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算收信的結果,就是夢魘隨行,搞得他這一週想睡個安穩也沒法子。好不容易的假日,可他卻無法晚睡,早上八點準時起床,一個人坐在床上呆滯。究竟他前世欠了多少債給崔珉豪了?用得著只要他入睡,那年小的崔珉豪就扮在他左右,是哭是笑,是脫衣是淫迷,到底他是做了什麼罪孽讓他今生如此不好睡?先前這些夢也沒讓他夢得這麼勤勞,可為何遇上崔珉豪以後,卻是變本加厲不給人睡?

他揉了揉腦子,記憶又想起幾天前自己與崔珉豪的初遇。沒想到他的命運竟然帶著屎讓他在這一年遇上崔珉豪。天底下的老師學生那麼多,為何偏偏崔珉豪就是選擇他所任職的學校,然又選中了他的必修課?如果說這一切是巧合,他是他媽的不信。因為前世記憶已說明,他們的有過一場故事,雖說結局是不盡人意。可想起來也怪,他記得自己離去以前曾對崔珉豪說過一句話,雖然說完以後並不知道自己去了哪,但他確確實實對年紀不大的崔珉豪這麼說過。

『今生我已與你緣切,來生咱必不相見。』

他覺得自己還挺有氣魄的,但是誓言不給面子,他們卻又不知在幾千年以後又再次相遇。突然覺得以前的人發誓也發得心酸,因為能不能實現又是一回事。怎麼說,他越來越信自己是帶著前世記憶再次來過,並非全新的一個沈昌珉。

進廁所梳洗完畢以後,拿了櫃子裡的白吐司來至點腦桌旁,他開了電腦,等待期間便嗑了兩三片白吐司,然而喝了一口牛奶。最後想想,他還是開信箱收信好了,總不能真的就對崔珉豪所問的問題視而不見,就算他與崔珉豪有過淵源,但解惑學生的問題與淵源間是兩碼子的事,他不能夠混為一談。

他邊吃著吐司,也不知道吃了第幾片,眼中只盯著電腦螢幕,登入了信箱,沒多久後就見著崔珉豪的姓名在寄件者名單上。他將手中的吐司吞進肚以後,雙眼便認真的看著崔珉豪的問題。其實問題不大,但若要真要論,對於一個初學者能問到這樣深度的爭點,他很直覺得就認為崔珉豪是個認真的孩子。

想想,當初崔珉豪向他學詩詞時不也學得挺快的?

他花了點時間回答了崔珉豪的問題,然而便將郵件寄了回去,登出了信箱,回至首頁。他伸手又拿了一片吐司繼續啃食,看著首頁上的搜尋引擎,便隨心隨意的打了幾個字,『前世記憶』。他無聊在網上爬文,看了許多奇奇怪怪且眾說紛紜的說法,目前對於前世記憶的看法仍然莫衷一是,可這樣的結果也不令人訝異,畢竟這種東西就連科學也沒個依據,他並不期待有什麼能令他滿意的答案。唯一能夠讓他確定的事實,就是崔珉豪的身影一直以來都住在他的腦海裡。

後來他登入了線上聊天即時訊息,一登入,就有人噹他。

『欸,午餐要不要一起出來吃飯?』

他看了看大頭照,沒有意外,是金俊秀。

『吃什麼?』

『燒烤?你請客。』

『憑什麼?』

『憑這次你的論文研究有一半是我幫你寫的!』

『國科會的錢不是給你了?』

『拜託,基於朋友的道義你也得請一下吧!』

他盯著螢幕上的聊天室窗,本來想拒絕金俊秀的要求,可後來他覺得,找個人說一下最近讓他心煩的事情散散心也好。雖然金俊秀大多時候說話都不太正經,可若要談心,他的知己莫過於金俊秀。

『那就最便宜的那間吧。』

『十二點見。』

『嗯。』

約略十一點半他就開車出發了,雖然距離不算太遠,十五分鐘的車程就到了,但他習慣早到不習慣遲到。趁著金俊秀還未抵達時,他就先走進店裡占了位置。後來金俊秀也走進了店裡來,他招了招手,垂頭就開始寫菜單。

「新學期過得如何啊?你的課還有人選嗎?」

金俊秀開口就是對他一翻嘲諷,因為校內大多的人都知道他的課很硬,不好過。雖然選他的課的人沒有如選金俊秀所開的課近百人那麼多,但至少課堂人數還有過最低標準,讓他可以順利開課成功。

「我的課有開成,你的呢?找的到教室塞那堆學生嗎?」他交出了菜單,反問。

金俊秀笑了笑,便說:「這次學校有限制人數,所以不用擔心。」

他雙手抱胸,臉上倒是沒什麼表情。

「幹嘛,你是忌妒我的學生比你多嗎?」

「沒有,我比較喜歡小班制。」

「其實你就是沒人緣啦。」金俊秀嘲笑的說。

人緣……他跟所有人都沒緣分,可為何偏偏他與崔珉豪的孽緣卻沒斷的一了百了?

「欸,你的學生裡有崔珉豪嗎?」他突然問。

金俊秀皺了眉,搖頭說:「我怎麼知道,我的學生那麼多。」

他垂了眼沒說話,服務生端上了牛肉拼盤,他便率先動手開始烤。

「幹嘛,那個學生惹到你嗎?你要我當掉他嗎?」

「沒有。」他輕聲又說:「你相信前世記憶嗎?」

「不信,大家都講求科學,沒信的必要。」

「我信。」

金俊秀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說:「你信!?」

這頓飯裡,他一絲一豪都沒有隱瞞的自己的秘密告訴了金俊秀。一剛開始金俊秀還不停的毒牙他,但見他的反應不比平常的熱絡,金俊秀才漸漸地感受到,他對於前世記憶這件事情相當耿耿於懷。不去討論他以前的性向是不是真的好男色,金俊秀只知道,他很在乎這一直以來不停糾纏著他的夢。

「所以……那個崔珉豪又跟你碰上了?」

「嗯。」

「也許是巧合而已,你也別想太多,他也不可能真的來找你報仇。」

他的眼神很落寞,低頭吃著盤子上那堆烤好的牛肉,沒說什麼。

「反正學期結束,下學期也許他也不會選你的課了,放心啦。」

他抬眼看著一派輕鬆的金俊秀,欲言又止。但如果是我還想愛他……這該如何是好?他反問自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