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天七日,他與崔珉豪從頭至尾也僅參加過一次。由於宮廷雜事諸多,能與崔珉豪見面的時間有限。在他離去以前,還特地交代崔珉豪新的學習進度,好讓崔珉豪在他們無法相見的時間裡也不會太無聊。

他的眼眸盯著掛在書櫃邊的面具瞧,那副面具是崔珉豪所選的笑臉。那晚他們相道別,崔珉豪又提議,希望他們兩人的面具能夠交換,這麼一來才有紀念的價值。擁有著對方的東西,不管要相距多少時間才有辦法見面,都不會覺得彼此距離過於遙遠。不過這短暫的分離,他想最先思念的恐怕還是自己。他輕嘆地靠上身後的椅背,就算有了崔珉豪的面具在身邊,他還是抵不住自己想見崔珉豪的心思。但有太多事情得處理,他根本無從抽身。

等會還得去見見皇太后為他所安排好的太子妃。他想,無論那女人是否合乎自己的胃口,既然皇太后喜歡,那麼那女人他就非得迎娶不可。實則也無妨,無論是娶誰,對他來說都沒有差別。他的心早已放在崔珉豪的身上,娶親也只是演演樣子,對他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太子不知是否滿意晴兒?」皇太后喝了口茶問。

他看了一眼身旁嬌羞的人兒,冷道:「如果太后喜歡,就她吧。」

「近日有好日子,哀家想安排在好日讓太子迎娶晴兒。」皇太后說。

「太后喜歡就好。」他站了起身來本想轉身就離去,可卻又讓皇太后給喊住了,「太子。」

「何事?」他轉過身來,垂眼看著皇太后。

「心,要多留點在宮廷內。」

皇太后的話並沒有講明,但想必皇太后早已知道他時常奔於外的事情。況且近日皇上的病情日趨嚴重,他自然是不能夠掉以輕心,隨時都有可能登基為王,統域整座江山,然而為皇后報仇。這些事情他都曉得,但是他並不就這麼甘於將自己再鎖在宮廷內。外頭有個人兒天天等著他,他不會放崔珉豪一個,也不會再委屈自己所好。

「我曉得,您老人家請別操心。」

他的嗓子依舊冷漠,縱然面對的是將他養大的皇太后,他始終都曉得皇太后並非愛他,擅長攻於心計的皇太后,養他的理由絕非出於愛,而是另有計謀。只不過這樣計謀他至今仍未看出。

「那麼太子慢走。」皇太后說。

迎娶晴兒的前後日子他並沒有去找過崔珉豪,僅是派下人送點東西過去桃花道那,說明自己近日有些繁忙,所以無法會面,不過再等個幾日,他倆就能夠見面。他同時也希望崔珉豪的學習不間斷,雖然這只是一個讓崔珉豪等他並不會無聊的一個藉口而已。

大日夜晚,他將晴兒送入東宮以後,只對了晴兒說了點話,人就離開了。

「嬪宮,我知道你真正的身世是什麼,我查過你。」他冷眼的盯著晴兒的面紗瞧,然而緩緩地將面紗掀起,又說:「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我會讓你好過一點。」

晴兒的雙眸發顫,輕聲道:「是……。」

「你不過是皇太后一顆想埋在我這的棋子,可我勸你,宮廷的事情少管,你自然能全身而退。」他的聲音不帶感情的又說:「可別讓我對你失望。」

第一眼就知道晴兒並不是一個心機重的女孩,不過他還是得防,整個后宮都是皇太后親自管理,相對要從晴兒身上得到他的一些消息也容易許多。

「本宮知曉。」晴兒垂下了頭來,又道:「本宮什麼都不會說。」

他姑且就信信這沒心機的女人所說的話,人不犯他,他不犯人,做得好,太子妃的地位自然就不會受到任何的波及。

「謝了。」他道。

他走出了東宮,一個人回至太子殿來。初夜,他一點興致也沒有。他的心還是想著崔珉豪的身影。一個人在浴堂裡淨身,他想明日就回到桃花道那找崔珉豪,一副面具顯然無法抑制他渴望。那人兒、那笑容,通通都只能屬於他……。

他泡在浴堂裡輕喘著氣,當再次睜開眼來以後,崔珉豪依舊只能是他腦中的幻影而已。他換上了便衣回至臥房裡來,最後還嗑了一本書,才平復那般思念崔珉豪的情緒,安然入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