然後上上下下的磨了起來,「寶貝,把腳打開一點。」朴有天低聲說。

坐在椅子上的他還真的乖乖把自己的腳再張開一點,一手拿著話筒,一手玩著寶貝,舒服的仰起了頭,輕聲哼吟。

「嗯……嗯哈……」他抽了一口氣。

「俊秀,想不想讓我摸摸你……?」朴有天的氣很沉穩,聲音聽上去格外的有磁性,那聲音幾乎是將他體內最真實的靈魂拉了出來,使他不自覺的就回答:「想……。」

「再快一點吧。」

他微微的扭著腰,挺了腰身,加重了自己手中的速度。

「有、有天……。」

「嗯?怎麼了寶貝?」朴有天在耳邊哄著他,又說:「不要停下來喔。」

「阿……快、快了……。」他幾乎要從椅子上跌下來了,可他的腰還是很賣力的挺著。

「你是不是都濕了?」朴有天在他耳邊壞笑問。

「嗯……嗯哼……。」。

「把它擠出來看看。」朴有天笑說。

「啊哈……!」

他的身子顫了一下,那熱液果真射了出來,還沾濕了他的上衣。他難為情的闔上腿,拿著電話緩緩的喘著氣。

「舒服嗎?」

「這又沒什麼好問的……。」

「我做的時候你都會回答我呢。」朴有天在電話那頭笑的開心,於是又說:「俊秀,我好想射在你的身體內。」

這話聽上去好情色,但他卻為了這句話一瞬間從情慾裡清醒過來。

「你……?」

「我回去就射在你裡面,好不好?」

不用看見朴有天,他就已知道朴有天與他說這番話的神情是什麼模樣。

「我等你回來……。」他笑著又說:「你想要幾次,就要幾次。」




全文完。




嗯嗯?太純潔看不懂?
有天半身不遂醫治好了,不然老二怎麼可能站得起來還想射精,恩康康。

希望大家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