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什麼都能夠很開放的時代下,沒有什麼職業是所謂見不得人的。

位於東神街上,不需要左拐右拐或東轉西彎,只需要沿著東神街道直直的往前走,馬上就能夠看見這個國家經營最完善,且也是規模最大的牛郎歌舞伎町。據說這間創業者是一名有錢又有閒的女性,專門培養一些天生就有牛郎相的男性於歌舞伎町服務。

工作性質不清楚,似乎有什麼就做什麼。

陪酒陪睡陪唱陪應酬,能陪的這間歌舞伎町是樣樣陪,不過前提是,錢也得付的出來才行。

價碼是以樓層計算,這棟歌舞伎町的樓層幾乎是這個國家的指標,似乎高於東京鐵塔,更勝於台灣的一零一。不過真正營業樓層大概只有第一層至第二十五層,二十五層以上,據說是那些牛郎的宿舍。能供應這堆牛郎食衣住行,不用刻意計算也大概知曉這間歌舞伎町一個月的營業額可能是爆表樣。

越低樓層價碼越便宜,越高樓層價碼就越貴。消費性質很簡單,依照消費者自身錢包的多寡,自行搭乘電梯享用服務即可。雖然價碼上有區分,不過服務品質並沒有差別,只有能使用的設備多或少,或者能享用的餐點高檔與否而已。

當然,本樓層禁止外食進入,也嚴禁消費者的配偶、前婚配偶、重婚配偶,在外的小一、小二、小三擅自進入本店鬧事。這些防備基本上歌舞伎町都做得不錯,一樓總有壯漢做為第一道防線的守門人。

然而在這間歌舞伎町資歷最久,且錢也賺至能夠擁有黑卡地位的牛郎,就屬居住於第五十樓的朴有天。也只有他才真正見過歌舞伎町的老闆娘,算已是這間歌舞伎町的小股東了。

朴有天每日的工作很簡單,早上就是陪陪女人逛街,晚上就是陪女人喝酒,偶爾有興致就陪睡。不過他本身有些小潔癖,他不喜歡濫交,或像換衣服一樣的把女人一個睡過一個,這樣的工作他並不願意做。所以陪睡的內容很簡單,往往就是摸摸女人,讓女人欲仙欲死在他的手指或其他輔助道具下,而非連自己的小弟弟也陪進去。

當然沒辦法讓小弟弟任意地陪進去也是有原因的,除了潔癖這種籠統的理由外,另一個理由就是,他並不是人,而是一隻貓。

一隻能夠與人類一樣長壽的長生貓。

不過很不幸的,他一出生就沒人注意過他,所以在人類當中,他生活的非常辛苦,許多做人處世的道理皆他自己一人在生活中學習,所有的社會化也都由他一隻貓去摸索,日子久了才漸漸了解到自己該如何在社會裡求生存。

簡單來說,他就是一隻沒有過主人養育與教導,而自己成長的一隻野貓。

本質上是貓的他,變成人以後許多野性也都保留著。這就是為什麼他不喜歡讓小弟弟陪睡,次要的原因是因為很少女人讓他認為自己值得賣身,但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喜被情欲挑撥,貓一旦發了情,那一發可是覆水難收。

做愛短時間內感覺自己似乎是上了天堂,但是長時間就有種快被折磨至地獄的感受。他是牛郎,來這消費的女性是來享福的,並不是來受苦的,這是他的牛郎鐵則。

反正,他的生活很愜意,好不容易爬到高層來了,老闆娘也同意他可以自己選擇客戶接待,已不像以往任何客戶都得接受的時代。

今天他又在自己的床上睡上一天,貓的另一個特性就是懶散,除了吃喝拉撒外,白天得睡上九個小時才算一隻貓應該要有生活。

嘟嘟嘟……。

是室內電話,他心不甘情不願的伸了過手將電話接起,悶悶地答:「幹嘛?」

「臭小子,你是要睡多久,冷氣少開一點行不行?為世界的溫室效應想一下,不為溫室效應想,也為公司的電費考慮一下!」

「噢,老闆娘你不要一大早就碎碎唸啦。」

「什麼一大早,你他媽現在太陽都下山了!」

「我晚上才有工作阿。」

「少跟我頂嘴,我是來告訴你,你的助理又辭職了,今天來了一個新的。」

他揉了揉眼睛,從床上坐了起身問:「幹嘛辭阿,一直換很煩,我要一直適應新的小主人。」

「什麼小主人!噁心巴拉的稱號!不過據說是你的助理愛上你,結果被其他眼紅人惡整,最後待不下去。這已經不是第一個了,你給我注意一點!」

「好恐怖的世界喔。」他動了動貓耳說。

「你就少點調戲助理是會死!明明就不愛男的幹嘛一直調戲那些助理!」老闆娘劈哩啪啦的抱怨,而後看著手上的資料說:「今天新的助理叫金俊秀,晚點他會去你的房間找你,你好好會會人家。」

「喔。」他站了起身,伸了一個懶腰,甩了甩尾又說:「新的小主人長的可愛嗎?」

「你是不會自己看嘛!」

啪。

老闆娘掛了電話,他也就將電話放回原位。

他從衣櫃裡拿了新的衣服出來,懶懶散散的朝著廁所走去。

新的助理嗎……?

哇,他好期待阿,又可以認識新的小主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