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沈昌珉約定好的計畫,當學校一放暑假後,他的行李也準備就緒跟著沈昌珉一起回老家。這個消息他事先有告知金在中與鄭允浩,所以在放暑假的第一天,鄭允浩與金在中要他們別搭乘客運,四人坐一台車一同回去沈昌珉的老家。那個地方是沈昌珉長大的地方,也是鄭允浩與金在中相識的地方,既然沈昌珉要回家一趟,鄭允浩與金在中也好奇的想回到那個地方念舊一下,反正目的地相同,他們也沒拒絕鄭允浩的好意,乘坐鄭允浩的車一同出發。

第一次外出郊遊,他心中有些興奮,不過卻同時有些害怕見到沈昌珉的父母親。雖然還說不上是醜媳婦要見公婆,但卻也有幾分相似的味道,畢竟他與沈昌珉的關係並不純粹。這麼一個心理建設,他曾找過金在中討論。他希望自己別在沈昌珉的父母前露出破綻,也希望沈昌珉的父母會喜歡他這個朋友。金在中雖然沒給予他什麼好的方法去面對沈昌珉的父母,不過只要求他一件事,就是做好自己,拿出自身最大的誠懇就可以。

至於沈昌珉的父母往後會不會接受他們最深層的那道關係,這些問題不免就留給未來去作決定。而金在中同時也相信,就算沈昌珉的父母不接受,沈昌珉也不會因此離開他。要是沈昌珉真是一個怕麻煩的人,他們兩之間也不可能發展出這道關係。對於沈昌珉的脾性,他不是不了解,但就怕因為太了解,會害的沈昌珉與父母間處的不愉快。

想來想去,他心中還是免除不了那股恐懼感。

他坐在車上,大眼瞄著窗外看。車程大約一個小時,終究還是來到了沈昌珉的老家。他與沈昌珉下了車後,來到車尾領取行李,然而與金在中以及鄭允浩道別。金在中臨走以前,還對他摸了摸頭頂,要他別太緊張,反正沈昌珉會保護他。

種種舉止盡是入了沈昌珉的眼底,所以當鄭允浩開車離去時,沈昌珉才在門外過問他:「你很緊張?」

「有點。」他傻笑說。

「沒事的。」沈昌珉聲音穩健的說。

後來沈昌珉開了房門,他們一同走進屋內,屋子裡說大不大,但也算的上是有錢人家,只是他無心觀賞裝潢,頭低低跟在沈昌珉的身後,就怕沈昌珉一離去他一個人會搞砸一切一樣,不敢與沈昌珉的距離拉得太遠。沈昌珉似乎也知道他的心情是過度緊張,為了安撫他,沈昌珉上樓梯前便說:「爸媽不在,你不用怕。」

他抬頭看了沈昌珉一眼,點點頭笑著。他跟著沈昌珉來至臥房,本是問著沈昌珉有無其他的客房,沈昌珉雖說有,但還是堅持他們倆人睡一間。理由很簡單,沈昌珉還是會擔心他一個人在房間會出事,縱然只是相隔一個走道的距離,但沈昌珉還是堅持要看到人心才安的下來。也就因此,他妥協沈昌珉的理由,便與沈昌珉共寢一室。其實沈昌珉的房間很大,睡兩人也不會覺得擁擠。連床的尺寸也是加大版本,一張床睡三個大男人基本上不成問題,不過睡兩人卻是顯的空曠一點。

他隨著沈昌珉將自己的衣服一起擺進衣櫃裡,然後將行李箱擺放整齊,讓房間看起來並不會太過紊亂。沈昌珉自身有強迫症,就是不喜歡自己的東西很雜亂,只要東西一亂,不整理就會覺得渾身不舒服。所以他總是配合沈昌珉的生活步調,將物品排的井然有序,好讓沈昌珉的生活不會過的太緊迫盯人。

爾後,沈昌珉帶著他一起外出吃一些沈昌珉喜歡的食物,為他介紹自己老家的美食與散步的好地方。他自身也是一個喜歡踏青的人種,所以跟在沈昌珉的身邊,他覺得很快樂。縱然他們的娛樂只有吉他、美食、散步這種簡單的活動,但他還是將這些活動當作是最寶貴的時光。

有了沈昌珉以後,他的生命被增添了幾筆的色彩,他很喜歡這些顏色的搭配,因為這些顏色調配出了沈氏生活風格,令他愛不釋手。

不過這星期卻很不幸的,他的嗜睡期來到。當他洗完澡以後,頭髮都還來不及吹,身體就受不了的昏睡過去。那頭溼髮最後還是由沈昌珉替他吹乾,然後為他蓋被。

沈昌珉摸著他前端的瀏海,然而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祝你有一個美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