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想過霸王硬上弓,不過後來為了確保自己不會再被金俊秀揍一拳,他決定過問那些有男伴相依終生的過來人。本來想找金在中過問,可鄭允浩卻也想找金在中說點事情,於是金在中便棄他於不顧,與鄭允浩私會去了。但是他不灰心,因為還有一個人可以問。

他這回倒是找了特對的人問。工作開始前,由於崔珉豪與金俊秀一同忙去,只剩沈昌珉與他坐在沙發上乾瞪眼。為了瞭解沈昌珉究竟是如何追求到同樣是男性的崔珉豪,他準備好隨時被沈昌珉毒牙的心太,開口便問:「昌珉,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你怎麼追到珉豪的?」

本是一副輕鬆態樣吃著點心的沈昌珉,聽見這問題,臉色是霎時變得有些羞赧,但不久後卻又恢復神色,看著朴有天反問:「問這幹嘛?」

「你是不是也霸王硬上弓的?」朴有天又問。

「怎麼可能,你以為這是小說情節嗎?上了人家,人家就會喜歡你?」

朴有天皺了眉頭,便問:「那你怎麼讓珉豪喜歡你的?」

沈昌珉抿了抿嘴,眼神看向不遠處在準備開張崔珉豪,輕聲說:「了解他,看他喜歡什麼,陪他做喜歡的事情。」

「就這樣嗎?」

「感情的培養是需要時間的,有時候也不須告白,自然就會在一起。」

「那跟本身的條件有關係嗎?」

沈昌珉想了一會,搖著頭說:「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差,總會有個人在愛你。相反的,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好,也總有個人不愛你 。」

朴有天聽的一愣一愣,沈昌珉一見就知道他問的目的是什麼,於是說:「你是不是想追你的助理?」

朴有天點點頭,趕緊道:「對對,但是俊秀不喜歡我。」

「你知道他不喜歡你的原因嗎?」沈昌珉問。

「他說我太娘……而且他也不喜歡我抱他親他……。」朴有天喪志地說。

「你們感情都還沾不上邊,你就想一步登天,用膝蓋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沈昌珉不屑地說。

「那怎麼辦?」

朴有天焦急了,他一直嘗試地討好金俊秀,但一直以來卻被金俊秀屢試不爽地打槍。就算金俊秀知道他的特殊身份以後,對他的態度也沒變過,彷彿他的特殊並不存在一樣。他曾經看過一些BL漫畫,大家普遍都喜歡有貓耳動物,他好不容易天生就擁有了,可金俊秀卻一點也不領情,甚至沒想像漫畫裡面的主人公一般寵愛地對待他。

他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有著什麼問題,他只曉得自己並不受金俊秀歡迎。

「我剛說了,感情是需要培養的,但是不用刻意。」沈昌珉像是老師一樣地又說:「我也沒有很刻意地去追珉豪。」

「那你是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親珉豪又或者跟他做愛?」

這個問題雖然很露骨,但是他卻問到了重點。既然不用刻意,且愛也不用說出口,那麼要如何知道對方也愛自己?

沈昌珉想了很久,因為這樣的問題並不好答口。許多時候他與崔珉豪都是在自然而然的情況下形成了某些小親密,不是基於一場精心設計。

「這個問題很難表達。」沈昌珉皺了一下眉,便說:「眼神吧,如果他允許,眼神會不一樣。」

朴有天銘記在心,雖有太多東西他現下沒辦法會意,「你至少要知道你的助理喜歡什麼,而不是只是巴著他不放。」沈昌珉眼神又看向崔珉豪,而後說:「給彼此一點空間,相處的彈性才會變大。」

待開始工作以後,他這回都沒有刻意朝金俊秀的方向看去,只有偶爾不小心對到眼神,彼此會相互點頭微笑而已。就如沈昌珉所說,他黏得越緊,金俊秀只會越嫌他是累贅。況且他連金俊秀喜歡什麼東西都不曉得,更不用談要怎麼與金俊秀培養感情。

今天他接客接得有些鬱鬱寡歡,滿腦都是金俊秀的他,讓他也忘了怎麼當一個哄女人的男人,反倒讓女客戶來逗他開心,為他添酒。他輕輕地酌了一口威士忌,最後眼神還是憂鬱地看向櫃台旁的金俊秀。

金俊秀也發現了朴有天今日的狀態很不OK,所以比了些手勢,告訴朴有天他們倆在廁所相見。朴有天理解他的傳達後,也向客戶撒了點小謊,人便朝著廁所走去。

「俊秀……。」一進廁所,他的臉就垮了下來。

「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金俊秀揖了他身上歪掉的衣服,輕聲問。

「沒有。」

「那就好好工作,免得被老闆娘罵。」

「我知道。」

「還是今天不要開房間了?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金俊秀又說:「我可以幫你去跟客戶拒絕。」

朴有天抬眼,那淺灰眸子便露了出來,臉上微笑搖著頭說:「不用的。」

金俊秀拍了拍他的肩,為他加油打氣,「再撐一會就可以了。」

他的眼神看向金俊秀的手,悄悄地伸過手,然而拉了金俊秀的食指,「俊秀,對不起。」

金俊秀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卻沒伸回自己的手。他曉得朴有天很愛黏他,又明白本質上朴有天就是個孩子,所以也不太計較這些小動作。可他並不曉得為什麼朴有天要突然道歉。

「嗯?」

「反正對不起。」

朴有天放開了他的手,轉身打開門就走出了廁所。他似乎好像能夠感受到朴有天是為了什麼而道歉,只是那種感覺並不明顯也不確切。待他走出廁所後,來至櫃台邊,崔珉豪便是湊上他,好奇地問:「你們幹嘛單獨在廁所私會啊?」

他看了崔珉豪一眼,笑說:「我以為他身體不舒服,不過好像不是。」

崔珉豪笑了笑,也沒過問,只是說:「哄哄他吧,他很需要人哄。」

「你怎麼知道?」

「因為昌珉告訴過我,他會聘請助理,就是希望有人可以陪他。據說他的過去很孤單,所以才會想要找個能夠愛他的人。」

金俊秀聽完這話,臉上的笑容漸漸地退色。他知道朴有天身上所有秘密的他,卻不懂朴有天最內心深處的想法。雖然對於男男這種事情他並不是很能接受,但若只是說要陪朴有天的話,也許他可以。至少,他會在自己任職的期間內做好他應該要做的本分,如果朴有天聘請他的目的是需要一個陪伴,那麼他沒有拒絕的餘地。既來之則安之,反正朴有天只是小貓一只,身為主人的他,會好好地將朴有天養大,為朴有天找到終身伴侶。

其實若要抱歉,那麼這陣子最抱歉的,大概就是他自己了。






覺得哪裡怪請說阿...
因為夜王快成為死坑了X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