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斗俊在電話那頭愣了一會沒有回應,而他也只是吸著鼻道裡的鼻涕沒有說話,兩人沉默些許尹斗俊才率先開口問:「班代?」

「嗯。」他悶聲的回。

「你怎麼了?」尹斗俊似乎發現事情有點不太對勁,於是又說:「怎麼聲音怪怪的?」

「你的手機打通但是沒接,所以我打這一支。」

似乎他們的問話與答話是牛頭不對馬嘴,但尹斗俊卻沒生氣,只聽著他繼續說:「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所以讓你那麼難過?」

尹斗俊揚眉,不明白的問:「什麼?」

「如果你難受,應該要告訴我的。」他的眼淚頻頻掉落,於是蹲了下身子,額頭就靠上了膝蓋,深呼吸又說:「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把你的祕密說出去……。」

「班代,你在哪裡?」尹斗俊雖然聽不太懂他的胡言亂語,但是心底徹底急了起來,因為他身後的音樂很吵又很大聲,尹斗俊心覺擔憂,他覺得他去了不應該去的地方。

「我在夜店。」他老實的說。

「哪間夜店?」

「我不知道。」

尹斗俊在原地想了一會,依照他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常理判斷,這邊大學生會去的夜店大概就只有那一家廉價的。於是他快步的走出店家來,跨上了機車便說:「班代你別亂跑,我去找你。」

「喔。」他悶說。

他不知道自己在夜店門前蹲了多久,他只曉得自己很難過,因為把尹斗俊的祕密說出口,害的尹斗俊得轉去夜間部,沒辦法跟班上的同學相處。BBS上的那些留言,盡是對尹斗俊傷害,他覺得自己已快沒辦法附和那堆老愛說人閒話的同學了。因為附和他們,所以自己也成了傷害尹斗俊的其中一員。

尹斗俊真得長得很兇,但是人真的不壞。

直到一台摩托車停在他前面,他也渾然不覺。

「班代?」

尹斗俊摘下了安全帽來至他面前,也蹲了下身牽著他的臂膀,「你在這太危險了,現在都十一點多了。」

他站了起身,可腦袋瓜子還是垂著。哭不停的雙眼,讓他不曉得自己怎麼見人。珠珠掉落的眼淚,尹斗俊看的一清二楚,但是他並不懂為何他會哭得那麼傷心。

「班代……你是遇上了什麼事情?」尹斗俊抓著他的肩問。

他緩緩的抬起臉蛋,手背抹著踴躍的眼淚,最後手背就壓在自己的鼻頭上,哭得更是悲慘。

「看你這樣……我也很難過……。」

尹斗俊睜大了眼,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樣了,怎麼他會對自己說這種話?

「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他又垂了下頭來,雙肩顫抖著,看的尹斗俊不知該如何是好。可當他不停的發洩時,尹斗俊卻沒當他白癡自己走人,反倒出借了自己的胸膛,將他給納入了自己的懷中。

他聞著那股沾有寶寶爽身粉的氣味,所有的眼淚全都蹭在尹斗俊的衣服上。

「先別哭,冷靜一下。」尹斗俊拍著他的背脊說。

褓母就是褓母,無時無刻都知道怎麼哄小孩。雖然他長大了,也脫離了寶寶時期,但不管生命來至什麼階段,當自己最無助最痛苦的時候,還是需要有人哄。

他抬起了頭看著尹斗俊的面容,尹斗俊又低頭看他微笑著。

他沒有醉,也很清楚自己在發牢騷,但是尹斗俊的回應卻是異常的冷靜。天氣很熱,他看見尹斗俊從鬢角旁留下的汗水,不自覺就墊了腳尖捧了尹斗俊的臉蛋,在他的側顏上吻了一口。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的額頭又靠上了尹斗俊的寬肩,閉上眼說:「你不要轉夜間部好不好……。」

雖然前前後後所有的事情經過尹斗俊還是搞不太清楚,不過後來尹斗俊卻將他載回自己的公寓,然後背著他搭電梯上樓。

也許是看他連路都走不穩,所以尹斗俊才沒將他載回學校宿舍。

尹斗俊將他扶進了另一間房,然後將他的背包放一旁,低聲說:「今天你先睡這裡吧。」

他躺在床上看著尹斗俊的身影,那腫脹的雙眼幾乎是快閉上了眼,可他心中卻又有些不甘願。

沒得到尹斗俊的諒解,他這輩子都不安好睡。

「同學……。」

「嗯?」

「BBS上的那些話,你不要在意。」他閉上眼又說:「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於是他睡了過去,什麼也就沒再往下說。

當他再次醒過來以後,似乎是尹斗俊進他的房間接了他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嗯,他在我家。」

「等等我就會把他送回學校了。」

尹斗俊將手機放上桌子以後,轉過身才發現他已醒了過來。

「早,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他眨了眨眼,搖了搖頭。

「那要洗澡嗎?我的衣服借你。」

然後他坐起身子來,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點了點頭。

他走進浴室以後看見自己那恐怖的紅腫眼,便率先用了冰涼的冷水清洗,然後拿了尹斗俊為他準備的牙刷潔牙。他在浴室裡待了大約二十分鐘以後,全身熱騰騰的走了出來。

尹斗俊的衣服對他來說有點大,不過反摺幾層倒是沒什麼問題。

「吹風機我放在桌上喔。」尹斗俊從廚房探出了頭來,他那有些鼻塞的鼻子才聞見了從廚房裡飄出的香味。

他吹乾了自己的頭髮,再走出來以後,餐桌就多了一份早餐。不過現在算算,時間也是該吃中餐的時候了。

「你的衣服我剛拿去洗了,等等再幫你烘乾。」尹斗俊又端出了一杯類似牛奶的東西,朝他說。

他站在臥房邊傻楞楞的,直到尹斗俊將他拉至餐桌旁,兩人才坐上椅子,互看對方。

「你不吃嗎?」他問。

「我吃過了。」尹斗俊微笑說。

「今天不照顧小孩嗎?」

「不,今天只照顧你一個。」尹斗俊仍是笑著說。

他尷尬的垂下頭將盤子上的東西塞進自己的嘴裡,不打算說話了。

「關於BBS上的東西,我昨天上去看了一下。」尹斗俊語氣是雲淡風輕,讓他聽不出有何憤懣的地方,「你是對於說出我的秘密感到很愧疚嗎?」

「嗯,因為你轉夜間部了……。」

「我轉夜間是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我是昨天才曉得原來班上發生過那麼一件事情。」尹斗俊朝他又笑說:「怪不得昨天你一直跟我抱歉,是不是以為我被班上的人言語霸凌,所以才轉夜間的?」

「對……。」

「不是你的錯的,卻害你哭那麼傷心。」尹斗俊眼神看向客廳的落地窗,又說:「昨天我常用的手機電話記錄顯示你有打給我,不過那支手機我忘記帶去學校了,所以才沒接到。」

尹斗俊不急不徐的為他慢慢解惑,爾後才將臉轉向他,淡聲問:「好吃嗎?」

「嗯。」他點點頭悶答。

「等衣服好了,我再載你回學校。」尹斗俊站了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只見吃著東西的他說:「不好意思,你的休息時間還打擾你。」

尹斗俊朝他搖了搖頭,低聲說:「不會,這是我的職業,因為你昨天打電話來說要來我這託管。」

聽了這話,他的臉上紅了起來,只是埋頭繼續吃他的早餐。

他與尹斗俊沒再說話,不過他卻無意的瞥見,尹斗俊用了指尖輕撫自己鬢角旁的臉頰。

對……他昨天,好像又有親了尹斗俊的臉頰。

到底是為什麼他的蠢事會前仆後繼的接軌,都快貫成一齣連續劇了。

哀,丟臉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