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將自己整理完畢以後,上床睡覺的時間大約是凌晨快兩點。那時朴有天也還未回房睡覺,他想,也許朴有天每天都得擁著不同的女人睡,所以早上才會回房吧?果不其然,他當早上八點醒過時,從廁所走出,也正是朴有天滿臉疲憊的回房。

「小主人……。」

朴有天一進房門就鬆了自己領口上的領帶,疲憊的神情看上去有點可憐,脖子還有著明顯的口紅印。他率先接過了朴有天的領帶,接著是朴有天的襯衫與褲子。他看著只穿一件高級四腳褲就跑進廁所洗臉的朴有天,也好奇地走來廁所旁問:「早上有什麼工作是需要我幫忙的嗎?」

朴有天拿過了毛巾,擦了臉上水珠,露出了素顏的臉蛋搖頭說:「沒有喔,工作都在晚上。」

想想也是,一般早上要來歌舞伎町消費的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後來朴有天踉蹌地走出廁所,一個勁的就往床上撲去,「有小主人的味道……。」朴有天頭埋在棉被裡悶說。

說真的,他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感覺很噁心,不過再下一秒,朴有天就睡著了。他手中拿著朴有天的衣服,並不曉得這些衣服該怎麼辦,但他算聰明,還曉得在這房間內找著有無洗衣籃之類的東西,後來果真被他發現了,籃子就藏在衣櫃旁而已。他將髒衣服通通丟了進去後,便也一個人換上休閒的衣服,躡手躡腳地走出朴有天的房間。

如果朴有天每天都得早上才回來,那麼他倒是能夠接受與朴有天睡同一間房。其實他從昨天就有些擔心自己會不適應身邊多了一個人跟他一起睡,但還好,朴有天只有早上才會歸來自己的房間睡覺。

瞧那本有記跟沒記一樣都無法發揮效用的筆記本,他估計朴有天這陣子大概都會這麼累。身為一個助理的他,他至多只能祈求老天,不要讓朴有天精盡人亡就好了,至於其他,朴有天就自求多福吧。

他揹著背包走出歌舞伎町吃早點,反正早上也閒閒沒事做,他就一個人在這鬧區裡逛逛。但因為是早上,所以很多店面都沒有開,他也不曉得自己應該逛到哪去。不過卻很剛好的,他遇上了昨天一直都很照顧他的崔珉豪。

「咦?你也這麼早起?」崔珉豪看向他,朝他笑道。

「習慣了。」他搔了搔後腦勺說。

他的鳳眼不小看見了崔珉豪手中的那袋早餐,份量多的嚇人,於是又好奇地問:「這些買給誰的?」

「哦,這些是昌珉要吃的。」

說真的,他還挺意外的,沈昌珉的胃是無底洞嗎?但更奇怪的是,這時候不都該是牛郎睡覺的時間嗎?

「昌珉沒有在睡覺嗎?昨晚應該也服務的很晚吧?」他疑惑的說。

「不,他並不是每晚都有接待性服務。」崔珉豪笑答。

這種感情還真不簡單,看崔珉豪能夠說的那麼爽朗,基於一個情人的身分,崔珉豪肯定修了不少素養學分。

「那為什麼朴有天每天都接?」他又問。

既然紅牌的選擇這麼自由,朴有天的行事曆又為何每天都在做那檔事?

「也許是因為他自己單獨住五十樓,所以得付出一點代價。」崔珉豪想了一會又說:「據說老闆娘每次都在抱怨他用電用得太兇,所以才要求他,如果要住歌舞伎町的宿舍,就得接多點案子來替代那些電費。」

原來一切都是電費惹的禍,冷氣少吹一點不也環保救地球嗎?何必搞得自己累趴又要讓地球爆炸呢?如果自己再跟朴有天熟悉一點,針對這點他會與朴有天溝通一下。今天看見朴有天走進房的模樣,明顯就是一個弱不禁風的體格,沒事學人每天做愛幹什麼去呢。

「所以,昌珉是住在外面囉?」他問。

崔珉豪臉上微微笑笑的說:「嗯,就在這附近。」

「那你住哪?」

「我跟昌珉住一起。」

哦,怪不得呢,他總覺得崔珉豪的脖子上好像又多了幾道吻痕了。

後來他與崔珉豪小小的道別,又逛沒幾間店以後,他就往歌舞伎町的方像慢慢走回去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需要像崔珉豪一樣,將朴有天整理得好好的。崔珉豪也只是服務生而已,沒想到連買早餐也都會幫沈昌珉準備好。他總覺得自己應該要帶點東西回去給朴有天吃,不過有個問題,他並不知道朴有天會睡到幾點。所以他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買,就回到了朴有天的臥房。

早上的時間那麼多,他根本不曉得自己要怎麼殺時間。應徵到這種工作似乎也還不錯,每個月的月薪不錯高,工作時數又少,就算每天晚點睡他也不會覺得累。只是有個缺點,就是他得接受朴有天的調戲。不過他還是安慰自己,比起外頭風吹日曬都得工作的工人,他應該知足才是。

他一個人在朴有天這間特大的臥房裡東走走西走走,最後還是沒有經過朴有天的同意就走進了朴有天的書房來。雖然從小他就對文字沒有興趣,但是他很喜歡看書皮,就只有書皮而已。記得以前小時候,每個學期學校都會發放新書給學生,那是他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可以看書皮。不過當學期開始運轉後,他就恨不得把書給扔去回收桶。

他點開了書房的燈,看著書房內的擺設。很整齊,也很乾淨,但看得出平常這裡就有人在使用。他走向前看著朴有天桌上的文件,好奇地看著文件上的標題,『客戶名單』。

他翻開來看,上頭全是朴有天的女客戶,而且有照片、有個資,還有每個人的興趣與愛好。看來朴有天也不全然只是一個幼稚的傢伙,該做的準備還是做了。可為什麼記事本的內容卻寫得那麼潦草?害他看過一次就想把那本記事本給丟了。

而後他又在朴有天的辦公桌上看見了一本書,叫做『做愛三十六計』。還不錯嘛,沒想到一個牛郎能夠這麼盡心盡力的研究專業部分,他覺得自己對朴有天有些令眼相看了。不過桌上又有一本書,那本書擺在朴有天的桌上實在讓他感到相當違和,書名叫做『阿狗阿貓奇遇記』。他好奇翻開書來,看了簡介與內容,真的很驚訝朴有天會看這種書,重點是還在上頭做了重點記號。

『貓咪做錯事情會裝無辜,可憐兮兮地看著主人,主人想懲罰的心就會融化了。』

這句到底算他媽的什麼重點?還不只被標記一次!

他最後還是苦笑得把書給闔上了。

「小主人!」

這時候朴有天卻突然從房間衝了出來,大喊了他的稱呼。他在書房內被嚇了一跳,趕緊從朴有天的椅子上站了起身,走至書房門口。

當他探了出頭以後,朴有天就朝他跑了過來,「哦哦,小主人你在這裡!」

前前後後也才過三個小時,朴有天會不會睡太少了?

「怎麼了嗎?」他問。

「我以為小主人逃跑了!」

他眨了眨鳳眼,腦子裡想著自己該怎麼回答朴有天的話。為什麼朴有天這麼害怕他逃跑?這點他實在想不通。

「那我回去繼續睡了喔。」朴有天說。

他冷靜地點點頭,然後目送朴有天的背影回房。可當朴有天要走進房間內時,他突然地問:「欸,你有想吃什麼嗎?我幫你買。」

朴有天轉了過身看著他,他與朴有天距離也有些遠,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好像又看見朴有天的瞳孔有了變化。

「小主人……你對我真好。」朴有天微笑說。

這人是怎樣?做愛做到腦殘了嗎?不就是買個東西而已。

不過那抹微笑,確實是滿好看的。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