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才下好決心準備當個好主人來陪伴朴有天長大而已,竟沒想到隔天一早朴有天送完客回房後,告訴他這麼一個消息。

「俊秀,我們分房睡吧。」朴有天神情疲憊,苦笑的對著他說。

一切的提議來的太突然,連個『好』字也霎時讓他哽在喉間忘了說出。這不就是他一直以來所盼望的嗎?可現在這個提議突然從朴有天的嘴中說出,除了讓他有些訝異外,他的心還略感一些挫折。

是不是自己哪裡做不好,所以才讓這麼愛黏人的朴有天提議分房睡?

「回來再整理也沒關係喔。」朴有天脫了身上的衣物,只留了一件內褲,人就往被子裡鑽,「上班小心。」朴有天又說。

金俊秀站在床緣邊看著朴有天的貓耳以及睡去的臉龐,愣了幾秒後才開始梳洗,做了些整理,便揹上背包離開歌舞伎町,前往他所兼職的麵包店。

這天的工作他做得心神不寧,那雙鳳眼總是若有所思地往玻璃門外瞧。車水馬龍的馬路,人來人往的街道,明知自己再怎麼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朴有天更加不可能突然出現給予他一個為何要分房睡的理由。

沒錯,他應該高興朴有天所做出的決定,但是他卻沒辦法說服自己,朴有天會這麼想,並非僅是出於好意。有可能是他哪裡得罪了朴有天而他卻渾然不知,才讓朴有天有分房睡的打算。朴有天一直以來都待他不錯,排除上回差點被強姦的事情來說,朴有天的品性與貓格也都算有格調,是不是自己真的對朴有天太壞了一點?

恍恍惚惚地撐至下午,店長依舊給了他一些NG麵包,他拎著這袋麵包緩緩地走出店家,沒什麼精神地朝著歌舞伎町走去。待他回至朴有天的房間以後,朴有天已經乖乖洗完澡,還換好衣服,將床上的棉被折得整齊。

金俊秀看見了朴有天的變化,也只是將NG麵包放上朴有天的矮櫃上,然而問道:「你還想吃這種麵包嗎?」

朴有天點點頭道:「想啊。」

「我也可以下次買點別的給你吃吃看。」他微笑地說。

為了避免場面太過尷尬,他邊扯著話題,邊整理自己的行李又說:「好比說麥當勞或肯德基之類的。」

朴有天拿了袋子裡的麵包,大口大口地咬,「好。」

他拎起了自己的行李,於是問:「房間是隔壁那間嗎?」

朴有天聽見這話,臉色也變得凝重,無奈地說:「對。」

金俊秀二話不說地就走出朴有天的房間,於是來到了他的專屬空間。朴有天跟在他的身後,似乎是想幫忙卻又不知道要從何幫起,只見他轉過身對著啃著麵包的朴有天說:「你先去吃麵包吧,這裡我自己用就可以了。」

但朴有天仍是沒有離開,人站在門口邊看著他,「俊秀。」

「嗯?」

「我會忍耐的。」金俊秀抬眼與朴有天相視,對於這翻話的說法,他忽覺事有蹊翹,「忍耐什麼?」

「昌珉說要給情人一點空間,這樣比較好。」朴有天臉上微笑地說。

苦悶了一天,他終於曉得為何朴有天想分房睡了。既然是基於這原因的話,他想想,雖然自己不太想當什麼情人只想當主人,不過他也能夠順水推舟地讓朴有天好好獨立自主。一直黏著他也不是辦法,有些事情還是得學會自己去完成才行。

「以後如果有什麼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可以問我。」他站直了身子,手中拿了一套服務生的衣服然而丟上了床,順手褪去身上的衣服,便與放在床上的制服替換,「我會幫助你長大。」他又說。

朴有天也不曉得有沒有聽進去,雙眼只是盯著金俊秀的身材瞧。

「你可以多多看電視或者去看一些書籍,學得會更快。」金俊秀轉過身子看了一眼朴有天,總覺得朴有天的神色有些奇怪。

他朝著朴有天走去,站在他的面前問:「你怎麼了?」

朴有天的淺灰色眼眸很漂亮,但卻是深邃到什麼目的看不出,「俊秀,我想發情。」朴有天誠實的說。

他拍了拍朴有天肩膀,臉上笑得天使,可卻是惡魔的答話:「你敢我就彈爆你的睪丸。」

朴有天面容失色,睜大眼說:「不!我不會發情!」

「難道現在是貓的發情季?」他問。

朴有天搖了搖頭,似乎聽不懂他的問題,只是一直說:「我不會發情的。」

「如果你找到你喜歡的女孩,就可以對她發情了。」他溫柔地說。

朴有天瞥了過眼,眼眸變成了咖啡色,臉上是苦笑地搖了頭,輕聲說:「我只喜歡俊秀。」

金俊秀沒說什麼,只當他是耍耍性子,便帶著他一同去了美容院。

朴有天後來也沒對他做出什麼踰矩的事情,來到接待大廳後,朴有天也沒理會他,便自己跑去黏著沈昌珉說話。他的鳳眼在遠處是看著朴有天的一舉一動,直到開始營業後,他才緩緩地來至朴有天的身旁,悄悄地看著朴有天的側顏。

「珉豪,你明天有想去哪嗎?」沈昌珉抬頭問著崔珉豪。

崔珉豪想了一會,搖頭道:「沒有呢,想好好睡覺。」

沈昌珉露出了一抹壞笑,便說:「我會讓你明天睡好一點。」

崔珉豪垂頭也笑著,「所以今晚留給你是嗎?」

「嗯。」

「嗯,可以。」

聽了這對話,他不但沒被沈昌珉與崔珉豪的閃光給閃瞎,反倒還很淡定地看著朴有天的頭頂。

明天是假日,他差點就忘了明天是美好的假日。於是他彎了下身,撇頭湊著朴有天耳邊問:「你明天想不想出去走走?」

朴有天轉過頭看著他,「走走?」

「我帶你出去玩,要嗎?」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開心的點著頭答:「好。」

「那今天工作加油。」他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哄道。

「好的!」朴有天握了他的手說。

說真的,比起每回動輒鬱卒的朴有天,他比較喜歡開懷大笑的朴有天。那嬰兒肥的臉頰,其實也挺帥的。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