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金俊秀願意當他的主人以後,朴有天發現,他們之間好像也沒有什麼親暱的變化。他總是在遠處觀看金俊秀的身影,就算回到屬於他們的五十樓,他也覺得自己與金俊秀的隔閡很深。

金俊秀也並不是完全不理會他,可至多就是公事上會有交集而已。縱然他們假日會一同出去走走,但通常金俊秀都會將他一個人丟在英格蘭公園,然後自己去慢跑,時間一到才在公園的入口處會合。一剛開始他還不太習慣金俊秀的我行我素,不過到後來,他卻也學著享受起一個人的時間。

沒錯,他還是很喜歡金俊秀,只是他一個人的時間卻比兩個人的相處時間多而已。

在金俊秀慢跑的期間,他一個人來到了金俊秀常逛的運動用品店,推了開門便走了進去。他先至鞋區觀看,看著鞋架上的各種款式,最後選了一款比較順眼的。

「先生,想找什麼類型的?」店員問。

他手上拿著一雙很帥氣的鞋,是黑紅搭配款,「我要慢跑鞋。」

店員臉上微笑地說:「先生您這雙是短跑鞋,我為您介紹慢跑的。」

沒想到人類這麼講求人體工學,連鞋子也分快跑與慢跑,他根本看不出差別在哪。可既然他是要慢跑,他想,還是由專業人士為他介紹比較保險。

於是乎,他就在慢跑鞋區東挑西選,最後一樣是挑了一雙黑紅配調的布鞋。他手中抱著那盒布鞋,腳步又走至球類區,順手就拿了上回金俊秀很喜歡的足球,一同至櫃台結帳。

「這個可以幫我寄去我的住處嗎?」他看著櫃台人員問。

櫃台人員是愣了一會,於是說:「那先生您必需再貼運費。」

「好。」

為了不讓金俊秀看見他買這些東西,他選擇多花些錢寄回他的住處。後來他又回到了英格蘭公園,看看離與金俊秀會面的時間還有段距離,他便自己去買了冰淇淋,站在小橋上曬夕陽。待金俊秀朝他跑過來以後,他們才一前一後的慢慢地走回家。

他看見金俊秀的髮尾滴滴落下的汗珠,便從口袋抽出了一條手帕,就往金俊秀的脖子上貼。

「唔。」金俊秀轉身看著他,就見他臉上笑笑地舔著冰淇淋,「謝謝。」

他搖了搖頭,一樣走在金俊秀身後。他曉得金俊秀不喜歡人家黏他,所以他必須保持一點距離,才不會讓金俊秀感到不適。本以為自己做得還算不錯,可金俊秀的反應卻讓他質疑自己的作法。

「你怎麼喜歡走後面?」金俊秀轉了過身問。

他舔著冰淇淋,搖頭道:「沒有啊。」

「而且你最近都很安靜。」

他不明白,最希望安靜的不是金俊秀嗎?現在他好不容易習慣一個人的時間,金俊秀卻回過頭對他說寂寞。

「你寂寞嗎?」他笑問。

金俊秀愣了一會,本以為臉上的紅潤是因為慢跑的關係,可似乎不是,「也不是,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哪裡做不好。」

「沒有喔。」他搖頭笑著,「你一直都很盡責。」

金俊秀的臉色似笑非笑,於是他們又在這長長的街道上慢步回歌舞伎町。

金俊秀的心思很不好捉模,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曉得自己要的是什麼。他承認自己對朴有天的承諾不過是種施捨與同情,但朴有天嗣後的反應卻讓他意想不到,並不是特黏他,而是更獨立。本以為這是長大階段的轉變,但想想,朴有天也才一歲多,應該還未脫離依賴階段才對。不曉得是不是他自己總露出不耐煩的神情,所以朴有天也疲勞轟炸了,變得不那麼想與他接近。

到至今為止,他還是覺得助理這份工作很不好當。

回到歌舞伎町後,他們倆人自回房洗澡,朴有天比較早洗完,他吹乾了頭髮,就往客廳走去,開了電視,了無新意地看著。待金俊秀也從房間裡走出來時,朴有天已是躺在沙發上看書了。

「這本好看嗎?」金俊秀也坐上了沙發,朴有天順勢地起身盤了腿,轉頭相視,「還好,有點可憐,我不喜歡可憐的。」

金俊秀笑了笑,拿了客桌上一直都沒看完的書,也翻了開來看。他將雙腿擱上了客桌,躺在椅背上悠閒地看著。

朴有天眨了眨眼,手中捧著書,「俊秀,我想躺這裡。」他指著金俊秀的大腿說。

金俊秀猶豫了一會,而後才答道:「隨你便。」

朴有天的側臉躺了上去,也攤開了書繼續看。

金俊秀時不時就瞄著朴有天的側顏,不禁發現朴有天的行為變得成熟一點,連對他也相當禮貌,已經不是說想做啥就會逕自去做。只是,金俊秀還是擔心朴有天會這樣,是因為自己的壞脾氣所使然。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兇?」他闔上了書,問著躺在他腿上的朴有天。

朴有天的貓眼看著書,翻了一頁,「沒有啊,我覺得很好。」

金俊秀伸手就摸了朴有天的黑髮,將他的瀏海往上撥去,「你的額頭很寬,寬額頭好像都有點偏財運。」朴有天被摸著摸著,貓耳與貓尾不小心跑了出來。

「我還滿有錢的。」朴有天笑說。

「也是。」金俊秀摸著那毛茸茸的貓耳,臉上緩緩地笑了起來,「其實你這樣也挺可愛的。」

「主人喜歡嗎?」朴有天將書放至肚上,笑問。

「還不錯。」

隔天一早,朴有天就收到了昨天買的布鞋與足球,他趁著金俊秀還沒睡醒時就先將足球給藏了起來。現在是早上九點,他將自己梳洗了一下,便自行外出買了早餐回來。金俊秀醒過後發現餐桌上有早餐,鳳眼埋藏不住驚訝,但卻也沒說什麼。朴有天似乎早已吃過了早餐,然而爬回去睡回籠覺了,所以早餐只剩他一個人享用。不過他卻是越吃越有笑容,只是這般好心情他並沒對誰訴說。

直至工作開始前,金俊秀站在朴有天的身後為他按摩,低聲輕說:「工作加油。」

崔珉豪在一旁看得很有心得,臉上也微微笑笑,對著沈昌珉低語。待工作開始以後,金俊秀將客戶所需的餐點呈上以後,如常地回到了櫃檯邊,鳳眼就盯著朴有天的背影看。

「你們好像有進展喔?」崔珉豪靠近他,手肘頂了一下他。

他臉上笑笑地,「他人是不錯的。」

「相處久了自然會發現他的好。」崔珉豪也看向了沈昌珉,笑說:「雖然一剛開始我是真的覺得沈昌珉很恐怖。」

就如他一樣,一剛開始他也覺得朴有天很不得他的緣。

「有天,人家好想你呢。」女客戶熱情地在朴有天的胸膛上婆娑,臉上笑的甜蜜,「我想要你,而且是你的這裡。」女客戶摸著他的褲檔說。

朴有天臉上笑的紳士,悄悄地挪走女客戶纖細的手,搖頭說:「這裡不行,因為您是不可侵犯的。」

女客戶臉上不滿了起來,又嘗試地說服朴有天,但朴有天卻是頻頻的搖頭,「就連接吻你也不行,這算什麼牛郎!」

這話說得大聲,連在一旁待命的金俊秀也聽見了。

女客戶也不知是醉了還是怎地,便在接待大廳內強吻了朴有天,朴有天手中的紅酒差點滑落,身子不斷向後的閃躲。直到朴有天手中的紅酒被人拿走,且用力地潑在他倆身上,他們才錯愕地抬頭看著拿酒潑他們的服務生。

「不好意思,您的衣服髒了,趕緊至廁所更換吧。」

「你……你根本是故意的!」

整場看著這翻鬧劇,但金俊秀也不管,拉起了朴有天,「朴先生也得趕緊處理,麻煩請稍等。對了,女廁在前方左側。」

崔珉豪在一旁看好戲,卻也沒忘拿一條乾淨的毛巾給女客戶做清洗。金俊秀將朴有天帶至廁所,抽了三張擦手巾用水沾濕,然而為朴有天身上的紅酒輕輕擦拭。

「俊秀……。」

「這套西裝很貴我知道,我會賠償的。」

朴有天抓了金俊秀忙碌的手,眼神很無辜。但金俊秀卻抽回了手心,又抽了一張擦手巾沾了水,捧著朴有天的臉將唇上所留下口紅給擦了。

「下次要閃,知道嗎?」

「他是客戶……。」

「你也有尊嚴。」金俊秀將那堆擦手巾丟進垃圾桶,重新將朴有天的西裝扳正。

朴有天眨了眨眼,用了手背擦著自己的唇瓣。

「你看,你不閃的結果就是自己在這邊噁心的要死。」

「俊秀。」

「幹嘛?」

「我可以吻你嗎?」朴有天蹙眉問。

他抬眼看著朴有天,沒有猶豫,抓了朴有天的後腦勺一口吻下去。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