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崔珉豪在化妝室內任著友人替自己化妝,化完妝以後便拿出了霹靂無敵誘惑人的女裝,一個勁的往自己的身上套去。雖然他一向不愛這麼搞,但是今夜很特別,也可以說是不得不。

自從新生入學見到沈昌珉在台上那威武指揮著交響樂的背影,他那顆久未亂了頻率跳動的小小心臟,似乎提醒了他,沈昌珉就是他該追隨的人。除了沈昌珉的音樂才華不說,沈昌珉那帥氣及迷人的臉龐,讓這他這個大眼弟徹底的煞到了。

沒辦法,情竇初開大概就是這副模樣,他煞不住對沈昌珉帶給他的小鹿亂撞。

這麼說好像有點誇張,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以後上了大學會交好幾個女朋友,然後挑中最適合自己的女伴就這麼度過終生。但是很可惜的,他並沒料想自己上了大學以後才發現他有興趣的是一個男人,而且詭異的是,他還挑中了比自己強上好多倍的學長級人物。

反正現在說什麼都太晚了,年輕就是要不留白。他照著朴有天意思去向沈昌珉毛遂自薦自己很能打爵士鼓,可誰知沈昌珉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可能至目前為止,對於他是何等人物都還不曉得。

這實在是太傷人了,所以他只能用最下流的一招來讓沈昌珉記住自己。就算沈昌珉最後還是沒辦法愛他,他也要讓沈昌珉的心中留下陰影。總地來說,他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完成這次的任務。

他走上台展示完自己的驚艷以後,下台便朝著他在台上早已鎖定的目標走去。

他知道自己在台上比賽時沈昌珉有朝他的方向看來,但是他並不曉得沈昌珉所傳達出的眼神究竟是什麼意思?是不屑?還是真的覺得他很漂亮?

他理所當然的希望是後者。

腳上的高跟鞋穿得他很痛,但是沒辦法,鞋子跟衣服就是一套的,所以他告訴自己要忍耐。

等他走至沈昌珉的面前,他順手端起了一杯酒杯,在沈昌珉的面啜了一口,沒有說話。

他發覺沈昌珉的眼神是從腳至頭的看過他一遍,那雙眼眸似乎有些疑惑,語氣略帶懷疑的問:「你是……崔珉豪?」

他可高興了,沒想到沈昌珉還說得出他的名字來。看來自己在沈昌珉的腦海中並不是全然沒有影子留下。

「嗯,就是打爵士鼓的學弟。」他微笑說。

沈昌珉點了點頭,眼神盯著他將手中的甜點送進了嘴中。

他不曉得為什麼沈昌珉要這麼看自己,但是無論是什麼心思,他今晚絕對要將沈昌珉弄到手才行,不然女裝什麼的,一切都會徒勞。他拼命的與沈昌珉聊著近期他努力惡補的古典音樂家,企圖讓沈昌珉記住他,記住他並不是一個只懂爵士鼓的學弟。

可當他喝完了一杯紅酒以後,身子就有點站不穩了,又加上高跟鞋他穿得不習慣,只是想將酒杯放回桌上,誰料他卻一個不小心的踉蹌一步,將杯子摔在地上。

沈昌珉立即扶住了他,將自己的酒杯放好,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你醉了。」

他搖了搖頭,其實他沒有醉,只是一時間的恍神而已。

「我送你回宿舍吧。」沈昌珉突然說。

怎麼辦,他都還沒開始挑逗沈昌珉就要被送回宿舍了,那他這身女裝豈不是白搭了?

沈昌珉的力道很大,半摟半抱的將他一路扶回宿舍來。眼看自己的宿舍就要到了,他心中惋惜,本來要實行的計畫泡湯了,連要讓沈昌珉留下點美影或陰影是不可能的。

「鑰匙?」沈昌珉問。

他醉醺醺的摸著自己的身體,怎麼摸就是找不到鑰匙。

「不見了……。」

他將假髮往自己的耳後撥,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可未料這舉動卻讓沈昌珉將他的面孔看得更清楚。

「真的不見了……。」他無助的看著沈昌珉說。

沈昌珉沉默了一會,才答:「不然先來我的房間吧。」

這話一出,他的心中本已快消逝的火苗,這回像是火苗遇上氧氣一樣,烈焰了起來。

「嗯。」他鎮定的點頭。

沈昌珉果然將他帶回自己的房內,然後關了上門。他在沈昌珉身後脫了生硬的高跟鞋,可卻不是蹲下身子脫,而是直接背對著沈昌珉彎腰將剛跟鞋給脫去,還邊揉著自己疼壞的腳。

正當沈昌珉轉過身要換上室內鞋時,不小心撇見了崔珉豪短裙底下的褻褲。那白花花的長腿,還穿著女人的內褲,怎麼看就像個女人。但沈昌珉卻沒什麼表情,便率先走進了臥房裡。

崔珉豪見沈昌珉走進了臥房裡,他也趕緊洗了手走進沈昌珉的臥房來。沈昌珉的位置很乾淨,床鋪也很整齊,相較金俊秀的位置來說,沈昌珉是乾淨過頭。

他站在臥房中央,恍神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怎麼說,他還是好羨慕金俊秀可以跟沈昌珉同房。

沈昌珉可能以為他因為酒精所以行徑怪異,所以很好心的就推著他的腰,要他上自己的床上睡覺。能夠睡沈昌珉的床當然好,不過他並不想這麼單純的就這麼過掉這一夜。

本來只是想用挑逗來讓沈昌珉記住他的他,後來卻改變了自己最先的想法。

當他的屁股坐上床時,他抬起了頭看著沈昌珉那正經八百的臉蛋,然後伸出了自己修長的手臂,環上了沈昌珉的頸子笑說:「學長。」

「嗯?」

沈昌珉半彎著腰看著他,沒想到他那雙擦有口紅的唇就這麼往自己的嘴上貼。

沈昌珉沒有第一時間推開崔珉豪這瘋狂的行為,直到崔珉豪那根本不會接吻的吻技吻的他滿嘴是口水且也願意放過他時,他才開口對崔珉豪說話。

「你醉了。」沈昌珉冷淡的說。

「我沒有。」崔珉豪皺了眉說。

沈昌珉伸手就要將崔珉豪壓上床,讓他乖乖的睡覺,可誰知道崔珉豪又是嗆了他一句,「我要強姦你。」

他挑了眉,看著崔珉豪那一副視死如歸的神情,卻沒當真的仍是說:「你醉了。」

「吼,我就說我要強姦你啊……!」

崔珉豪不滿自己的心意被誤解,於是將沈昌珉一把扯上床,然後上半身就壓著沈昌珉。

沈昌珉有點錯愕,因為他的下半身並沒有一併上床。

崔珉豪死死的壓在他身上,開始鬧起彆扭來,在他的胸膛上碎碎念了一堆話,他也不知道崔珉豪在念些什麼,他一樣沒理會崔珉豪。可是當崔珉豪一把就扯開了他胸前的襯衫,鈕扣飛掉了好幾顆以後,他才驚覺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哼哼哼……。」崔珉豪壓著他冷笑著,「我沒有醉。」

他瞇了眼,雖然鈕扣不見了,不過對於崔珉豪的話,他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所以我要強姦你,讓你記住我。」

他記得法律上有說,如果遇上醉漢要正當防衛時,必須忍讓一步。

然後崔珉豪又吻了他,那口紅的玫瑰香味就在他們的唇間裡排回。

當崔珉豪又要有下一個攻勢時,他知道自己可以開始正當防衛了。

他一把抓住了在他身上亂摸的手,坐起身來看著頭髮塞耳後的崔珉豪。

「強姦我?你怎麼不認為自己會被我強姦?」

「你才不敢……你的心中只有俊秀學長。」崔珉豪抽回了自己的手又說:「你從來就不知道我喜歡你。」

崔珉豪摘下了自己的假髮,瞬間從女人變回了男人,於是躺上了沈昌珉床。他也不管自己的姿勢多麼的醜,女人的褻褲是不是都給沈昌珉看見了,這一瞬間,他什麼也不在乎了。

可是事情似乎不是他想的那麼不樂觀。

當他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誤會了沈昌珉,是沈昌珉將他裙底下的內褲給扯下以後。

「試一次你就知道我喜歡誰。」沈昌珉說。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