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明明感情還沾不上邊,嘴巴就率先甜,那還真讓人覺得有點尷尬。

至今他還是會偷偷看著先前與尹斗俊所傳的簡訊,他總是覺得他跟尹斗俊的關係很微妙,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沒有很親暱卻也沒有很陌生,但他們之間卻發生了一些只有情人間才該發生的小意外。

他坐在位置上看著擺在櫃子上的蒸汽火車,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初自己詢問尹斗俊他該買哪一台時,結果尹斗俊卻能精準的告訴他蒸汽火車的型號,讓他覺得很神奇。沒錯,他們現在的關係也處於一種很神奇的狀態。

只不過他盡可能不讓自己多去猜想他們未來的可能性,順其自然就可以了,至少他並不想失去尹斗俊這麼一個大好人,做做朋友也很不錯。

這一早大半的時間都他都在發呆,後來時間一到才準備去上學。但現在不論他再怎麼準時,他都曉得要碰上尹斗俊的機率是微乎其微。也許現在的尹斗俊在照顧小孩,雖然他沒辦法親身看見,可光用想的就覺得一定很搞笑。

他對於尹斗俊的職業是尊重,照顧小孩的責任本來就是責無旁貸,那麼究竟該由男人照顧還是由女人照顧,這點他沒有意見。只不過尹斗俊的樣子就是跟小孩扯不上邊的人種,他寧可相信尹斗俊是以黑道為本業然後再出來騙吃騙喝。

小孩看見尹斗俊不會先哭嗎?想想,至少他是不會的。

他買了早餐一個人在教室裡享用,直到教授開始上課,他才收了心,學習新的進度。

中午他也是一個人去學生餐廳用餐。自從經過BBS的事件以後,他漸漸的慣於自己一個獨來獨往。雖然與班級的相處還是很融洽,但是他已不再與那群人鬼混,自己獨立出來自成一格。這麼做也不是特別為了尹斗俊,但並不排除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尹斗俊。

大部分的原因只是他個人想好好做自己,因為若是要每天強迫自己強顏歡笑,他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面癱。而且一個人相對也比較自由,至少沒人會管他。

他在享用中餐的同時,學校的學生會就在他的餐桌上遞了張紙,好像是說近期有校園演唱會的樣子。舉辦時間與地點都還不錯,跟他的時間並沒有衝突。

他將宣傳單放進背包後,也就動身前往下午的通識教室。

上了大學以後,他總覺時間變得很快,匆匆的一天就讓他過完了。明明剛剛才吃了中餐,結果上完下午的課,他又得再去買晚餐來吃了。所以在他回宿舍以前,他還是去了學生餐廳覓食。沒有機車也不想徒步外出校園吃飯的他,最後還是只能選擇學生餐廳的餐點充飢。

不過他的選擇倒是又讓他碰上了一點小意外。

現在是五點半,來買晚餐的人並不多,不過其中一個就是他認識的人。

「嘿。」他拍了尹斗俊的肩,抬頭微笑說:「你不用照顧小孩喔?」

尹斗俊明顯被他嚇了一跳,可卻也馬上恢復神色的說:「大部分都到五點而已。」

「是喔。」

「因為六點十分開始上課,所以一般我不會排太晚。」尹斗俊也朝他微笑說。

說真的,他覺得他們算有默契,因為誰都沒有問起那封簡訊的意義。

「我也跟你吃一樣的好了,你吃什麼?」他問。

「麻辣火鍋。」

所以他也點了一樣的麻辣火鍋,接著不小心的辣死自己。

他坐在尹斗俊的面前,那小嘴是不停的哈著熱氣,然後抿嘴,接著又咬了自己的下嘴唇。這些舉動尹斗俊都看在眼裡,他們的火鍋都還沒吃完,就見尹斗俊率先起身不知道要去哪,可他也沒有問。

當尹斗俊回來以後,手中多了一瓶大瓶的爽健美茶。

「喝一下。」

他皺著眉看著尹斗俊,喘著氣說:「你不會買便宜一點的嗎?」但他還是打開來灌了一口了。

「算我請你。」尹斗俊說。

他將爽健美茶吞下肚以後,開口又說:「那下次換我請你。」

尹斗俊笑笑的沒說話,他將爽健美茶放回桌上,拿起筷子又打算繼續吃。

「你還吃的了?」尹斗俊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問。

「可以啊,為什麼不行?」

「你都香腸嘴了。」尹斗俊說。

他俏皮的嘟起嘴,上嘴唇都碰上了鼻頭,反駁說:「哪有香腸嘴,只是熱熱的而已。」

尹斗俊笑了起來也沒再說什麼。

他是邊吃邊灌著茶,最後是成功的解決掉那碗麻辣小火鍋。

尹斗俊看他猛灌水,爾後便問:「要不要再買一罐?」

「不用了。」他搖頭說。

後來他們走出了學生餐廳,本來想直接與尹斗俊道別,不過他卻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從背包裡拿了校園演唱會的宣傳單給尹斗俊,邊說:「下禮拜有演唱會,剛好是晚上,你要不要來?」

尹斗俊接過單子看著上頭的時間思考了一會,「可能不太行,這時間我要上課。」

「對喔,我忘了你要上課。」

「你想去嗎?」

「反正沒事啊,就去看看。」他拿回了宣傳單,又看了上頭的時間。

後來尹斗俊在離開以前,摸了摸他的頭,一個人就朝著機械系的系館大樓走去。他看著尹斗俊的背影,食指揉了揉鼻頭,也與尹斗俊背道而行。

不能來嗎?感覺好像有點可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