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站在門前沒再動過,他安靜地看著朴有天穿上衣服,吹乾那頭濕髮以後,他才怕怕地開口問:「我……我的工作是什麼?」

朴有天轉頭拋了抹微笑,怪甜蜜的朝他問:「小主人有女朋友嗎?」

他愣了一會,便搖頭說:「沒有。」

「那小主人只能有我一個喔!」

他瞬間面癱,不打算給朴有天一個允諾。他不懂,為什麼從他走進這間臥房時,他就覺得自己有種誤入賊窟的感覺。他曉得朴有天是個牛郎,但眼前這個牛郎不但沒有讓人覺得孤傲的感覺,反到特別親民,又特別愛調戲他。

他摸著自己身前濕掉的襯衫,懊惱三秒,當他再次抬起頭後,朴有天便遞了一本筆記本給他。

「這是你的筆記本喔,行程我全部都寫好了。」

都寫好了?那他寫什麼?

「然後這是你的包包。」

他看著朴有天拿給他所謂的包包,他忽然不敢接過,「不用了,我自己有的。」

這個背包一點也不便宜,就算他是個窮酸鬼也知曉眼前這背包的價位有多少。品質好不好他不敢說,不過吃名牌長大的通常不會太便宜就對了。他想,如果沒個打緊用壞掉了,他一個月的薪水大概也別想拿了。

「沒關係,這是送你的。」朴有天笑說。

送他的?

他皺著眉頭,還是搖著那腦袋瓜子,「真的不用了……。」

「小主人你幹嘛那麼客氣!」朴有天又朝他湊了過來,歪著頭看著他說:「那小主人喜歡什麼?」

他下意識的聳了聳肩,無辜的看著朴有天。

「好吧,那這個等等拿去送給客戶。」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朴有天的背影很失落,感覺就像失寵的寵物一樣。其實他也不是真的不喜歡那個背包,只是那種昂貴的東西讓他不敢隨便地就收下。

「嗯……請問,我該為你做什麼?」

朴有天聞言,轉過身看著他,微笑說:「等等我們去三十樓的美容院,要化妝一下,然後就到二十五層樓開始接客喔。」朴有天穿上了相當氣派的大衣外套,又說:「你要在我身邊記下客戶需要的服務是什麼,然後幫我端上來。」

他聽聽,感覺就像是一般服務生的工作啊,為什麼當初應徵時說是貼身助理?

「不過今天的客人除了來這裡喝酒以外,我還要去第六十層陪睡喔,你就先回來這裡睡覺休息。」

睡覺?等等,他好像知道這個工作的難處在哪了。

「我要住在這裡?」他激動問。

「老闆娘沒跟你說嗎?助理要跟我住一起喔!」朴有天也學他睜大眼來看著他說話。

天啊!這個工作未免也太貼身了吧!被當服務生用就算了,連睡覺也……!

「也、也是睡這間?」

「沒錯沒錯,我的床讓你睡一半。」朴有天慷慨地說。

為什麼不是給他一人的獨立套房!

「衣服怎麼辦?我沒有帶衣服。」

他打算藉由回家拿衣服的理由,然後一走了之!

「我這裡很多,你隨便拿隨便穿。」

啊,果真給他媽的窮途末路了。

他跟在朴有天的身後,倆人一同搭乘電梯來至三十樓的美容院。還在對朴有天所說的決定憤憤不平的他,一進美容院以後,他才發現自己面臨朴有天的遭遇還不算大難。真正的大難,是美容院裡頭,每個人看他的眼光。

為什麼他總是嗅到一股酸味呢?難不成朴有天不僅僅是那些貴婦的眼中的紅牌,連在這棟歌舞伎町裡,朴有天也是大家所嚮往的對象?

這股怨氣是逼得他冷汗直流,除了被朴有天這樣惡搞以外,另外最讓他受不了的恐怕就是眾人的眼光。

「又來了一個犧牲品。」

「就看我們怎麼欺負他!」

他眨了眨鳳眼,心想,說別人壞話其實也不用這麼大聲。

他握緊了拳頭,跟著朴有天來到了個人專用房來。他沒管朴有天去做了什麼美容,只是一屁股的坐上位置,翻開了朴有天給他的那本筆記本,看著裡邊的內容。內容很簡單,就是日期、客戶姓名、還有服務項目。第一行至最後一行的服務項目很簡單,就是做愛做愛做愛做愛做愛。他翻過一頁,服務項目的專欄裡同樣是那兩字,他鄙視哼了一聲,還真是不知道這樣的行程是有什麼好紀錄的。

「新的助理還可以嗎?」

朴有天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上開心的笑了出來,「我喜歡小主人的味道,而且他跟之前的小主人不一樣喔。」

「哪裡不一樣?」

「不知道,但是就是不一樣,因為他不喜歡我送的包包。」

說到這件事情,他的心情是大起大落。每一屆的助理沒有人拒絕過他,看他的眼神也很少人像金俊秀一樣那麼透徹,一點也不恍神,也不會傻傻地看著他笑。他調戲過那麼多的助理了,金俊秀還是第一個在他還未調戲以前,就想將人給留在身邊。

所以他才要求金俊秀與自己住一起,他要慢慢的了解金俊秀喜歡什麼,然後把他綁在自己身邊。他希望有個主人可以照顧他、愛他、疼他,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都未變過的希望,從以前就沒主人照顧的他,他好渴望自己能像家貓一樣蹭蹭主人,然後對主人發情。

想著想著,他的眼睛又高興地瞇了上來。

「喜歡就去追呀,依你條件,那個助理會答應你的。」

「我會的啦!在中。」

他看著鏡子裡所映照出的金俊秀,金俊秀看著窗外沉思的臉龐,他好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