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開始懂得沈昌珉傳受的那套理論以後,日子越久他越獨立。除了晚上的NG麵包金俊秀得幫他帶回來以外,其他的事情他倒是都有辦法自己做得好好地。也或許是貓的天性開始使然,獨立性強,喜歡與人保持一點距離。雖然他還是很喜歡金俊秀,可他已學會克制自己的欲望,好讓自己與金俊秀多一點空間。

生活上已習慣與金俊秀的相處模式,不過工作上卻是有了一些小改變。以前僅是在歌舞伎町裡接待客人的他,現在倒是進化至能夠陪同客人一起前往宴客會場,充當男伴。基本上他並不隱瞞自己是牛郎的身分,可若客戶有要求必須隱瞞,他也會配合客戶,依客戶的要求隨便說一個假身分給人知道。

今天他的行程就不是在歌舞伎町裡頭,而是得隨著客戶的要求,前往宴會地點。本來想帶著金俊秀一起去的他,又怕金俊秀一個人會無聊,所以乾脆將那段他不在的時間留給金俊秀自行運用,這樣金俊秀也比較不會過度忙碌。

他身穿黑色西裝,領上打了一個蝴蝶結,走出美容室以後,金俊秀便陪著他一同在歌舞伎町的門口等待接待的轎車來臨。

「我今天回來可能有點晚。」朴有天撇頭看著金俊秀說。

金俊秀瞧他領子上的蝴蝶結歪了,伸過手喬了一下,「嗯,我等你回來。」

「不用,因為一定很晚。」朴有天搖了搖頭,又說:「你可以去逛夜市吃東西,然後就可以睡覺了。」

金俊秀抬起鳳眼看著朴有天神情,不知怎地,他覺得朴有天長大好多。據說貓的學習能力都很強,這些日子,他常見朴有天纏著沈昌珉問東問西,不曉得這些轉變是否也與沈昌珉有關係。反倒朴有天很少找他聊天,像是畢恭畢敬,好似有點怕他。

「沒關係,我等你回來。」他說。

受雇於人家,他不應該比朴有天提早休息。也或許是朴有天晚歸以後還需要他的幫忙,所以他不能夠就此偷懶。

朴有天臉上笑了笑,也沒勉強金俊秀的決定,眼看車子已過來接他,他上了車,便搖下了車窗說:「不要太累。」

金俊秀點了點頭,看著轎車遠去,自己也轉過身走進歌舞伎町裡來。雖說朴有天不在他沒什麼工作可作,不過他倒是利用了這些時間上網找一些有關於貓的資料。

貓的個性是聰明伶俐,倔強、自尊心強,生性孤獨,也很容易產生忌妒,當然自身是特愛乾淨。想想朴有天,其實有滿多貓的特性朴有天都具備,相處到現今,朴有天也獨立自主了,甚至不太喜歡黏他。也許以前愛黏他是因為還小的關係,可現在長大一點了,朴有天那漸漸成型的性格,再搭配上天生姣好的面孔,他認為朴有天仍然會是歌舞伎町的搶手貨。

他關了電腦,坐在電腦桌前安排著朴有天的行程,又翻了日曆檢查有哪些客戶的生日快來臨,再排一個時間出去買禮物。沒多久,他的手機突然收到了一封簡訊。他打開來看,是朴有天傳來的。

『好無聊,東西比夜市難吃。』他臉上笑了笑,回傳,『好好工作,回來帶你去。』

朴有天之後就也沒再傳給他,估計是被客戶纏上了,所以沒空回。他拿了乾淨的衣服便往浴室走去,沖了個熱水澡後,將頭髮吹乾,一個人便在廚房裡的冰箱翻找著他想吃的東西。今天特別地慵懶,朴有天不在家他也不太想外出買東西,索性就為自己做些簡單的料理。

他邊吃邊看著電視,一下子新聞,一下子體育,然而又一下子的電影。一個人的生活雖然過的習慣,不過倒是很容易無聊。最後他選擇了音樂台,看那些藝人唱歌又跳舞,會唱的就跟著唱,不會唱的就只是聽聽,時間也莫名其妙地讓他殺過了兩個小時。

後來想想,他不應該就這麼墮落下去,應該去充實一些別的知識。距離念書的日子也相隔好多年了,他根本沒碰過什麼書。反正朴有天有書房,他進書房裡抽了幾本書皮好看的,人便躺在沙發上觀賞。不愛看書的他,入睡的最好夥伴就是書。看了大約二十幾頁,他就睡著了。

待他再次醒來時,是聽見朴有天踉蹌的腳步聲。

「你回來了。」

他沙發上坐了起身,揉了揉眼睛,將書放在客桌上,抬眼看著朴有天。朴有天的神情很奇怪,一隻手揖著自己的衣領,面有難色,沒與他說話就逕自地走進房間將門給關上。他直覺事態不對,於是站了起身,沒經同意就將朴有天的房門打開。

未料,入眼的是朴有天跪倒在地,接著身子倒了過去。

「你怎麼了!?」

金俊秀走了過去,雙手就將他的上半身抱了起來,只見朴有天不但沒有感激,還推著他肩膀說:「走開……。」

朴有天用力的翻了一個身,又趴倒在地,「俊秀快出去……。」

「你到底怎麼了?我去叫救護車!」

「不要!」

朴有天伸了大掌制止他,全身發燙的看著他。後來他將朴有天的身子翻過,雙手摸著朴有天臉頰,脖子,然而是胸膛,「你怎麼那麼燙?」

朴有天皺著眉頭,將他推了一把,「我快要發情了……而且不能控制……。」

不能控制?

他見朴有天喘氣喘的急促,體溫又這麼高,於是問:「你被下藥?」

朴有天痛苦的站起身,便鑽進了棉被裡頭,「你快走開……。」

他看著朴有天乍現的貓耳以及尾巴,知道朴有天已忍到了極限。望著被窩裡扭動的身軀,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幫助朴有天度過難關。若要他袖手旁觀真的走人,他的心底又對此過意不去。縱然朴有天頻頻的趕走他,可他卻一步也沒走。

直到朴有天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從被窩裡丟了出來以後,他才下定了決心,有所行動。

「有天,我幫你吧。」他扯了朴有天的被子,嚥了口口水說。

朴有天那雙漂亮的灰色瞳孔詫異的看著他,便與他搶起棉被,搖頭說:「我知道你不喜歡……。」

「可是……」

「不行!」朴有天猛搖頭說。

如果這種情況下讓他得逞金俊秀,遭殃的會是金俊秀,不是他,「回去!」他怒道。

金俊秀是又扯掉了他的棉被,便跨上他的身子,壓著他,「你給我安分一點!」

「我才不要聽你話!」朴有天掙扎著,可神情卻很痛苦。

果然貓就是貓,不能像狗一樣能馴服,「你別無選擇!」金俊秀道。

朴有天的貓瞳瞪著他,倏地坐起身子,咬了金俊秀的脖子,便將人兒給反壓上床。

今天網路上的資料還說了些什麼……?

動物發情,戰鬥力會攀升,擋也擋不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