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崔珉豪錯愕的與沈昌珉相對望,眼看自己的內褲被沈昌珉丟得老遠,現在要他瞬間下床撿回自己的內褲也不太可能,沈昌珉就擋在自己的身前,讓他只能更加尷尬的拉著自己過短的裙子,在沈昌珉的床上坐的端裝。

如果他的假髮別那麼早丟地上,此時此刻的他搭配上現下的姿勢,完全就是一個可以出去騙吃騙喝的偽娘。

「你……要做什麼?」他戰戰兢兢的問。

「我要強姦你,讓你記住我。」沈昌珉大言不慚的引用了方才他說過的句子,沒想到這麼一句從自己嘴中說出口的話,聽在自己的耳裡會是那麼驚悚。

「不,還是算了吧。」他拉著裙子,正想轉身溜下床去,沈昌珉便將他拉了回來,然而壓他上床,冷笑道:「你要記住,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從沒對金俊秀做過。」

他眨了眨大眼,雖然是他不小心誤會了沈昌珉,不過現在既然誤會已經釐清了,他想自己應該就沒必要繼續這場賣肉計畫了吧?可是沈昌珉卻一副不放人的模樣,這讓他騎虎難下。

「呃,學長,剛剛的一切就當我醉了吧?」他傻笑說。

「現在清醒就不認帳了?」沈昌珉問道。

眼看沈昌珉是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唇,不出所料,他們倆的嘴唇又碰在一起了。

沈昌珉是完全的將他壓在床上,先是將他吻的神昏顛倒,然後再偷偷的把他身上所有的遮蔽物都一一的褪去,一件一件的朝地板上丟。雖然總覺得只有自己脫感覺很不公平,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沒辦法主張什麼權利,只能任著沈昌珉為所欲為。

沈昌珉從他的肩上一路啃至乳首,身上帶刺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能適應,而且他覺得自己有點髒,因為還沒洗澡。

「等等……。」他推著沈昌珉的肩膀,曖昧的說:「讓我先去洗澡好嗎?」

沈昌珉撐起身子與他對望,哼了一聲說:「學弟,這是強姦。」

「強姦注重一下衛生不行嗎?」

「這樣就沒有真實感。」沈昌珉痞痞的說。

「你這種慢慢親也不像強姦。」他反駁的說。

後來他們也不知道怎麼達成協議,沈昌珉真讓他下了床去洗澡。不過事情的發展並沒有那麼單純。當他在浴室裡清洗至一半時,沈昌珉敲了他的門,騙他開了門以後,就趁機的走進浴室裡來,將他推上牆,在他耳邊輕聲說:「我覺得我們也可以學AV那樣。」

「哪樣?」他拿著蓮蓬頭沖著沈昌珉赤裸的胸膛,臉上微微笑笑的說:「在浴室裡做愛嗎?」

「嗯。」

「學長,我真的沒想到你會這麼變態。」

「你也好不到哪去。」

好吧,什麼器材也沒有的他們,相當節省成本的就拿了洗髮乳當個潤滑用,崔珉豪被沈昌珉壓在牆上,他的額頭靠著牆,輕輕的喘著氣。沈昌珉啃著他的背脊,又一邊拓展著他的後穴,他皺著眉忍著不適,不吭一聲。

沈昌珉似乎也曉得他的不舒服,所以身體更是與崔珉豪貼的近,一手忙著開拓,令一手忙著安慰崔珉豪。

崔珉豪微微的彎著腰,一手撐著水龍頭,無論自己再怎麼堅持,他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學長……。」

「嗯?」

「這種感覺是正確的嗎?」

「我怎麼知道你是什麼感覺。」

然後沈昌珉連講也沒講的就把自己的寶貝送了進去,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你知不知道很痛……。」他痛苦得靠著牆壁說。

沈昌珉又退了出來,將他翻了過身後,便提起了他的雙腿,將他又壓回冰冷的牆上,抬眼看著他說:「不就是強姦嗎?」

他再一次的容納了沈昌珉的武器,彎了身緊緊抱著沈昌珉,額上冒汗的低頭就咬住了沈昌珉的肩膀。沈昌珉漸漸的動了起來,越動越烈,可是他卻一點也感覺不到任何的快感。就連自己本已抬頭的分身也慢慢的垂落下去,他覺得這種感覺自己沒辦法適應。

不過他並沒有告訴沈昌珉自己的心得,因為至少沈昌珉會是舒服的。

他垂頭看著他與沈昌珉的接密處,冷笑的一聲說:「學長,都被你磨到有泡泡了……。」

沈昌珉也停了一會,一同與他往下看去。

「還滿搞笑的。」沈昌珉說。

「不過還是多抹點吧,我好痛。」他靠上沈昌珉的肩上輕聲說。

後來沈昌珉是連人帶洗髮乳的一起帶出浴室,將他放上了床以後,便替他補充了洗髮乳。

從換了體位開始,當沈昌珉又再次進入他的體內以後,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沒有比方才的不適,反倒漸漸感覺的到一點歡愉。沈昌珉也或許是聽到了他的心聲,所以也開始特別在乎起他身前的分身。前前後後沈昌珉都照顧的很週到,雖然快感還是稍縱即逝,並不持續。

不過當時間拉長以後,他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一樣的變化。

「學長……那裡不錯。」他老實的說。

沈昌珉先是有些疑惑,後來伸進了一根手指企圖了解崔珉豪所說的方位,「這裡?」

「不是……。」

「那這裡?」

他皺著眉感受了一會,又說:「你再多動幾下。」

沈昌珉照做了,持續的蹂躪某個點,好像真的可以讓他感受到所謂的快感,「嗯,就是那裡。」

好不容易找到了敏感點,可接下來卻是他苦難的開始。

沈昌珉不知哪學來的超高技巧,讓他這個就算斷過一條腿也從沒在手術或復健時期吭出一聲的人破例為了這次的強姦而呻吟。只是他的呻吟不比AV女優來的好聽,也斷斷續續的想企圖隱瞞,可沈昌珉卻像個壞人一樣,非要他叫出聲不可的不停進攻著他的敏感點。

「夠,夠了……。」他緊抓著沈昌珉的被褥,相當害羞且為難的說。

「太爽是嗎?」沈昌珉問。

「又要射了……。」

沈昌珉最後一個衝刺,又成功的讓他的身子再次發顫。

他撇過頭喘著氣,可沈昌珉又將他吻回來面對自己,舔了他的紅唇道:「要不要再一回?」

他累得有點精神耗弱,搖頭道:「學長,可以請你自己打手槍嗎?」

「說要來強姦我,結果這麼沒體力。」沈昌珉不屑的看著他冷笑說。

說真的,這根本不同。如果他是在上位者,他並不認為自己的體力會這麼快就沒了。因為角色的不同,體力的消耗上當然也不盡相同了。

但是沈昌珉說到底還是個好人,將他欺負的這麼體無完膚,最後還是放了過他,把胸膛讓他當靠枕睡,沒再繼續欺負他。

怎麼說,雖然今夜過得好像有點慘,但是又好像沒有太慘。

「學長,我大概知道你喜歡誰了。」他在入睡以前,對沈昌珉這麼說。

沈昌珉又在他的脖子上落下一個痕跡,沒有回話。

「我也喜歡你。」他閉上了眼,微笑說。

那夜,他們就是這麼度過的。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