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睡覺以前還偷偷摸摸地在金俊秀的房門外觀望,來來回回,想開金俊秀的房門卻又怕被揍,可睡前不看看金俊秀,他又覺得心底不太舒服。蹉跎到最後,他還是破膽地悄悄將金俊秀的房門開個縫隙,貓耳顫了兩下,觀望房內的情景。

金俊秀早已經睡了,側著身躺在床上,很安詳的臉龐。雖說金俊秀的房內只開著小夜燈,但對於具有貓眼的他,暗夜裡看什麼都很清楚,他自然是可以看清楚金俊秀的睡顏。瞧金俊秀入睡得快,也睡得熟,他猜,金俊秀大概是累了。

滿足了貓眼以後,他躡手躡腳將門給帶上,然而回自己的房間關了燈,沒幾下子就鑽進了棉被裡頭。

想想明天要跟金俊秀一起出去玩,他心中就多了好幾分的期待。上回雖說也與金俊秀外出去買客戶的生日禮物,不過比起逛街,他倒是想跟金俊秀一起去不同的地方走走。像是公園或者國家圖書館這些地點,電視上長說這些都是與情人約會的好地方。不過說真的,試過了多種方法,他也不太相信電視上或者其他道聽塗說來的見解,因為在金俊秀身上皆不管用。

什麼當個壞男人、對情人好、對情人溫柔等等這些屁話,金俊秀壓根不領情面。他深信總會有個方法能讓他擄獲金俊秀的心,既然金俊秀不愛他撒嬌,那麼他應該另外尋求金俊秀能夠接受的方法。

為了明天不要再讓金俊秀生氣,他在暗夜裡拿起了市內電話,播出了一串數字。對方連續兩通都未接,但是他不死心,又再打了一通。

『喂?』

「昌珉,我可以問你問題嗎?」

『媽的……現在幾點你知道嗎!』

沈昌珉喘著氣,話筒微微聽見了崔珉豪的聲音,『別邊說話邊動……你先把話講完吧。』

他抖了抖貓耳,睜大桃花眼問:「你在跟珉豪做愛喔?」

『知道你還打來?』

「我是剛剛才知道的,你先別動,讓我問一下。」

『憑什麼,我很忙,沒空回答你。』於是他又聽見崔珉豪訓斥沈昌珉的聲音,『你就先回答他的問題吧。』

『插著你不也難耐?』沈昌珉不屑地說。

『所以盡快解決囉。』崔珉豪溫柔地答道。

「我只要問一個問題而已!」他馬上說。

「快問!」

「明天我要跟俊秀出去玩,可是我不知道我要帶他去哪裡玩,這該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怎麼辦?」沈昌珉又抽動了一下,換來崔珉豪的抵抗,於是又說:「隨便逛,多留意金俊秀會停在哪些地方,也許會是他有興趣的事物。」

這一點就通,於是他速速掛掉沈昌珉的電話,開心地看著天花板。果然沈昌珉是老手,給的意見他覺得受用,也是最管用的。縱然實踐起沈昌珉給的觀念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看見金俊秀方才的睡顏,他能確定,那是金俊秀睡得最沉的一次。果然一直粘著金俊秀只會增加金俊秀的疲憊而已,那麼為何不多學學沈昌珉,給金俊秀多一點空間呢?

他想趕快長大,這樣才有辦法跟金俊秀談戀愛。

今晚,他抱著期待的心情很快就入睡了。隔天,他不需金俊秀來房叫他,他就率先刷牙洗臉整理了自己的背包,開心地來至客廳等待金俊秀。可時間過了二十分鐘,金俊秀仍是沒有走出臥房來。

他來至金俊秀的房門前,猶豫不決。

如果現在開門被金俊秀發現了,他肯定會被金俊秀罵。但是都過出發時間這麼久了,也不曉得為何金俊秀仍然沒從房間裡出來。他的耳朵輕輕地貼上房門,確定房內沒有動靜後,便緩緩地將門給推了開來。

金俊秀捲著棉被依然熟睡,連他走至床緣邊,金俊秀依然沒有知覺。他看著金俊秀被棉被給包覆的身子,眼神不禁又落至金俊秀的翹臀上。但他是馬上克制了自己的欲望,決定不去遐想那顆屁股。他彎了身嗅金俊秀身上的味道,一股股奶香味讓他無法自拔,可他又再忍下,只是伸過大掌,輕搖著金俊秀。

「俊秀……。」金俊秀似乎發現有人在喊叫他,皺了一會眉頭,可卻沒睜開眼,「起床俊秀……。」

金俊秀呢喃了幾聲,才不甘願地將鳳眼打開。入眼的是一道刺眼的太陽光,他立馬的轉過身看了朴有天一眼,驚然坐起,抓著紅髮道:「我睡過頭了……。」

朴有天微笑地看著他,朝著他笑說:「如果俊秀很累也可以繼續睡,我幫你買早餐!」

他搖了搖頭,下了床說:「你等我一下就好。」

他們今天預期的計畫仍然沒有變動,金俊秀還是帶著朴有天一起外出鬼混了。

今天的朴有天很安分,沒有摟他也沒企圖要牽他的手,他們各自揹著背包在街道上走著,他走於前,朴有天跟於後。他時不時就問著朴有天有沒有想看些什麼東西,朴有天也只是搖著頭。既然沒有想看的東西,那麼他也索性地照著自己想逛的逛

朴有天則是在一旁觀察,他發現金俊秀喜歡運動用品店,除了看一些球鞋與其他的運動用品外,讓金俊秀停留最久的是足球。雖然他也覺得球圓圓地球滾來滾去很新奇,但為了知道金俊秀喜歡的東西,他倒是封閉了自己的觀感,全神貫注地盯著金俊秀看。

當然他也會演演戲,乍看之下他好像也在看運動用品,可實際卻不是。不過到最後金俊秀什麼也沒買,就把一顆拿在手上特久的足球又放回球架上。

「不買嗎?」朴有天。

金俊秀搖了搖頭,輕聲說:「太貴了,雖然這顆球的縫紉密度很好,彈性也佳,不過就是在價錢上讓人不能接受。」

朴有天是好奇地望了一眼球架上的標籤,六仟元。對他而言,他不覺得這個價錢很貴,但是他曉得,若是現在說要送金俊秀,金俊秀一定會拒絕。當初要給金俊秀那好幾萬的包包金俊秀就不收了,當面花錢買這顆足球,金俊秀也一定會不高興於是他又尾隨金俊秀的腳步,來到了一間飲料店,價格上很平民,賣相還不錯。

「你要喝什麼?」金俊秀問。

他想了一會,微笑說:「跟你一樣。」

「兩杯烏龍青無糖。」

聽見這奇怪的名字他覺得很好奇,不過他也沒多想,只是將這名字給記了下來。

「你都在陪我逛,你有想去哪嗎?」金俊秀轉身問著他。

他沒幾下子就把烏龍青喝光了,抬眼說:「沒有呢。」

「要不要去公園散步?」

「俊秀喜歡公園嗎?」

金俊秀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點頭說:「還滿喜歡的。」

看來電視上說得也是有點靠譜的,不過沒沈昌珉來的準確就是。

後來金俊秀將他帶至都市裡的大公園,就像一個森林一樣,四處都是大樹,河邊有人穿泳衣玩水,有人曬著太陽。公園很大,所以活動內容也很多。許多人就騎著腳踏車在公園裡閒晃,也有人在慢跑,甚至還有許多在人工造浪的河裡衝浪。

他吸著大樹所散發出的酚多精,最天然的味道,提振了他不少精神。

「我以前常來這裡慢跑。」金俊秀喝著冰涼的烏龍青,臉上又笑著說:「這裡就算是夏天也很涼爽,跑起來比較不會那麼熱。」

「俊秀喜歡運動?」

「嗯。」

「你要不要吃冰?我請你。」

他看著金俊秀的笑顏,點了點頭道:「好啊。」

他的桃花眼看著四週,情侶很多,有些很親密,有些則一起運動,相處的方式不盡相同,讓他覺得很有意思。其實與情人相處並不一定要像他在哄女人一樣,做點不同的相處,也會覺得快樂。來歌舞伎町的女人之所以喜歡人哄,也許是因為本身欠缺的東西不同。似乎類似於他渴望有人能照顧他、寵他一樣的心態,所以才會來歌舞伎町尋求慰藉。

可是很顯然地,金俊秀跟那些女人並不相同。金俊秀安於自己的生活,也樂於生活,所以不管他怎麼示好,金俊秀總覺得多餘。雖他是一隻自己成長的野貓,但對於人類的種種,屬貓科動物的未必能夠迅速了解。貓的世界反倒單純許多,也應該說人類以外的動物思想都特別不難懂。出生的使命就是求生,然後傳宗接代,接著慢慢老去,這就是一生。

不過人類除了這些以外,還多出了許多貓很少會有的感情。

他啃著手上的冰淇淋,看著金俊秀的側顏。金俊秀笑他跟著笑,金俊秀不笑他還是笑,因為他好喜歡黏著金俊秀的感覺。

「俊秀,我希望我可以當你的貓咪。」他突然地在小橋上,拉了金俊秀的手說:「你可不可以當我的主人?」

金俊秀朝他緩緩眨著眼,他看的身子一陣酥麻,可又忍下了衝動。

「我不覺得我能夠勝任這個位置。」金俊秀微微笑笑地說:「以前我也養過貓,但最後他卻自己跑走了。」

「他一定是不知道俊秀的好。」

「我其實沒有很好。」金俊秀老實地說:「而且你適合更溫柔的主人來呵護你。」

「可是我覺得你很好。」他自我地說。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我。」

這句話讓他有些小小地受傷,他放開了金俊秀的手,裝作沒事繼續往前走。終究他最大的敗筆,不是嘴巴不甜,而是他的甜,甜不進金俊秀的心坎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