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他愛好蒸汽火車的事情搞得眾所周知以後,他在班級裡的稱呼已非『班代』如此尋常,有些人會在前頭又加了些冗言贅字,稱他『小火車班代』、『可愛小火車班代』,『湯瑪士』等等奇怪的排列組合稱呼。

於此,他也不是真的那麼在乎別人怎麼稱呼他,不過他會希望同學們統一一個稱號來喊,一次揹負太多的稱號,他覺得有些應付不來。當然,最簡潔的方式還是直接稱呼他的名字,只不過他的名字除了李起光與孫東雲外,似乎沒有人會叫他的名字。

自開學以來已過了差不多四五個星期,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學期中考就要來臨了。他因為愛好蒸汽火車,所以選擇機械系來念,但並不代表他對機械系的每個相關專業領域就一定拿手。

他發現自己宅圖書館的時間變多了,以前國高中都還不曾如此用功的他,很難想像自己竟然能在圖書館待上幾乎快一天的時間,就為準備期中考。比較起來,雖然國高中的課程也很多,但是範圍卻沒有大學來的廣闊。教授上課也不是每次都會按常理出牌,這邊上上那邊跳跳,搞到最後統整課程的任務也就落到學生自己身上。

曾聽有人這麼說過,大學由你玩四年。才剛開學的第一年,他並不覺得在大學裡能玩到什麼,只有預感自己可能會被當掉什麼。

他嘆了口氣,一早就準時來到了教室。據說考前一週一定要到課,因為教授有可能會洩題,也會說明考試重點。

當上課鐘聲一打,他不自覺的就往最後幾排看去,今天尹斗俊沒有來上課。

好奇怪,以往都跟他差不多早來上課,也沒翹過課的尹斗俊怎麼今天卻沒出現了?

教授一進教室,班上的同學就像長不大的小孩一樣,求著教授說明期中考試的重點,教授似乎也看在他們是小毛頭的份上勉為其難的洩漏幾題考題,至於其他重點,教授也沒提示,要同學自己回家看書去。說是書看得懂,考試自然就不會有問題。

這堂課的教授不習慣中場休息,待兩個小時過了以後,他起身收著桌上的課本以及文具用品,那鳳眼又不自覺的往後幾排看去。

尹斗俊來上課了,估計剛剛應該是遲到吧。但人是什麼時候來的,他並不清楚。

「可愛的小火車,筆記可不可以借我抄?」同學問。

他朝同學瞪視了一眼,搖頭說:「不要,我自己也要念!」

「吼,可愛班代你不要這樣啦,我知道你最認真了。」

「借你們我就不用念了,誰叫你們自己不來上課的。」他不太爽的說。

他這人的個性就是倔了一點,也討厭不勞而獲的行為。雖然個性上他算是正義的一方,不過這種性格總是吃虧一點。很少人會接納他的說法,因為大家都希望別人能看自己的臉色行事,所以當他做出拒絕的動作後,不免會替自己招來禍害。

三四個同學一同搶了他的筆記本,仗著他們之間的身高優勢,便讓矮小的他在教室裡與那些人追逐起來。

明明都是大學生了,為什麼還要耍這種幼稚的行為?

他的筆記本被丟過來丟過去,他根本不知道該從何搶起。往東跑筆記本就往西飛,他氣得開口大罵:「不要亂丟我的筆記!還給我啦!」

「可愛的小火車生氣了喔!」同學間依舊是嬉鬧,「怎麼連生氣也是這麼可愛!」

當筆記本又飛越過他的身後,他氣憤的一個轉身,不小心就撞上了一個胸膛。他摸著自己的鼻樑,抬眼看著那人。那人舉高的手臂精準的接到了他的筆記本,然後將筆記本還給了他。

「班代,給你。」尹斗俊說。

同學間沒有說什麼,各自拿了揹包就離開了教室。

其實尹斗俊這張兇兇的臉也挺管用的,沒在笑看起來就像個討債的一樣。

「謝、謝謝你。」他說。

尹斗俊的身上還是有著爽身粉的味道,不過他還是拉開了與尹斗俊的距離,匆匆忙忙回到座位上整裡背包。尹斗俊也回至自己的座位拎過背包,正要走出教室時,他喊住了他。

「同學!等等!」

他拎起背包就往尹斗俊的方向跑去,來到尹斗俊的面前,抬頭問:「你知道這堂課下禮拜要考什麼嗎?」

「不知道。」尹斗俊搖頭微笑說。

「你今天比較晚來,所以應該沒聽到,不過我有抄下來。」他說。

「老師今天有點名?」

「沒有喔。」

「那你怎麼知道我比較晚來?」

「我……」我看見後面幾排的座位沒有坐你啊。

他突然不曉得該怎麼說,也不知道為什麼尹斗俊要這麼問,可是他總覺得尹斗俊好像在調戲他。明明他們兩個就沒有很熟悉,他不應該去注意尹斗俊,而尹斗俊也不該這麼問他話才對。

「反正,這個是下禮拜的考點。」他將自己抄在紙上的考點遞給了尹斗俊,然而說:「這張就給你吧。」

「給我?那你看什麼?」

「我知道會考什麼了,所以不需要這張了。」他說。

「嗯,謝謝。」

後來他們兩人又一起搭乘了電梯,在這密閉的空間裡,他又聞見了尹斗俊身上麼爽身粉味。他的身子朝尹斗俊湊近,故作好奇的問:「為什麼你身上會有寶寶的味道?」

尹斗俊明顯愣了一會,也聞了自己的身子,笑問:「很明顯?」

「嗯,只要靠近你就聞的到了。」他點頭說。

「因為……」尹斗俊猶豫了一會,才看著他說:「因為我在照顧小孩。」

他的鳳眼緩緩的睜大來,嘴巴也闔不起來了。

「你、你當爸爸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