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哭得唏哩嘩啦,那紅腫的臉頰就連金俊秀自己也看得有點愧疚。不過讓他最好奇的還是朴有天的樣子。

他與朴有天一同坐在地板上,盤著腿手撐著身子看著朴有天的紅眼眶。朴有天哭不停,最後還一副羞愧的樣子爬上了床,悄悄地鑽進了棉被裡頭。他抬頭看著躲在棉被底下啜泣的朴有天,露在外的灰色尾巴是甩來甩去,一個好奇之下,他便扯了一下朴有天的尾巴。

「哦!」朴有天翻開了棉被叫了出聲,還正經地坐起身子對他怒瞪。

他挑了眉,便站了起身,伸手又是朝著朴有天的貓耳一拉,「吼!」朴有天又對他大叫了。

「竟然是真的呢。」他不可思議的說。

朴有天得雙手捉著自己頭頂上的貓耳,沒幾會又哭了起來,「俊秀壞壞……俊秀壞壞啦!」

他雙手抱著胸,好奇地看著朴有天。雖然朴有天這特殊的樣子他應該先是害怕才對,不過見著朴有天就算變了樣,那戰鬥力仍然是弱到一個爆點,他似乎也不太需要害怕。只是朴有天很奇怪,受了傷以後盡想往暗處躲去,不太想讓人看見一樣。

以前他也養過一隻野貓,雖然相處不久,不過撿到那隻貓時,那貓也是在受傷的情況下。那隻貓咪還讓他花了不少錢找了獸醫看診,帶回家時,受傷的貓咪第一時間就是找了窄小又陰暗的地方躲,後來他才知道,這是動物求生的本能。受了傷就得躲起來療傷,免得讓敵人趁虛而入,奪走自己的性命。

他猜,如果朴有天也是一隻貓的話,那麼選擇躲在棉被底下是極其正常的現象。只不過既然是一隻貓,那怎麼會是人的樣子?他又一手將朴有天身上的棉被抽了開來,一見到光的朴有天是整坨縮在床上,連尾巴也圈了起來。

「不要掀開……。」朴有天抱著頭,用著餘角看著他說。

他爬上床,狠勁的就抓了朴有天的雙手,硬是將朴有天壓在床上,面對著自己。朴有天在掙扎的過程中,下半身的浴巾不小心散了開來,他不經意地又朝朴有天的重要部位看去,很神奇,竟然跟自己的大同小異,只不過陰毛的顏色不同。

「俊秀不要……!」

朴有天雙手掙扎著,但他沒放人,一隻腿還跨過朴有天的身子,用了上半身的重力將朴有天的雙手緊貼床褥,垂眼瞪著朴有天看。沒想到朴有天的力氣會那麼大,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費力的壓制一個人。

「你是貓?」他問。

朴有天哭的鼻涕都留出來了,只見吸了吸,可憐地點著頭,「對。」

「那怎麼又是人樣?」他又問。

「不知道,我八個月大就變成人了。」朴有天眨了眨眼,無辜的說。

聽了這話讓他有點疑惑,八個月就變成人?所以出生時有八個月的時間朴有天都是一隻貓了?

「那你現在多大?」他看著朴有天那漂亮的灰眸,聲音放輕地問。

「我現在……一歲多一點點。」

「所以你九個月就出來賣了?」

「好像是喔。」朴有天點點頭說。

那還真是神奇,賣幾個月而已就可以成為紅牌,朴有天的學習能力肯定是過人的。可說起來,他也終於明白為何朴有天會這麼幼稚,說起話來就像個孩子一樣。

他溫和地放開了朴有天,然而從朴有天的身上離去,拿了掉落在地板上的浴巾就隨隨便便地替朴有天蓋上那重點部位。朴有天大概是看他若有所思,於是緊張地就問:「俊秀要離開我喔!?不要離開我……。」

說真的,對於這件事情他還真有那麼點懊惱,雖說他花了點時間釐清了朴有天的不同,但若要追根究柢的問他會不會離開,朴有天是貓是一回事,自己差點被性侵又是另一回事。

「俊秀!我以後不會那樣了!」朴有天從床上坐了起身,伸手就拉了他的衣服可憐地說。

怎麼辦,雖然朴有天摸他讓他覺得很不爽,但是如果現在就說要辭職,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很壞心地要放任一隻小貓自生自滅一樣。

「我不會離開。」他說。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相當的高興,感激的說:「這樣我就有主人了!」

「但是你不可以再突襲我。」這句話他說得嚴厲,只不過朴有天好像不是很在乎。

朴有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就連臉頰上的紅腫也不管了,拉著金俊秀就想拖上床胡亂地親一把,不過當那紅嘴又湊向金俊秀時,金俊秀豪不憐惜的就一手掐住了朴有天的雙臉頰,擠翹了朴有天的紅唇,不高興地說:「你再這樣我就揍你!」

朴有天皺了眉頭,脾性瞬間變得很乖,可待金俊秀放開了他的臉頰時,他又是將金俊秀壓上床,吻了上去。

這些事情似乎對朴有天來說是熟練過頭,所以沒幾下他的唇舌又被朴有天得逞,贈送了朴有天幾翻的香甜。雖然他很想直接一拳再揍朴有天一次,可看見朴有天頭頂上那抖動的貓耳,便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打小孩跟打女人是最不應該的行為。

可當朴有天又想脫他褲子時,他還是決意反抗,只是手段並不激烈。

「夠了。」他推開了朴有天,坐了起身來,用力拉了朴有天的尾巴說:「要做愛等明天,你明天再去跟客戶好好地享受。」

朴有天臉上垮了下來,搖頭說:「我沒有跟任何人做過。」

他挑了眉,不屑地笑著說:「騙誰,你在這途每天行程都是做愛,怎麼可能還是處男?」

「我都用道具喔!」他皺著眉,只見朴有天還下了床拿出物證給他看,又說:「俊秀你看你看,我真的沒有做過。」

「既然沒有做過又為什麼要找我做?你可以隨便挑個你喜歡的客戶去做啊。」

「不不,我不要。」朴有天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堅持,但他也不想問,只說:「反正這種事情不要找我,我對男人沒有興趣。」

「但是俊秀跟我接吻了!」

「那是因為……」還不是因為看你還小,「反正我對男人站不起來,你自己去找別人發洩。」

「可是我喜歡你!」朴有天爬了上床,又抱住了他說:「我超級喜歡你!」

他還是用力地推開朴有天,受不了地說:「要我跟你做,你至少也要讓我喜歡你吧!」

「所以俊秀不喜歡我……?」

可惡,為什麼臉又要那麼無辜!

「也不是,但並不是你說的那種喜歡。」

「俊秀就是不喜歡我……。」

拜託,為什麼結論會變成這樣?

他搔了搔自己的頭,不爽地跳了下床,脫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邊朝浴室走去邊說:「反正等我對你站得起來再說啦!」

啪!

門一個被甩上,朴有天朝著浴室門眨了眨眼。

他的職業是牛郎,要讓金俊秀站起來,難道還不容易嗎?









是不是俊秀……真的太MAN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