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醒來,由於沒有什麼事情好做,本想再多躺一點的金俊秀後來卻發現自己的身子是越躺越痠痛,壓根沒跟床黏這麼緊過的他,頭一次覺得床的設計很不符合人體工學。他最後還是坐了起身子,下了床,慢慢地伸了一個懶腰。

身子其實也沒什麼大礙,昨天晚上自己下床洗澡時也覺得沒什麼特別疼痛的地方,不過肌肉發痠倒是挺難受的。如果依照一般慢跑學的觀點來說,慢跑的速度只要超過四公里,肌肉就會開始分泌乳酸,昨夜那般的運動量,乳酸的堆積肯定過多,所以才導致他現在全身痠溜溜。

看看時間,也才早上八點而已,估計現在的朴有天應該還在睡,於是他率先進廁所梳洗,梳洗完畢後換了套衣服,打算外出買點早餐回來慰勞自己一下。才正想開門走出臥房的他,沒想到門卻被朴有天搶先了一步打開。

他嚇了一跳,鳳眼瞪得大大地,不可思議的問:「你怎麼這麼早起?」

「我感覺到你有動靜……。」朴有天痛苦地揉著眼,又說:「主人有哪裡需要我幫忙嗎?」

對於朴有天的敏銳他覺得有些驚奇,他記得在貓身邊不知方圓幾公尺內都感受得到四週的變化,但他卻未想過,眼前這隻已成人型的朴有天也仍會保有此項能力。看來朴有天的淺意識很在乎他的身體機能是否能正常運行,所以連他在隔壁房有無動靜朴有天都感覺的到。

「不用,我好的很。」他拉了不斷揉眼睛的手,將朴有天牽回自己的房間,於是說:「去睡覺,我出去買東西一下。」

朴有天坐上了床,抬頭睡眼惺忪地看著他,又說:「我可以去買。」

「你乖乖睡覺就好。」他將朴有天推上了床,然後蓋上棉被,「睡到下午我再叫你起床。」

朴有天本來還有點掙扎,可在金俊秀的強硬底下,他沒多久就昏睡過去了。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睡顏,才忽然發現自己忘了過問朴有天想吃些什麼東西,也不曉得朴有天昨晚有沒有自己好好去吃飯,如果從昨晚一直都沒進食的話,恐怕這麼一直睡對胃也不好。

他站在床邊猶豫了許久,但最後還是沒叫醒累到打鼾的朴有天,他轉身便離開了臥房。他一人徒步的走在不算熱鬧的街道上,隨意地挑了一間沒什麼人的早餐店就入內享用他的早點。他的鳳眼看著早餐店內的電視,無聊地關懷一下最近的社會新聞。貌似沒什麼太重要的案件,就算看起來好像有點重要的事情,他也看的不是很懂。

他付了錢後,一個人就前往二十四小時的便利超商購買了可以放比較久的冷凍食品。他記得冰箱裡最後一個冷凍食品好像被他吃了,如果現在不來買點東西回去,就怕等等朴有天餓醒沒東西可吃。於是他一個人拎了一整袋有的沒的,又一路走回歌舞伎町。

他來至五十樓,將手中的東西整齊地放進冰箱裡,稍微地整理一下廚房整潔,然而回到了客廳,一屁股就朝著沙發坐上去。他無聊地看著四周,雖然很想找點事情做,不過卻因為身體的痠痛他便沒毅力地放棄了。反正晚上就有事情可做,也沒必要急在這一時。

他的鳳眼忽然瞄見客桌上的書本,那本他只看了二十幾頁的書。於是他鼓起了勇氣,又將那本書打開來繼續閱讀。這回他並沒有睡去,只不過看書的過程裡他換了許多姿勢。看書的時間也過得相當快,當時間轉眼至下午三點時,朴有天竟然很意外地自己從臥房裡走了出來。樣子看上去像是已刷牙洗臉過了,只是面容還是有些難看。

「怎麼醒了?」他闔上了書,抬頭看著抓著亂髮的朴有天問。

朴有天打了一個大哈欠,低聲說:「肚子好餓。」

他站了起身,便走進了廚房,打開冰箱輕聲說:「我就知道你昨天一定沒自己去吃晚餐。」他拿出了一盒冷凍食品,開了個洞,便放入了微波爐裡,「今天我剛好有去超商買了些東西回來,你就先吃這個充饑吧。」

朴有天也隨著金俊秀的腳步來至金俊秀的身後,他看著金俊秀的背影,不自覺就摟上了金俊秀的腰,臉頰便靠上了金俊秀的肩膀。

「你幹嘛?」金俊秀略感不適地抓了他的手腕,可他卻抱得更緊說:「下次我不會了……。」

金俊秀沉默了一會,也懶的支開軟趴趴的朴有天,只是輕聲說:「你下次可以先自己去廁所先打三十次的手槍,再出來找我。」

朴有天沒有回話,安靜地賴在他的身上。直到微波爐聲響,他才放開了金俊秀的腰際,讓金俊秀小心地將熱騰騰的義大利麵從微波爐拿出來。他來至餐桌上拿了叉子吃麵,金俊秀則坐在他的對面看著他吃。

「俊秀。」他舔了自己嘴上的番茄醬,叫了一聲。

「嗯?」

「當我的主人好不好,我真的不會再像昨天那樣,而且我可以養你。」

金俊秀眨著鳳眼,一手撐著下巴,沙啞地說:「其實你也不用對我負責什麼,昨天的事情,就當是一個助理應該做的事情。」

「不、不是的!」他看著朴有天嘴角沾有番茄醬的紅唇,臉上微笑地聽著朴有天的下文:「我只會對主人這麼做,助理不會!」

「可是我不是你的主人。」金俊秀聲音很輕,神情無關要緊。

朴有天愣了許久,後來才無辜的說:「但是我喜歡你。」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示愛了,該做的也做了,可他始終得不到金俊秀的心,「如果還是不行,我不會勉強。」朴有天垂下了頭,感覺像是要哭了一樣。

金俊秀看著不再說話的朴有天,那顆男人心也軟了下來,「隨便你吧。」他又說:「既然你這麼想,我就當你的主人。」

反正以後朴有天若有新歡,他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也許朴有天只是一時起興而已,是不是玩玩的誰曉得。但是現下他沒辦法再打擊朴有天了,就怕等會朴有天又無心上班,他們可是會被老闆娘指責的。

吃完了這義大利麵,朴有天則是開心的黏著他與他一起看書,雖然不曉得朴有天看不看得懂,但只要別來煩他,他覺得一切都還可以忍受。待工作要開始前,金俊秀與崔珉豪是在會客廳閒聊了一會。

「據說你跟朴有天玩七個小時?」崔珉豪湊近了他的耳根問。

他轉頭朝著崔珉豪無奈地一笑,便說:「應該說只有他一個人玩得很開心。」

「你暈厥了?」

「也沒有,只是做到後來覺得太累。」他苦笑。

「你也真厲害,玩了七個小時有什麼感想?」崔珉豪笑問。

他嘆了一口氣,輕聲說:「我覺得我放屁好像沒聲音了。」

崔珉豪不小心笑得太大聲,引來了朴有天與沈昌珉的關注。後來他是將金俊秀又拉至一旁,偷偷地說:「你一定體無完膚了。」

「你想看嗎?」金俊秀邊說邊將自己的鈕扣解開,拉了衣領讓崔珉豪觀望了一眼,「我突然覺得昌珉對我還算不錯。」崔珉豪語重心長地說。

金俊秀扣上鈕扣,只見崔珉豪又問:「那你有喜歡上有天嗎?」

他想了一會,如果說沒有,好像搞的他跟朴有天是砲友一樣。事實上也不太算是,因為朴有天喜歡他,只是他不太曉得自己有沒有辦法去承受這樣的愛戀。

「有吧。」他笑說,但倒是心虛。

崔珉豪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眼裡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可卻沒講明。

他們回到了工作崗位,準時晚上七點,一切又如常的運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