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下午時段他一個人在書房裡度過了。他並不是在書房內看書,而是看著朴有天那本『客戶資料』。他拿了張空白紙將所有女客戶的生日一一按照順序排列,且在每個女客戶的名字後面又註記了一些重點,好比嗜好、愛好的品牌等等。

他率先打了張草稿以後,便回房那了朴有天給他的那本筆記本,將他所整理的資料通通記錄下來。每個客戶的生日他就謄在日曆上,免得忘了誰的生日已快到來。雖然他不明白自己花這些時間做這點事情是否能幫上朴有天,不過若以一個牛郎的角度來思考,要讓這些女客戶常來歌舞伎町消費且親點朴有天,他認為這些細心的送禮動作是必要的。也沒看見朴有天有這類的統整資料,他索性就做了一份出來。

眼看已經下午五點了,離開業的時間還有三小時。他將辦公桌上的東西收拾乾淨以後,便回到朴有天的房間裡來。

朴有天沒有躺在床上,廁所裡傳來了陣陣沖水聲,他估計朴有天應該在洗澡,準備開始工作了。他也從自己昨天帶來的行李袋裡拿出一件略有皺摺的襯衫來,說真的,他應該去跟崔珉豪拿一件服務生的統一制服才對,不然顯得自己格外的不同,他一向不喜歡當顯眼的那個。

他蹲在自己的行李袋好一陣子,後來又將那間襯衫給放回了袋子裡。待朴有天下半身只圍著一條浴巾從浴室裡走出,他坐在床上看著膚色泛紅的朴有天問:「我想問一下,我該向誰領取服務生的衣服?」

朴有天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緩緩的朝他走來,然而站在他面前擦著濕潤的頭髮,垂頭笑說:「小主人不需要那種衣服啊!」

從朴有天身上散發出的香味,他覺得還不錯聞。不過昨天自己明明也用了朴有天的沐浴乳以及洗髮乳,怎麼洗出來的味道卻不一樣?

「可是只有我一個穿不一樣的很怪,而且我沒有正式的服裝可以替換了。」他抬眼道。

朴有天將毛巾批在肩上,一頭亂髮的轉身就朝衣櫃走去,嘴上還碎碎的說:「我有!我有喔……。」

朴有天翻找著衣櫃,似乎找得有點久。可後來真的找到了一套相當不錯的服裝給他。他拿著衣服也沒進廁所換,很隨性地就在朴有天面前脫了他的便衣,然而將那套衣服給換上。雖說他是背對著朴有天換衣服,但是他總覺得自己的背後有一道目光盯著他,看得他背脊發冷。

待他轉了過身以後,朴有天下半身的浴巾卻也同時掉落在地板上。

他沒有尖叫,鳳眼相當冷靜的朝著朴有天的下半身看去,然而抬眼看著朴有天,「你的浴巾掉了。」

這時朴有天才有反應,他見朴有天趕緊拿起浴巾又將下半身圍好,然後拿了一條內褲就跑進廁所裡了。他不明白,怎麼有人的反應會那麼慢?浴巾掉了還會不曉得的。

由於時間還有點早,所以他們並沒有先去美容院,而是去二十六樓的餐廳吃飯。當他拿到菜單的時候,他看了一眼上頭的價碼,便將菜單放回桌上,朝著朴有天輕聲說:「我自己去外面吃吧,開店以前我會回來。」

朴有天愣了一會,皺起了眉頭說:「不要不要,我想跟小主人吃飯!」

「這未免也太貴……。」

「我有卡片可以刷!而且可以算員工價!」

他皺起了眉頭,心想,自己再如何也不能讓朴有天請這麼昂貴的晚飯。他這人吃東西本來就不挑,貴的便宜的只要能填腹,基本來說他一定會選便宜的去吃。雖說這棟大樓主業務是歌舞伎町,不過第二十六樓的餐廳也是對外開放的高級餐廳。依他目前的薪水以及社會地位,他認為自己沒必要到這種場所來吃飯。

「不,我還是去外面吃好了。」他聲音不大,但卻很堅定。

「那我跟小主人一起!」朴有天也放下了菜單,一副就是非得纏死他不可。

但也無妨,反正是雇傭人與受雇人的關係,一起吃飯也感覺很正常。

「那走吧。」他說。

朴有天跟在他的身後,與他一起搭了電梯,「小主人……。」

「嗯?」他的鳳眼看的樓層跳動,悶哼了一聲。

「為什麼你的屁股那麼翹……?」

聽見這話,他的腦子便緩緩的轉了過去,瞪著朴有天,「如果這個對一個女人說話,我相信女人會喜歡。」他微微沙啞的聲音很好聽,但是散發出的威嚴讓朴有天嚇了一跳,「可是我是男人,你不應該直接對著我說我屁股翹。」

他知道自己全身的支立點都在那顆屁股上,但他不喜歡他人直接說他屁股如何如何,一般來說,他並不認為這是一種讚美,而是種猥褻。

「對不起!」朴有天馬上就道了歉,「小主人我以後不會了!」然後放大了瞳孔,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奇怪,這個招式好像在哪看過?不過算了,他懶的想。

「還有,其實你可以直接叫我俊秀。」他又說。

剛好看見朴有天一副欠人調教的模樣,他就不客氣地將自己想講的東西一併講一講了。

「好。」

「然後,你可以順便告訴我,早餐午餐晚餐你喜歡吃什麼,如果你太忙的話,我可以幫你買。」

最後他還是送了朴有天一個溫暖的笑容,企圖從笑容裡告訴朴有天,其實他也是一個相當和善的貼身助理,並不是完全的兇悍。朴有天一見到他那抹笑容,臉上也跟著一起笑了出來。

「我不吃早餐也不吃午餐,我只吃晚餐。」他們一起走出了電梯,朴有天又說:「因為我大部分都在睡覺。」

「那麼晚餐有特別想吃什麼嗎?」他問。

「沒有,但是我想跟你一起吃飯。」朴有天緩了腳步,而後偷偷摟了他的腰。

雖然他的腰上有感覺到那大掌的突襲,不過他想想,就算了吧。因為這份工作唯一的賣點就是讓朴有天調戲了。雖然他不怎麼愛。

「隨便你吧。」他笑說。

反正一個人吃飯或者兩個人吃飯,他都沒所謂,只要不要太貴,一切都好說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