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等等……!」

金俊秀覺得自己的脖子好痛,朴有天咬得可真大力。他推著朴有天的肩膀,雙腿間擱著朴有天,越想越不太對,預感告訴他,朴有天不是要他摸摸安慰就算了,而是要徹底要了他。

「住手!」

好不容易推開了朴有天,可未料朴有天像是發了狂順手就撕裂了他的棉體恤,他傻眼地看著朴有天將裂掉的衣服往地上丟,回過神來,伸腿就想踢醒朴有天,可誰知一隻發情的貓連打架也變得威猛,朴有天臂膀一扣,抬高了他的腿,又將他的四角褲給扯了下來。

朴有天的眼神已不如以往地溫柔,像是看見獵物般地精銳,傾身向前,便是一口不容拒絕的烈吻。

「唔……。」

這下完了,早知他就不該把自己往火坑裡推,都是該死的同情心才讓他落至這副下場,明明只是想替朴有天摸出那些精液而已,誰知朴有天與他的心態並不相同。

朴有天是粗暴地搓揉著他的嫩莖,完全被壓制在床上的他,大概曉得這回是不可能死裡逃生。朴有天的臂膀壓著他的胸膛,一隻腿也用了膝蓋壓住了他的腿,他根本動彈不得。既然什麼都使不上力來,他也只能認命,讓朴有天好好宣洩一回。

「你輕點……我不會逃。」

糟糕地摩蹭是蹭的他覺得自己的分身有點疼,不知道朴有天是在焦慮什麼,既然沒打算要逃了,他並不希望今晚會是痛苦的一晚。

朴有天抬身看著他的鳳眼,才緩緩地將壓制在他身上的手腳挪去,放慢了速度,開始給予他一般男人自瀆時就會有的快感。雖然快感都差不多,可不知道為何,朴有天的技巧卻讓他有些無法忍受。以前自己摸自己都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但被朴有天這一摸,他才知道自己的身體結構其實一點也不單純。

也太舒服了吧……。

他皺著眉,仰著頭,雙手緊抓著朴有天一點也不厚實的肩膀。

「主人……。」朴有天摸著他,然而彎了身子與他對視,「舒服嗎?」

有必要這麼逼他說些他一點也不想說的話嗎?他漸漸的閉了上眼,嘴上有著抑制不了的呻吟,撇了頭用著自己不大的手掌摀住了自己的紅唇,臉上很難為情。

「不要摀嘴巴。」朴有天拉著他的手說。

金俊秀從鼻息間吐出的熱氣徹底灼傷了自己的手心,朴有天將他的手一把拉過,壓上了床,然而又是一陣地熱吻。朴有天舌尖的挑逗,也徹底讓他有了回應。這回朴有天並不是一個人乾吻,金俊秀是放下身段來,羞赧地回應著朴有天的唇舌。

這種事情金俊秀從來就沒做過,上回被朴有天搶走的初吻想想就算了,不過那次的吻並不比這次來的火熱。什麼法式熱吻還有一般的接吻,基本上他沒研究過,他只曉得,朴有天的吻技很高,就算只有接吻沒有愛撫,他的身子也肯定會發軟。

朴有天姆指揉捏著金俊秀的鈴口,拼了命地玩弄,簡直是要了金俊秀的命。

「嗯啊……等等……!」

金俊秀扭動著身子,朴有天更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上上下下地摩蹭,力道是大到連他垂落於股間的囊袋都跟著一起牽動。他嘴上喘著氣,雙手又緊捏朴有天的肩膀,可卻沒換得朴有天的手下留情。

朴有天在他身上點綴著屬於自己的印記,頸子上盡是朴有天的牙印與吻痕,鎖骨邊更是慘不忍睹,就像是被人打過一樣地紫紅,就連乳首旁的乳暈也被朴有天吸的紅的不像樣。朴有天最後一個用力將他的分身向上擠壓,他的精液便溢了出來,情色的射在自己的小腹上。

他喘著氣,身子裡的高潮未退,也沒多留意朴有天幹啥去了,待朴有天回過床後,他的一隻腿便被朴有天推上了胸膛,而另一隻則屈膝倒戈於床。他沒有力氣抬頭看朴有天在準備些什麼,直到他的幽穴被類似清涼的乳液給入侵後,他才真正確認朴有天是真要強姦他,不強不罷休。

「這是我上網買的蘆薈潤滑液,還可以保養。」朴有天高興地在他穴內穿梭,他的雙手則是抓著床罩,臉紅脖粗的說:「這種事情不用告訴我。」

什麼都可以保養,保養肛門他倒是第一次聽說。

不管朴有天的手指滑動的多緩慢,他總覺得這種感覺比他被人揍還難受。朴有天潤滑液擠了一大堆,就連他剛釋放過後分身也被抹上了,蘆薈的冰涼讓他一時不能適應,可後來他的熱度漸漸地傳導,蘆薈比較不那麼涼以後,他才變得不那麼緊張。

朴有天拿了枕頭墊在他的腰脊下,抬起的下半身估計朴有天看得一清二楚,可他卻已不在乎了,反正都到了這種地步,他就隨便朴有天去吧。

「啊……。」

「兩根手指了。」朴有天說。

他瞪了朴有天一眼,可眼神卻不小心瞧見朴有天那蓄勢待發的昂首。說起來也怪,朴有天明明被下了藥,可為何發了情起來那些藥好似對朴有天一點影響也沒有?

「你真的有被下藥?」他喘著氣問。

朴有天耐心地拓展,點點頭,「對。」

「那你怎麼現在這麼冷靜?」

朴有天臉上笑了笑,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來,身子爬上前,一手扶著自己的寶貝,一手撐著身軀,吻住金俊秀的同時,也送進了自己的寶貝。他猛烈的撞擊起來,為了不讓金俊秀從床上摔落,他離開了金俊秀的紅唇,雙手便拖著金俊秀的腰際,不停的抽動。

「如果不忍耐……主人會痛。」朴有天說。

金俊秀是受不了地又緊緊抓著床單,岔開的雙腿是隨著身子擺動,朴有天似乎為了想更深入一點,便將他的一隻腿架至肩上,腰一送,就讓自己的寶貝送得更進去裡些。

「太、太快了……!」

金俊秀皺著眉頭,看著朴有天頭頂上的貓耳,他好想抓。明明貓耳與貓尾長在朴有天身上是一件那麼萌的事情,可他卻沒想過,朴有天竟然會用尾巴對付他。

被遺忘在前頭的分身,朴有天的尾巴逗著他的分身玩,他伸手想捉,但尾巴卻是逃得快。朴有天猛力的攻勢讓他的身子漸漸感受到了不同的變化。本來是垂落的分身,後廷似乎有個地方只要受到衝擊,快感就會自動從體內散發開來,讓他的分身漸漸的硬挺。那頑皮的尾巴亦是變本加厲的挑逗,最後還圈上了他的分身,絨毛刺激著他的鈴口,讓他只能將床單抓得更緊,聲音更是誘人。

「夠、夠了……嗯啊……!」

朴有天沒有停下,尾巴更是將他的分身圈得緊,不讓他釋放。待朴有天盡數的熱液送進他的身子裡,朴有天仍是沒給他一個痛快。

「主人……想要嗎?」

可惡……他最討厭回答這種問題。

朴有天退出了他的身體,彎身就將他的分身給含上。

「欸、太跨張!不行……!」

朴有天嘴中吸吮著,眼神挑逗的看著他。嘴中有著意想不到的熱度又加上朴有天舌尖舔舐,不可置信,他竟然要再射第二次。

「不要……不行……!」他起身推著朴有天的頭,本想用力扯他的貓耳,可誰知朴有天卻將貓耳收了起來,「走開……!」

他真的要射了……。

「啊……!」

朴有天一絲一毫地將他的分身舔得乾淨,就連熱液也不嫌棄的吞進肚裡。

「噁心人!」他坐起身來,一手就掐住了朴有天的臉頰,「你都吞下去了!?」

「有主人的味道……。」朴有天舔著唇說。

那樣子真的很邪惡,但金俊秀卻比他更狠。

「你媽的,你給我去刷牙!幹嘛吃這種東西!」

「可是……」

「你裝無辜也沒用!給我去刷牙!」

金俊秀將他踹了下床,他也只能先上半場休息,乖乖地走進浴室刷牙。待他在回來以後,金俊秀本以為完事了,躺在床上伸手想拿地板上的內褲時,卻被他又壓回了床。

「你……」

明明被欺負得如此徹底,可為何朴有天的神情卻是一點滿足也沒有?

朴有天扳開了他的雙腿,臉上微笑說:「主人,我還想要。」

他看了一眼朴有天的寶貝,還沒回過神,朴有天又擅自的闖進了他的身體來。

「都這麼多次了!」

「可是還不夠……。」朴有天彎身抱住了他,誠懇地說:「對不起,主人。」

然而又開始抽動起來。

這深不見底的欲望,何時他才有辦法停歇朴有天的這波情潮?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