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朝政日夜繁忙,他卻仍將自己的角色扮演好,除了解決臣子們的上奏的問題以外,他也會撥空帶著晴兒一同與太皇太后閒聊共飲。雖晴兒未有身孕,但見晴兒的表現並不差強人意,且也不會時時來煩他,他便慷慨地將晴兒封為后,縱然是有名無實,但社稷確實也需要一位國母。

晴兒並不知道沈昌珉身上的祕密有什麼,也不曉得沈昌珉在大殿的祕密花園金屋藏嬌。只曉得,若要能在宮廷裡全身而退,最好不要與沈昌珉作對。雖然太皇太后總會想從他這裡取得關於沈昌珉的動靜,但他算聰穎,答話盡是避重就輕。

沈昌珉對他無情,而他也對沈昌珉無意,也許就像如沈昌珉所言,被太皇太后推為太子妃,進而成為皇后,這些不過是太皇太后想掌控沈昌珉的技倆。為了自保,他最好裝傻,一問三不知。

待他們倆人結束與太皇太后的茶會,離去前僅被叮囑:「希望哀家能盡早看見龍子。」

倆人笑了笑,各自離去。沈昌珉到至今,幾乎每日每夜都無與崔珉豪斷過連繫。崔珉豪三餐的飯菜底下,總是被攙和著春藥,只要是他想要崔珉豪,那頓時辰的飯菜必定會有春藥混於其中。只是如此勤勞的他,卻一直未對崔珉豪真正下過手。每回聽見崔珉豪嘴中喊著『哥』,他就於心不忍。明明已窮途末路,可為何崔珉豪卻仍是惦記著桃花道裡的他?

近日他收到了一封信,是由鄭允浩親手交給他。這封信不是來自於誰,而是出於崔珉豪之手,說是要寄給桃花道上的那個沈昌珉。他攤了信觀看,內容簡潔,但卻一點也不明瞭。

『哥,弟於此安好,雖無法赴約,但請勿掛心。』明顯違心,但崔珉豪日後寫給他的信,內容多半都不真實,就是要他放心。

鄭允浩送信送至最後,只問了他一句,「皇上,如此把玩珉豪的感情,對您有何益處?」

他收了起信來,淡聲答:「朕不是把玩。」

「若待事實真相大白,珉豪會崩潰的。」

「但至少不能讓他現在就離開朕。」

「小的不明白。」鄭允浩低聲搖頭答。

如果不這麼做,崔珉豪可能早已自盡。至少還有一個桃花道的沈昌珉能讓崔珉豪有活下去的動力,所以他不能夠輕易袒露自己的身分。

「你可知,人能夠不畏任何恐懼繼續活下的理由是什麼?」他反問鄭允浩。

鄭允浩沉默一會,搖頭答:「小的不知。」

「是希望。」

他的身影,就是崔珉豪的希望。倆人沉默許久,爾後卻是被金在中一語打破。

「皇上,珉豪拒絕吃任何東西。」

「怎麼現在才說?」他冷聲道。

「小的說服他一天,仍是沒有改進。」金在中膽卻地看了一眼沈昌珉,爾後卻被鄭允浩納於身後,「該為皇上準備什麼?」鄭允浩突然問。

與沈昌珉處事最久的就屬鄭允浩,所以特別知曉沈昌珉不是一個愛抱怨的人,但卻是一個會第一時間找方法解決問題的人。

「一條絲巾、軟膏、三碗豆漿。」沈昌珉說道。

「小的這就去準備。」金在中趕忙得走出大殿,只見沈昌珉又對著鄭允浩說:「去把人兒捆綁好。」

「是。」

當沈昌珉來至崔珉豪的身邊時,崔珉豪是慌張的想逃跑。可雙眼被矇著,他也不曉得自己能跑去哪,沒幾會又讓沈昌珉給抓回床上來。他俐落地褪去崔珉豪的褻褲,一隻腿就壓制住崔珉豪的腿,然而手上拿了絲巾,不疾不徐的將崔珉豪的分身給捆了起來。

「不要……!」崔珉豪掙扎著,但他仍是沒說話,彎身就吻住崔珉豪的唇,拿過了枕頭順手墊在崔珉豪的腰下。崔珉豪另一隻揮舞的長腿又被他給壓制,直到他挖了一口軟膏,沒預警的朝崔珉豪的幽穴裡送後,崔珉豪的身子才軟了下來,不敢再反抗。

「不……。」崔珉豪又哭了起來,痛苦的神情歷歷在目,可他不憐惜,只管著索取崔珉豪身子上的甜。他的手指繞著幽穴,爾後又推進了一顆藥丸子,藥丸在有熱度的穴內化了開來,他便慢慢將其在穴內塗抹均勻。

「唔……。」沒多久,崔珉豪的身子漸漸發熱,紅唇也開始喘了起來。

「聽說你不吃飯。」沈昌珉低聲說。

這是他第一次與崔珉豪說話,很意外的,竟然是為了不吃飯的事情而對崔珉豪開口說話。

崔珉豪搖著頭,沒答話。想闔上的腿卻被扳得開,身子上的反應是一覽無遺。他伸手揉捏著崔珉豪的玲口,被綑綁的分身似乎不打算照顧,僅給予些微的刺激。崔珉豪因春藥而昂首的分身,他不管了。待崔珉豪嘴中已有忍不住的淫迷傳出,他便將人兒翻過了身,讓崔珉豪跪在枕上,順勢的闖進了崔珉豪的體內。

「啊……!」他緊摟著崔珉豪的腰,腰上緩緩擺動,全然將自己的分身沒入了崔珉豪的體內。崔珉豪額頭靠著牆,痛苦得喘著氣。

「不要不吃飯,好嗎?」他在崔珉豪耳邊溫柔的說。

崔珉豪似乎不願聽話,硬脾氣的答道:「我就要餓死!」

他低頭吻了崔珉豪的頸肩,冷笑輕聲說:「我讓金在中陪你一起死,要嗎?」

崔珉豪搖著頭,接著迎面而來的是他的抽動。崔珉豪的身子抵著牆,接受著他的撞擊,淚水是直流不停。後來他伸手拿過放在椅子上的一碗溫豆漿,摟了崔珉豪的身子,讓崔珉豪離開了牆,便將那碗豆漿抵在崔珉豪的唇邊。

「喝下去。」他輕聲說。

可崔珉豪卻是抵死不從,似乎是怕他又下了什麼東西在裡頭,吃怕了。於是他將豆漿放回了椅上,壞心眼的摸著崔珉豪的分身,揉捏著鈴口,下身繼續抽動,讓崔珉豪的情欲高漲至頂,然而霎時對他的鈴口鬆了手,想釋放的分身被綑住,難以將體內的情欲解放,他又是一陣的抽插,讓崔珉豪既是爽快可卻又難耐。

眼見崔珉豪的分身蓄勢待發,疼的都泛紫了,這時他又問:「喝不喝?」

崔珉豪知曉,若自己不喝,恐怕就會在這床上被逼死,「我喝……。」

他又將豆漿端至崔珉豪嘴邊,慢慢的將豆漿灌進他的嘴中。由於身子疲憊,崔珉豪喝得不夠快,多餘的沒喝下的豆漿就從他嘴角邊流了出來。沈昌珉惡質的趁他喝豆漿時又撞擊了幾下,碗中的豆漿是溢了出來,灑在他的身子上。

「還有兩碗。」沈昌珉哄著他說。

崔珉豪喝完一碗就氣喘吁吁,抱怨的說:「你不要動……。」

這句話令他發笑,他將笑聲埋進了崔珉豪的頸間裡,爾後又慢慢的將兩碗豆漿給餵完。漲的他難耐的分身最後也在崔珉豪的體內找到了解放,離去前還舔了崔珉豪沾有豆漿的蓓蕾,然而老樣子的為崔珉豪整理身子。

「好好吃飯。」他輕聲說。

崔珉豪看不見他,可卻覺得……從他一開始開口講話後,他的眼中仍是看見了一個人的身影。是桃花道裡的哥哥。

哥哥,你到底叫什麼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