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之間,朴有天像是進化一樣,說話舉止統統捨棄了幼稚的形象,讓金俊秀忽然覺得莫名其妙。怎麼會變化的那麼快?

「俊秀,我們走吧。」

那低沉的聲音聽上去很性感,一絲絲地耍可愛味道都沒有。他記得朴有天跟他說過要比他還男人,本以為這件事情是會慢慢進行地,可誰知那天當晚朴有天接完客以後就變得大不同。連朴有天最常使用的疊字詞也不用,說起話來就像個大老闆。

他們一同搭了電梯下樓,說好今天一起去挑客戶的禮物。朴有天一路是摟著他的腰摟到底,這種工作做到現在,他還是很不習慣被人摟著腰走路。朴有天除了摟著他的腰外,偶爾還會輕輕搓揉他的腰際,問問他身上的傷口還痛不痛。他總會傻笑的將朴有天的手拿開,然後說不痛。但朴有天還是摟上他的腰,與他一同逛街。

「你別一直摟我的腰。」他停下腳步,不太爽地瞪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有一瞬間表情變得很無辜,但是短暫,下一秒又變回一個男人樣說:「女人都喜歡這樣。」

「我又不是女人。」他甩身就走,沒再裡會朴有天。

朴有天覺得自己很無辜,金俊秀明明就說自己喜歡壞男人,現在他變壞了怎麼金俊秀還是沒愛上他呢?且多半的時候他也都是摟著女人腰哄著女人,結果這套方法套在金俊秀身上,金俊秀卻又不買單,這叫他如何是好?

他懊惱的跟在後頭,忽然覺得有點想哭。

金俊秀發覺身邊的朴有天沒有跟上,轉過身找人,便發現朴有天一個人在身後垂著頭慢慢地走著。他回過頭走至朴有天的面前,瞧朴有天一副快死的樣子,他率先問:「你怎麼了?」

朴有天站直了身,酷酷地說:「沒事。」

其實他心中一大堆事情,全都是煩著為何金俊秀不能愛自己。

金俊秀也算是有良心,見朴有天這麼喪志,他大概也猜的到是為什麼。朴有天總是黏他黏得沒有緣由,若他不讓給黏時,朴有天心情就會不好。雖說這回沒有像個小孩子一樣的鬧脾氣,但是朴有天的臉色卻也沒好到哪去。

「快走吧,買完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朴有天還是一臉憂鬱,沒點頭沒搖頭,眼神也不知飄到哪,沒有回應他。他嘆了口氣,說真的,到目前為止,他一直都覺得朴有天是他這一生遇到最難搞的人。

「還是你要先回去休息?」他問。

朴有天這回倒是有反應,搖了搖頭,不想自己一個人回家。

「那走吧。」

由於朴有天的腳步仍是過慢,最後他也只能無奈地牽著朴有天的手,半拉著他走。走在前頭的他並不曉得朴有天露出什麼樣的神情,朴有天則是開心地牽著他的手,在後頭像個長不大的小孩半走半跳,直到他轉過頭看著一直在搗蛋的朴有天,朴有天才又恢復一副酷酷的樣子,好似剛剛白癡的行為都沒有過。

後來他們成功地挑了一個客戶愛好的品牌皮包,結束了今天外出逛街的任務。

「你有想要買什麼東西嗎?我買給你。」朴有天臉上笑得曖昧,那不規矩的手又摟上了他的腰,與他對視,「沒特別想要買的。」他說。

他想想那隻腰上的手就算了,免得等等朴有天又耍憂鬱說不回家他就慘了。

「我們去吃個飯好了。」他提議說。

朴有天紳士地點點頭,然而帶著他去一間相當昂貴的餐廳吃飯。他入座以前朴有天還替他拉了椅子,他傻眼地看著朴有天說:「不用這樣吧?」

「沒關係的。」朴有天高雅地說。

他總覺得朴有天好像用在哄女人那套在哄自己一樣,雖然是真的不錯迷人,但他還是打從心底覺得噁心。

難道朴有天的性向有問題?

這一頓飯朴有天堅持請客,雖然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想想,反正朴有天那麼有錢,他也不用太擔心朴有天荷包失血的問題。朴有天後來又點了幾瓶紅酒,他好奇的跟著朴有天喝,一剛開始覺得味道不太合胃口,不過後來倒是越喝越順口。

不常喝酒的他,久量不比朴有天來的海量,走路回家時還是朴有天半抱著他回去的。他的頭有點暈,但還說不上醉,至少他的腦子算很清楚。

「你不能喝酒喔?」朴有天問。

他抬眼看著電梯跳動的數字,輕聲說:「不常喝。」

基本上他不太喜歡含有酒精的飲品。

他們回到房間以後,衣服也沒換的就趴上了朴有天的大床,輕輕將嘴中的熱氣吐進了枕頭裡面。

「俊秀要先洗澡嗎?」朴有天問。

「你先吧。」他說。

朴有天拿了衣服就率先進浴室裡洗澡去了,待他洗完全身熱騰騰的從浴室裡走出來時,金俊秀已趴在床上睡著了。他悄悄地走至床邊,彎身看著金俊秀的睡顏,熱呼呼的臉頰就貼上了金俊秀的側顏,還偷偷在金俊秀的脖子上輕吻了幾口。

從來就沒有一個小主人的氣息讓他如此著迷的……。

金俊秀似覺脖子癢癢的,他翻了身抓了抓頸子,鳳眼也沒開地繼續睡。

「小主人……。」

朴有天又傾身向前,鼻尖都碰上金俊秀的圓鼻頭,豐厚的唇瓣就貼上了金俊秀的翹紅唇。他那不正經的手相當俐落,單手就解開了金俊秀的褲頭,然而隔著內褲便摸上了金俊秀的寶貝。他邊吻邊挑逗著金俊秀的身軀,本以為一切都要如他所願時,金俊秀已是睜開鳳眼瞪著他看。

「俊秀!」

「你他媽這個死變態!」

金俊秀沒有餘地地就送了朴有天一拳,還用手背抹去嘴上朴有天所留下的餘溫。朴有天被揍了那一拳,人就從床上滾到地板,痛的他只能坐在地板上撫著被金俊秀所揍的臉頰。金俊秀穿好褲子跳下了床,本想把朴有天再抓起來揍一頓,可沒想朴有天卻坐在地板上哭了起來。

「嗚嗚……。」

咦?他蹲了下身仔細看著朴有天的模樣,頭頂上多了一對貓耳,連浴巾底下也竄出了一條灰色的尾巴來。他彎身看著朴有天水汪汪的大眼,那對眼眸也已不是深咖啡色,而是漂亮的淺灰色。

「人家痛痛……。」

他到底遇上了什麼怪物?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