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怎麼哀家近日都不見你身影?」他埋首批文,聞言後才將那抹霸氣的臉蛋抬起,看著蒞臨於太子殿的皇太后,「太子可要當心,切勿掉以輕心,莫忘你母親所受之苦。」皇太后又說。

「此事可否別一提再提,登基後我自有打算。」他道。

他的脾性人小鬼大,縱然知曉皇太后與自己是同一邊人,他卻並不真正將自己身邊的任何一人當作自己人看。與自己尋求相同利益的人,不一定最終目標會是一致,縱使皇太后也同是希望德妃死去之人,也未必代表他們倆人身後所要完成的志業就相同。皇太后就算是自己的祖母,他也不會輕易地信賴皇太后。宮廷內需要的面具太多,真真假假防不勝防,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其他人都只能防。

「哀家最近有見一位不錯的女子,不知太子感興趣否?」

他闔起文案,並沒說話。就算女子真的不錯,還不都只是皇太后的一顆棋子。而且,他肯定沒有興趣去認識,他感興趣的只有不在宮廷內的崔珉豪,崔珉豪以外之人,他沒有興趣知道是誰。

「太子見見她可否?」皇太后又問。

「不見,我等有事出宮。」他老實說。

「何事?」

「去看看廟會。」

「沒什麼好看,與宮廷歌宴不也相當,先見見這女子吧。」

他站了起身來,瞥了一眼皇太后,冷笑答:「天下女子不也一般,沒什麼好看。」

下人為他換上了便衣,徒留皇太后一人於太子殿,轉身便離開。身後的下人準備了他已交代過的行囊,一同放進了他的轎子裡,他坐上轎子,頭也不回的就出了宮去。皇太后於太子殿內嚐著他所遺留下來的氣息,不禁的問:『什麼事情,讓你如此費心而致忘本?』



「娘娘,鞏大臣已被滅口了。」

德妃看著眼前從宮廷前來告知她消息的尹宮女,她抑制住了自己心底的情緒波動,穩著聲音說:「看來太子登基後一定會來殺我。」

「娘娘,您趕緊逃吧!太子由皇太后一手撫養,從小耳濡目染,肯定對於皇后一事認為是娘娘您所害。皇太后就是想剷除所有革新黨的脈,才會如此費心在太子頭上動土。」尹宮女擔心的又說:「且宮廷內的消息越難打聽,四處皆是太子的眼線,小的已沒辦法再取得其他消息了。」

德妃冷靜地聽著尹宮女的話語,忽然站了起身,來至陳舊的五斗櫃裡拿出一條鍊子來,她將這條鍊子放上尹宮女的手中,低語道:「這給你。」

「娘娘……?」

「如果太子找到你頭上去,也許這條鍊子能救你一命。」

「何故?」

「這是皇后當初送予身邊至親的鍊子,僅有我、太子、皇上擁有而已。」德妃笑著又說:「太子若是見你這條鍊子,也許會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不殺你。」

「娘娘,您何不拿這條鍊子向朝廷告狀?這能證明您與皇后情同姊妹,娘娘怎麼可能弒姐!」

「尹宮女,事到臨頭多說也無法扭轉乾坤,告狀只會暴露我與珉豪的行蹤而已。」德妃握住了尹宮女的手又說:「今後就請你別再來找我,好好生活吧。」

「娘娘……明明咱有如此多的機會能夠平反,可為何……」

「為了珉豪,我不願再沾惹宮廷的任何一事,我只希望珉豪平安長大。」德妃紅了眼眶,淡聲的說:「這也算是我今生最大的心願了。」

罪名能不能洗刷,德妃已不奢求另有途徑,她知道死是唯一能讓這一切都灰飛煙滅的方法。她可以死,但她不希望崔珉豪也同他一起死。至今崔珉豪並不知自己是龍子的身分,德妃從未告訴過他自己的身分就是德妃。她不願崔珉豪知道太多宮廷的醜幕,若可以,她希望崔珉豪平凡地長大,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她也就心滿意足了。宮廷裡玄機之多,進的人,未必能全身而退。

「請回吧,尹宮女。」

德妃看著尹宮女離去的背影,崔珉豪也就與尹宮女擦身而過。見尹宮女悲傷的神情,崔珉豪入內也就趕緊過問德妃,「娘,為何尹姐姐如此傷心呢?」

「多問,說了你也不懂。」德妃不著痕跡的擦了眼角的淚水,只見崔珉豪又說:「娘您怎麼也哭了?」

「傻兒,只是沙子進了娘的眼裡。」

「我才不傻呢,哥教會了我許多律詩絕句,我背的可多了。」

德妃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於是說:「豪兒,答應娘,每天都去桃花道找你那大哥哥學習。」

「有呀,只是哥的時間不比我悠閒,沒能每日教我念書。」

「無妨,你能夠每日都去桃花道那兒練字,也許大哥哥想見你時去那找你才不會找不到人。」

崔珉豪翹著嘴唇,支支吾吾的不知說了些什麼,只見德妃又再說了一次,「每天都去桃花道好好練字,早去晚歸。」

「娘,怎麼您好像要趕走孩兒似的。」崔珉豪皺了眉說。

「傻話,娘是希望你多學點東西,這輩子沒能讓你上學堂,遇上了貴人豈能不好好學習?」

「可是……」

「答應娘,每天都去練字。」德妃插了話說。

「孩兒知道了……。」

德妃摸了摸崔珉豪的臉蛋,臉上笑了起來道:「沒想到豪兒也長這麼大了。」

「娘,孩兒與那哥哥有約,說好等一起去看廟會呢。」崔珉豪臉上也笑了,又說:「我會給您帶點東西回來!」

「甭了,哪來的錢買東西。」

崔珉豪吐了舌頭,高興的說:「我有偷偷去做些碎事,身上有些錢呢!」

「你這孩子……!」

「娘,等我回來喔。」

「知道了。」德妃笑說。

看著崔珉豪開心亂跳的身影,德妃垂落了眼神,又輕輕的抹去眼角差點矜持不住的淚水。一定,一定得好好活著。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