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金俊秀是被客戶投訴,然而一狀告去老闆娘那。

朴有天與金俊秀站在老闆娘的辦公事裡頭,老闆娘的神色凝重,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抬頭看著眼前倆人,久久不語。

對於此事,金俊秀是有那麼一點錯,但他犯錯的原因是來自於朴有天,所以朴有天也覺得自己得負一半的責任。朴有天撇過眼,轉了頭看向金俊秀的側顏,金俊秀心跳的聲音他幾乎可以聽見,時快時慢,好像很緊張,但卻能適時平復自己的情緒。

「我會負責。」朴有天率先地說。

反正老闆娘跟他很熟,他不怕,他要保護金俊秀。

「不,是我的錯。」金俊秀趕忙地說。

朴有天一個走向前,就把金俊秀推到自己身後,垂頭看著老闆娘說:「其實都是那個女人的錯啦!」

老闆娘沒說話,金俊秀眨著眼。

「之前我就跟你約好了,我不賣小雞雞,也不隨便接吻的。」朴有天皺著眉說:「這個規矩大家都知道。」

老闆娘嘆了口氣,吸了一口嘴邊的香菸,便說:「你自己好好處理這件事情,反正俊秀拿的薪水是從你的薪資裡扣的,你自己看著辦。」朴有天笑了笑,但老闆娘又說:「下次不要用這麼極端的方法,縱然客人有錯,他們還是消費者。我們是服務業,不是討債集團。」

這話像是對著站在朴有天身後的金俊秀所說,不過卻是朴有天幫忙點頭,然後牽著金俊秀的一根食指離開辦公室。他們倆人搭上了電梯,朴有天的大掌仍是抓著金俊秀的手指,金俊秀是抽了抽自己的食指,朴有天便放了開他。也許是金俊秀不喜歡這樣,所以他也不任性,只不過金俊秀似乎不是不喜歡,是想換個方式牽手。

不大的手心自己牽上了大掌,一把握的扎實。

「你的規矩是你自己定的?」金俊秀看著跳動的樓層電子表問。

朴有天還沉浸在金俊秀的暖手裡頭,一時沒有答話。

「我在問你話阿。」金俊秀聲音放大說:「你的規矩是你自己定的?」

「噢,對。」朴有天轉頭笑說:「因為我想留給我的主人。」

金俊秀看著電梯門打開,牽著朴有天,「不好意思,給你惹了大麻煩。」

朴有天依舊不覺要緊,低聲說:「不會,反正你留下來就好了。」

對於金俊秀的個性,朴有天也不是全然不了解。他甚至會害怕金俊秀為了對此事負責所以選擇離職,他怕得不是面對老闆娘的責罵,而是金俊秀的離去。但現在既然問題解決了,金俊秀也沒說要辭職,這讓他倒是安了大半顆心下來。錢少賺一點對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不過少了金俊秀,他可就沒辦法看得如此寬心。

他回到房間脫了沾有紅酒的西裝,照著金俊秀的話,乖乖地放在矮櫃上,便走進浴室洗澡。金俊秀則是在廚房裡微波冷凍食品,一個人發呆。

想起那時在會客廳的廁所,他不曉得為何自己會選擇滿足朴有天的任性,吻了他一口。可能是那神情特別無辜,也可能是他真的看不慣朴有天吻別人。吻自己倒是還好,吻別人他卻會覺得朴有天很噁心。

剛開始來歌舞伎町工作時,對於這種親暱滿點的場所他是無感,可不知道為什麼,日子久了他並不是更習慣,而是更看不慣,尤其是朴有天。可能是自己的身體被莫名其妙地霸占,結果霸占他的人卻不能獨鍾他一個,看在這一點上他無法認受。

總地來說,他就是有潔癖。擁有了他,就休想再擁有別人。

這個問題也讓他想起了當時他想過問崔珉豪的問題,他一直不能理解,既然沈昌珉與崔珉豪是情人,那麼崔珉豪又是如何忍受沈昌珉擁抱其他女人入睡?很顯然,目前的他根本做不到這種境界,縱然他與朴有天什麼感情也說不上。

「俊秀。」朴有天一身輕便衣物的走出臥房,「換你去洗,我來用。」

他轉過身看了朴有天一眼,搖了搖頭,苦笑。他一次微波了很多東西,所以要花費的時間也相對多了一點。朴有天見他站在流理檯旁,自己也湊了過去,摟了他的腰際,嬰兒肥的臉蛋便貼上了他的肩。

「不要這樣,我還沒洗澡,很髒。」他的肩膀頂了朴有天的側顏說。

「不會啦。」朴有天無所謂地說。

朴有天的尾巴是悄悄地圈住了他的腰,將他們倆人給綁在一起。他們安靜的站一塊,待微波爐『叮』了一聲,金俊秀則將東西拿了出來,便說:「有時候……我覺得我很不講理,所以你委屈了要跟我說。」朴有天也不知有沒有聽懂,只是掛在他的身上,還偷吻了他的後頸。

「就叫你不要弄,很髒你沒聽懂?」才剛說完,他又對朴有天兇了起來。

朴有天調皮地笑了笑,端了自己的消夜反駁笑道:「哪會,主人永遠都有牛奶味。」

他不懂朴有天指的牛奶味是什麼,他也不管。

「俊秀,假日我們一起去跑步。」朴有天吸了一口義大利麵,甩了甩尾巴說。

金俊秀點了點頭,啃著包子,「好啊,不過你有布鞋嗎?沒有的話明天我幫你買一雙。」

「我買了。」

「什麼時候買的?」

朴有天笑而不答,心中竊喜,就是跟足球一起買的。金俊秀瞧他那副鬼靈精的模樣,臉上笑了出來,伸手就抓了他毛茸茸的耳朵,「調皮!」金俊秀笑得開心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笑容,垂了頭輕聲說:「俊秀你好可愛。」

「什麼?」

「沒有。」他搖頭道。

後來他們吃完消夜後,金俊秀進了他的房間拿了那套西裝,離去前還跟他說了聲晚安。

「主人。」朴有天將已快關上的門又推了開來,看著金俊秀說:「我想吻你。」

這回已經不是種請求了,而是一種不容拒絕的任性,但金俊秀卻說:「你剛吃了洋蔥口味的義大利麵還想吻我。」

朴有天顫了顫貓耳,無辜神情又露了出來,「那明天好不好?」

「好。」金俊秀點頭笑道。

「晚安俊秀。」

「晚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