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過了崔珉豪的嗜睡期,過熱的天氣是讓金在中約了他們一起去吃剉冰。下午兩點過後,他們將店內的瑣碎事情收拾完畢,金在中從收銀檯拿了些錢,四人便一同外出去冰店吃冰。

這些日子崔珉豪是吃金在中也住金在中的,這頓點心他想拿自己的錢出來請客,但卻被金在中婉拒。金在中告訴他,他與沈昌珉都是他的孩子,所以沒有必要與他計較這麼多細節。只要崔珉豪肯好好陪在沈昌珉身邊,他這個自認為是沈昌珉親爹的他,也就算是安了他後半人生的心。

沈昌珉聽著金在中對崔珉豪所說的話,雖然很動聽,但是他卻不想表現出自己的感謝。

「他這個孩子從以前就不好相處,但卻有著一副好心腸。」金在中眨了眨藍眸,又說:「我跟允浩啊……老是替他擔心未來找不到伴,不過現在這個問題也終於落幕了,沒有人比你更適合擔當管教他的位置了。」

「是我管教他。」沈昌珉插嘴道。

崔珉豪笑了笑,心中突然覺得很慚愧。

一直以來他都被大家所認同,可沒辦法認同他的人,卻總是妄自菲薄得自己。前幾日還跟沈昌珉說去娶老婆會比較好,現在想起來,他不知道沈昌珉是如何耐著性子接受他這翻沒有自信的話語。明明他的所愛是沈昌珉,而他也是沈昌珉的所愛,但他每回卻煩著沈昌珉去娶比他更好的人。回過頭來想,沈昌珉想娶誰根本也不是他所能決定,他只需要問自己,若沈昌珉願意與他攜手相伴,那他願不願意接受沈昌珉。

他撇了頭看著走在身邊的沈昌珉,臉上淡淡的笑著,摟了沈昌珉的肩說:「對不起。」

一旁的金在中與鄭允浩看的不明所以,但卻沒有過問。

「幹嘛?」沈昌珉垂眼看著他問。

「這陣子都說些你不愛聽的話。」

「哼,你知道就好。」沈昌珉也摟過了他的腰,看著前方說。

「我可以知道嗎?」金在中插了話題,露出了八卦的臉蛋來。

崔珉豪開心的笑了起來,點頭道:「我都叫他去找別的女孩當老婆。」

「幹嘛這樣,你屁股都給他了還說這種話?你們可不是一夜情的關係呢。」金在中睜大了藍眼又說:「當初我跟允浩發生關係,我還逼他簽賣身契呢。」

「這種事情不要拿出來講。」鄭允浩尷尬的說。

崔珉豪的大眼裡充滿著好奇,於是問:「賣身契?是因為你的屁股給了允浩哥,所以允浩哥的人要給你?」

金在中笑了起來,搖頭說:「是我要求我的一生都要有他。」

他們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後來他們來至了冰店,鄭允浩與金在中於櫃台邊點著冰品的種類,還有一些額外的小點心,崔珉豪就趁著這時候偷偷問了沈昌珉一些話。

「我們要不要寫張賣身契?」他問。

沈昌珉瞧了他一眼,「幼稚。」

「不然你跑了我怎麼辦啊?」他笑說。

「我又不會跑。」沈昌珉手中拿著湯匙,敲了兩下桌子,又說:「你比較可能跑。」

看來他是真的造成了沈昌珉心中不少陰影,縱然沈昌珉不說,他也知道自己的沒信心讓他們的感情上有了不確定性。有時真的不需要去設想太多,因為世界是千變萬化,要假設也假設不完。所以又是何苦自己去擔心那些多餘的事情。未來總是留給明天,他只要活在當下不就得了?而人生也只能活在當下,不可能再回到過去,或者跨越未來。

「我也不會跑。」他果斷的說。

「哼。」

「你不要這樣啦。」他笑了起來,拍了沈昌珉的肩膀說。

鄭允浩與金在中回到了位置上,他們終結了彼此的話題,又開了新的話題聊了起來。金在中過問沈昌珉大學畢業以後有沒有想從事的工作,沈昌珉僅是說他現在才正要大二,現在擔心這個為免太早,不過考取醫師執照是必要的。當然坐在一旁的崔珉豪也被問中了這個問題,他只是笑了笑,瞄了沈昌珉一眼,說道:「叫昌珉養我。」

金在中睜大了眼,笑道:「也是喔,反正如果昌珉真的當了醫生,薪水也夠養你了,甚至花不完。」

「沒啦,我開玩笑的。」崔珉豪吃著冰,搖頭說。

「我沒差。」沈昌珉說。

鄭允浩似乎也贊成這樣的說法,「除非你的病好了,不然就暫時給昌珉養。」

說得好像明天就是大學畢業了一樣,但能夠在此時此刻找到一個新方向,其實他也滿開心的。如果能為他與沈昌珉的感情奠定好更穩固的基礎,他願意增添多一點信心,來將自己與沈昌珉的感情推至更長遠的以後。

這場小點心金在中是不小心點了太多,不過食物倒是也沒浪費,全進了沈昌珉的肚子裡。他們離開時,金在中還提議想去公園裡逛逛,挽了鄭允浩的手,轉身朝他們說:「現在是我們倆人時間,孩子你們自己去溜溜,等會一樣在這裡見。」

他們倆看著金在中與鄭允浩得背影漸漸遠去,崔珉豪率先打破了沉默,輕聲說:「我記得我們第一次的約會,好像也是吃冰。」

「嗯。」沈昌珉點了頭,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過好像都沒有成功。」他也笑了出來,摸了摸鼻子說。

沈昌珉嘆了口氣,找了張長凳休息,與他一同看日落。

「以後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帶你去。」沈昌珉突然說。

他靠上了椅背,雙手十指相扣,擱在自己吃撐的肚子上,抬眼看著紅紅的夕陽。

「如果哪天我的嗜睡症好了,我想回去重讀運醫系,考取復健師執照。」他眨了眨大眼,輕聲又說:「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合夥開診所,這樣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怎樣都好。」沈昌珉也靠上了椅背,看著夕陽,爾後又說:「只要在一起,怎麼樣都無所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