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的行徑掩飾的很好,可卻在子嗣上令人起了些懷疑。但他與晴兒也不笨,倆人配合的適度,就說是晴兒身體虛,近期懷孕對身子的脈象會有衝擊。他說了什麼晴兒就配合什麼,反正僅是一齣戲子罷了。

日前日後沈昌珉又娶了新的妃子,但受過寵幸的卻是少之又少。後來妃子間發現,受冷落的並非只有一兩人,而是一群人都被沈昌珉所忽視,就連貴為皇后的晴兒也不例外,只是晴兒總笑說,是他自己的身子不中用,所以皇上看不上。那麼究竟沈昌珉是如何將體內的情潮宣洩於外,這點沒有人曉得,只覺詭異。

然而長久待於宮廷內的尹宮女,也對此事有所耳聞。自從德妃被殺以後,他總是藉由出宮採購宮廷所需之物而暗中尋找崔珉豪的下落。他知道沈昌珉向朝臣表態龍子胎死腹中一事是假,崔珉豪就是由他所看大,豈可能胎死腹中未出於世?但他並沒法確定,沈昌珉是騙人,又或者真的以為沒有崔珉豪這號人物之存在。可待德妃死後,據說沈昌珉很常跑大殿的祕密花園。雖然沈昌珉本有權可以去花園裡散步,但次數也過多,回大殿後總是夜深人靜。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又是為何他找不到崔珉豪的下落?尹宮女提起了精神,又繼續他未完的工作。

沈昌珉一日又一日被政務忙得焦頭爛額,但神情卻看不出他的疲憊,總是那副無情的面容,也讓人猜不出這人的心底究竟在想些什麼。好說他也有半月沒有去找崔珉豪尋歡,都只是站在暗地裡看著崔珉豪與金在中的互動,見崔珉豪臉上有了笑容,他自然是安心離去,再為朝野之事煩惱。

今夜他將所有的奏摺都批完以後,靠上寶椅的椅背,一手揉著太陽穴看著微弱的殘燭閃爍。他想找崔珉豪,可卻又想起每回崔珉豪那哭泣的臉龐,帶著紅唇上的求饒,他的心中就有些不忍。但事情已發展至此,不論他殘不殘暴,他都注定會是崔珉豪這輩子的恨人。於是他站了起身,轉身往密道走去,一路來至小屋的門前。

「大人。」鄭允浩跳下了屋簷,彎著身向他請安。

「人兒睡了否?」他問。

鄭允浩搖了搖頭,「珉豪在寫信。」

「待他寫完,讓金奉事為他做些整理,帶至大殿。」他冷聲道。

「大殿……?可有不妥?」鄭允浩擔憂問。

「且麻煩你打量。」他答。

「小的明白。」

後來他又回至大殿裡來,卸下了外衣與中衣,身上只剩內衣,一人坐在床上發楞。沒多久崔珉豪便被金在中帶了過來,他看著發顫的人兒,擺了擺手讓金在中迴避,然而走過身上前帶著人兒。

崔珉豪的雙眼看不見周圍,雙手又交疊被軟繩綁至身後,當金在中告訴他要換地方時,他的內心極為恐懼,就怕這個地方是刑求之地。可金在中一路安慰著他,不是什麼恐怖地方,而是大人的臥房而已。只是這樣的回答也讓他開心不起來,因為他曉得大人要的是什麼。

沈昌珉將崔珉豪輕輕遷至床緣,他坐上床,抬頭看著相當恐懼的崔珉豪,「可有好好吃飯?」他問。

崔珉豪雖看不見沈昌珉,但聽見沈昌珉這麼對他問話,他心中倒是安了下來,「有。」

他發覺沈昌珉是摸著他的臂膀,很輕很柔,但對他來說,他覺得還是太過刺激。

「我要將你的軟繩卸除,可你不得將眼上的束縛拿下。」沈昌珉冷說:「若拿下,我會讓你看著金在中死。」

站在屋簷上的鄭允浩打了一個噴嚏,甩甩頭,沒事。

「不、不,我不會。」

「乖。」

於他是他將崔珉豪轉了過身,便將那軟繩給拆了下來,「為何不讓我見你?」崔珉豪突然問。

「你不會想見我。」他苦笑答。

「你……」他又將崔珉豪轉了過身,聽著,「你的聲音與我的哥哥挺像的。」

未料崔珉豪竟然與他閒聊起來,而且還聊起他們之前的過往。只是他裝作自己是無關要緊的第三人,聽著懷中的崔珉豪訴說這段故事。

「你真傻。」他又說:「告訴我有那人的存在,不怕我拿那人威脅你?」

崔珉豪聽完這話,神色驚變,雙手是緊握他的手臂道:「求求你別……。」

「只要你從我,我就不會。」他笑說。

「好……反正我也出不去了。」崔珉豪垂了頭,無奈的說。

他的大掌是探入了崔珉豪的衣內,輕而易舉便將崔珉豪扒得精光,一絲不掛的坐在自己懷中,「今晚我不會要你。」他輕聲說。

崔珉豪打了個冷顫,沒有回話。略嫌冰涼的手,就這麼握上了他的脆弱,他緊張地抓緊沈昌珉的手臂,嘴中開始喘起了氣來。沈昌珉輕吻著他的頸子,然而順道將他的雙腿跨坐上自己的雙腿,好讓那雙腿不會隨意闔上。他輕輕地來回撫摸著,另一手像是安慰崔珉豪一樣,在腹上一下一下的輕拍。

「都這麼多回,你還怕?」崔珉豪搖著頭,聲音有點哽咽,「我不怕……。」

因為想保住桃花道的那個沈昌珉是吧?他手中力道漸強,崔珉豪則是抓他越緊,背脊更是貼得他的胸膛毫無縫隙。待崔珉豪的身子一顫,他便在崔珉豪的耳邊說:「幫我。」

崔珉豪都來不及反應,就被他給抱上了床,然而轉過身子,讓崔珉豪面向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牽著崔珉豪的手隔著褻褲摸著自己的炙熱。崔珉豪什麼都看不見,只曉得自己正被沈昌珉牽著做些他從沒做過的事情。粗大的尺寸是讓崔珉豪錯愕,難以想像自己當初真有容納過沈昌珉的孽根。他照著沈昌珉的方式做,可卻做的彆扭,大部分還是由沈昌珉護著他的手一起來來回回地擺動。

後來他讓崔珉豪坐於床,低聲說:「趴下來。」崔珉豪乖乖照做,緩緩趴在他的雙腿之間,他抬著崔珉豪的下巴來至自己的炙熱前,又輕聲說:「張嘴。」

崔珉豪的鼻息間都可聞見那情欲中的腥味,要將這般大的火熱含入嘴中,他害怕得不敢照他的話做。

「牙齒別碰到,弄疼我,我就從金在中的一手先砍起。」他無所謂的又道:「不從我,我就派人去殺了桃花道那哥哥。」

崔珉豪聽了這話,忍住眼淚,便張開了嘴慢慢將他的碩大含入嘴中。笨拙的技巧他並不嫌棄,看著崔珉豪這楚楚可憐但卻又魅惑的臉蛋,他止不住欺負人兒的慾望。他耐心地讓崔珉豪自行摸索,邊一旁的指示著崔珉豪何時快何時慢,那總是頂入崔珉豪喉間的碩大,讓崔珉豪眉頭緊蹙,無法適應這種嘔吐感。直到他要釋放時,他才從崔珉豪的嘴中退出,然而抱他上身,牽著崔珉豪的手回至他的炙熱,讓自己在崔珉豪的手中釋放。

崔珉豪漸漸成形的喉結有了些滑動,似乎是將嘴中那些殘餘的精液吞了下肚。他吻了崔珉豪的唇,除了嘴中的腥味,然而下了床盛了杯茶來給崔珉豪漱口。崔珉豪的茶水一杯接著一杯喝,但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清洗掉心中那股噁心感。

「辛苦你了。」他摸著崔珉豪的臉蛋,臉上苦笑說。

崔珉豪的神情很無辜,但好似不太接受他的貼心。他抬起了崔珉豪的臉蛋,低身又是吻了一口,直到吻軟了崔珉豪,他便為崔珉豪著衣。

他於臥房內輕喊:「鄭允浩。」鄭允浩倏地出現在他身後,「小的在。」

「帶他回房休息。」

「是。」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