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一早起床便率先將他們散落在地的衣服做個整理,才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間,輕輕將門給帶上。身上只穿一件四角褲的他,走進了廁所,就在廁所裡洗了一翻的熱水澡,將昨夜從體內所沁出的汗水慢慢的洗掉。

當他從廁所走出來以後,很不幸地剛好遇見要來房間打掃的金在中。他看著金在中的身影,金在中已經半個身影探進去了房間裡面,他猜金在中應該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爾後金在中沒有進去打掃,只是又將門給悄悄的關上。

「哦!你站那裏是要嚇死人喔!是說你們倆也睡太晚了。」金在中轉身就看見上半身沒穿的他站在浴室外的腳踏墊上。

他擦著自己的捲短髮,痞痞的應了一聲,「喔。」

他並不打算問金在中打開房門時有沒有看見哪裡不一樣,一副裝作沒事的與金在中擦肩而過。可正當他打開門要躲進房間時,金在中卻喊住了他。

「昌珉,你昨天該不會欺負珉豪了吧?」金在中就像大媽一樣的撐著掃把,盯著他似乎要一個不是敷衍的答案。

他酷酷的冷笑一聲,沒有否認的說:「他心甘情願的。」

「應該沒有太過火吧?」金在中又問。

他聳了聳肩答:「應該沒有。」

「你老實說你要了幾次?」

這個問題很尖銳,如果他與金在中不夠熟,他根本不會回答這麼一個親密的問題。他先是比了一根食指,耳後又加上中指、無名指……。

「三次?」金在中問。

「嗯。」

「我還以為會有五次。」金在中很平常的又說:「年輕人不是都會玩很多回嗎?」

他輕聲嘆了口氣道:「因為珉豪說他累了。」

一句話,便讓他克制了自己的恐怖欲望。但是三次也真夠了,他還年輕,並不想馬上就腎虧。崔珉豪的餘生還要他來照顧,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比誰都強壯。但想起昨夜崔珉豪配合著自己的模樣,他還真有那麼一點愧疚。如果下次又要來時,他想還是一次就夠了。

「真看不出來你是這麼好的男人。」金在中睜大了藍眸說。

「哼,少瞧不起我。」他轉了過身,開門就走進了房裡來。

崔珉豪因為側睡而裸露的背脊,他走向前替他拉了棉被,小心地讓棉被將崔珉豪的身子全部蓋上。他坐上空一半的床,背脊靠上床頭,也不急著將頭髮吹乾,肩上披著浴巾就在床上看起他的書來。直到金在中又來房間要他去吃午餐,崔珉豪仍然在沉睡當中。

他下樓與金在中和鄭允浩享用午餐,金在中毫不避諱的便將昨夜他與崔珉豪做得事情告訴的鄭允浩。鄭允浩的反應不比金在中八卦,還很冷靜的告訴他,房事後才是重點,因為承受者通常都須要進攻者的照顧。這也是為什麼鄭允浩不太常與金在中發生親密關係,因為彼此都有工作在身,他不希望金在中在承受那麼多的攻勢以後還得自己照顧自己。除非他有時間,不然通常他都不太碰金在中。

沈昌珉覺得鄭允浩說的話很對,倆人一同歡愉以後不是就什麼都不用做了。這一點他欣然的學習,也佩服鄭允浩對金在中的細心。雖說到目前為止他對崔珉豪也很細心,但是若要與鄭允浩相比,也許他還差了一大截。

他吃飽飯後,便回至崔珉豪身邊,繼續嗑著他的書,也陪著休息補眠的崔珉豪。大時間大約過了兩三個小時,崔珉豪則在床上有了反應。現在時間已是下午三點多了,他看著崔珉豪揉眼的模樣,輕聲的說:「肚子餓了嗎?」

崔珉豪躺在床上看著靠在床頭的他,微笑說:「嗯。」

他看著崔珉豪緩緩地坐上床來,一個翻身就想下床,他還來不及當個好好先生就讓崔珉豪自己一個人穿上了四角褲。崔珉豪一副沒什麼大礙的樣子還在他面前伸了一個懶腰,然而拿了衣服隻身準備去洗澡。

「我去洗一下澡。」

他仍是錯愕的坐在床上,見崔珉豪走出了房間以後,他才放下了手中的書本,趕緊衝了出去。

「你的身體還好嗎?」他問。

崔珉豪抓著自己的亂髮,轉過身對著他笑說:「還不錯啊。」然後就走進了浴室裡了。

自從經過鄭允浩的指導以後,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放著崔珉豪一個人不管。鄭允浩說,做過那種事情,承受者隔天都會很虛弱,有時連路都走不穩。雖然崔珉豪一點症狀也沒有,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跟進了浴室裡來。

「幹嘛?」崔珉豪見他關了上門,脫了內褲後轉頭又盯著他看,笑道:「你這麼愛看我洗澡?」

「不是,我怕你需要我幫忙。」

崔珉豪微微笑笑的沒有回話,開了水龍頭開始刷牙洗臉,整理完以後,轉身就跨進了浴缸裡。這回他並沒有將簾子給拉上,泰然地就在他的面前洗起身子來。

不過再如何,歡愛過的身子並不能只照著平常的洗澡方法,因為會洗不乾淨。當他蹲下身子想洗更私密一點的部位時,他便轉過腦子看著沈昌珉,羞澀的說:「我還是拉起來好了,感覺這比跟你做愛還難為情。」

沈昌珉看他將簾子給拉上以後,大概就猜到他要清洗哪個部位。

「如果不行我可以幫你。」沈昌珉說

「不要,太詭異了。」

「又不是沒進去過。」

「這是兩碼子事。」他微笑說。

他們沒再說話,在他們耳邊竄流了只剩下熱水滾進下水道的流水聲。沈昌珉看著簾子裡面的身影,過沒多久以後,他就見崔珉豪緩緩的站了起身來,不過姿勢卻有點彆扭。

「閃到腰……。」崔珉豪覺得自己很搞笑,於是聲音帶有著半玩笑的意味說。

但這在沈昌珉的耳中卻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他沒經過崔珉豪的同意就擅自將簾子給拉了開來,垂眼便與揉著自己腰部的崔珉豪對視。

「就說我幫你洗。」他抱怨的說。

崔珉豪關上了水,轉過身抬眼看著他笑說:「這麼想我使喚你?」

如果換成另一種的理解模式,他真的就像一個拼命找工作的小屁孩一樣。沒給使喚就一臉不爽,就好像崔珉豪欠他不少錢沒還似的。

「反正你這幾天還是別太勉強自己。」

「好吧,那你去把我的浴巾拿過來。」崔珉豪說。

他聽話的將欲巾拿至崔珉豪面前,可崔珉豪並沒有接過,只是雙手一攤,笑說:「幫我擦。」

他瞪大了眼,皺了一下眉。

「我都閃到腰了你還不幫我。」

「哼。」

他最後還是彎身幫崔珉豪擦乾了身子,然後替他穿上了衣服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