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今天拿出了自己家中最具有價值也最得體的衣服來會見即將與他配合的朴有天。說真的,能夠應徵進如此有名的歌舞伎町當助理,他自身也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

今天一早接到電話以後,他整個人是戰戰兢兢,不過卻也熱血沸騰。第一份的工作,他告訴自己不能夠搞砸,一定要全力以赴到底。雖然電話中的老闆娘有特別告知,朴有天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所以若待不下去,請不要硬撐,不然撐出了神經病來,這筆醫療費可是得自行吸收。

這樣的告知讓他當下是汗顏,但他還是拍胸脯向老闆娘保證,無論如何,他會做好自己的角色,錢不會白領。

如此有志氣的青年,這種時代也難找了。不過他並不曉得,他將要合作的人,那般的脾性並不是說忍一時就能夠海闊天空的。

他一個人搭乘了電梯來至第五十樓,好險這電梯是直達的,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得花多少時間宅在電梯裡才有辦法達至第五十樓。但是據說能夠住這麼高層樓的牛郎,牛郎本身的身價一定很高,而且做的業務也很不同。

電梯門打開以後,入眼擺設讓他覺得太傻眼了。一個人享用一層樓,顯然是太享福!

他走進了朴有天所謂的『臥房』,卻不知道該怎麼訴說這『臥房』廣闊的程度,不過他粗估,大概就是百貨公司裡的一層樓那般大吧。因此,朴有天的臥房相當多采多姿,什麼玩的吃的都有,但這些東西都擺放很整齊,一看就曉得這人有潔癖。

當他走了遍四周以後,才發現自己剛剛選錯方位,搭錯電梯,所以他得耗費十幾分鐘才有辦法走到朴有天的房門面前。下次他應該搭乘離朴有天房間較近的電梯,才會不像在逛百貨公司一樣。

他本想敲門通知朴有天自己已來到,不過他卻猶豫了一會。雖然他今天特別的打扮過了,可是他卻沒想過,介紹自己的第一句話該怎麼表達。

他苦惱的看著房門,一個人就傻傻的站在外頭。

喀。

「進來呀,幹嘛站在外面?」

他睜大了鳳眼,看著身下只圍著一條浴巾而手上拿著毛巾擦拭自己頭髮的男人。怎麼說,他終於能夠曉得為什麼眼前這個男人會是本店的紅牌,又能夠自己一個人單獨享有一層樓的福利。

簡單來說,就是長得相當好看的男人,好看到他自己都有點自卑。

「我、我是金俊秀。」他回過神後,率先說了自己的名字。他看著男人的背影,又眨了眨鳳演說:「今後請多多指教!」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又朝他走了過來,笑說:「我知道,小主人。」

他看著朴有天那張好看的臉,他承認真的很好看,但是他不明白,剛剛朴有天叫了他什麼?

「什麼?」他脫口問:「什麼小主人?」

朴有天似乎是喜歡他的反應,所以眼神從頭至腳的將他打量了一遍,然而說:「你是我的小主人喔!」

他聞著朴有天身上所散發的香氣,又見朴有天朝自己的逼近,他則後退了兩步,膽怯的說:「不是助理嗎……?」

「小主人,你心跳很快呢。」朴有天那頭未乾的濕髮就貼上了他的胸膛,又說:「而且小主人的味道……我好喜歡。」

他整個人站的直直的,身體不敢動,只敢偷偷地將眼球往下看著朴有天的濕髮。他這件昂貴的襯衫泡水了,但是讓他最不能接受的是朴有天的調戲。

「請、請朴先生先穿好衣服。」他口吃的說。

朴有天沒有理他,大掌就摸上了他的腰際,笑問:「小主人喜歡的東西是什麼呢?」

「啊?」

朴有天站直了身子,雙眼看著他瞧。

天阿,朴有天那雙眼是天生的電眼,他趕忙的瞥過朴有天的眼神,然而身出一根手指頭,推著朴有天的寬肩說:「先上穿衣服吧……。」

「小主人。」

朴有天不但沒聽他說話,又湊向了他,將他逼至無路可退,然後就如偶像劇一般,朴有天一手擱在離他頭頂不遠的牆上,站著三七步,看著他又問:「小主人喜歡什麼?」

他皺了眉頭,一臉困惑的看著朴有天。

這人是怎樣?叫他小主人就算了,還一直問他喜歡什麼。到底誰才是誰的助理啊?

「你先去穿衣服吧。」他推著朴有天的肩膀說。

「那小主人不要亂跑喔!」朴有天嗅著他頸間的味道,輕聲在他耳邊說。

他摀住了自己泛紅的耳根,眉頭鎖得更緊。

老闆娘口中所謂朴有天很不好相處,指的到底是什麼?

「小主人,今後請多指教喔。」朴有天朝他拋了媚眼過來。

他身後一陣冷風,沁出了他一身汗。

他到底接了什麼工作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