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的事件就像導火線一樣,點燃了,就慢火延燒。

本以為事情過了大概就沒事了,可卻未料,朴有天的客戶是接二連三地投訴,內容都是衝了金俊秀而來,說是他服務態度不好,總是擺著臭臉不讓人接近朴有天等等,文字上雖然寫的明確,但內容卻一點也不具體。

朴有天帶著金俊秀又一同來給老闆娘碎碎唸,但老闆娘也算是有眼,曉得這些信件多半是無中生有,似乎有意找麻煩,讓金俊秀無法再待在歌舞伎町。也許這些女客戶彼此間就有連繫,可能是朋友,可能是同事,所以才會聯合起來欺負金俊秀,想將他趕出歌舞伎町。

老闆娘是覺得事態有點嚴重,不過卻沒對金俊秀做出什麼不利益的處分。

金俊秀這些天明顯鬱鬱寡歡,連說好的假日一同去跑步也沒心情了,於是他們在家裡宅過假日,星期一早便一個人趁著朴有天還在休息時,外出去洗衣店領取上回他拿去送洗的西裝。

嚴格說起來,也許貼身助理這份工作很不起眼,不過卻是他第一份正職的工作。可他自己並沒有想過,他的第一份工作卻是做得如此糟糕,不斷給朴有天惹麻煩,甚至讓那些客戶吵著要朴有天改變規矩。

牛郎明明就是該用盡一切手段討好女人,憑什麼講求所謂的規矩?

當某一個女客戶這麼對朴有天說時,在一旁的他很想出手打人,但是對方是女人,所以忍了下來。雖然朴有天臉上也只是笑笑不予理會,可是客戶並不打算罷休,咄咄逼人是他們唯一的強項,當然後續仍會加以運用。

他不曉得朴有天做何感受,只是他覺自己的心很沉重。如果說第一次朴有天被強吻自己別出手搭救,也許場面就不會鬧得如此難堪。其實他並不是見義勇為,只是他並不希望自家的寵物被弄髒,他討厭與人共享。

到頭來,對朴有天最為之瘋狂的,可能是他自己。

回到歌舞伎町來,他拿著朴有天的西裝,躡手躡腳地走進朴有天的臥房。裸身的朴有天忽然抬了起頭,翻了身看著為他將西裝掛上衣櫃裡的金俊秀。

「俊秀……。」

金俊秀闔上了衣櫃,回過頭看著他苦笑,「吵到你?」

朴有天搖搖頭,其實是天生性的敏銳,金俊秀剛好在他敏銳的範圍裡頭,周圍有什麼動靜,他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就連金俊秀的心跳,他也可以清楚數出來金俊秀一分鐘跳動了幾下。

「多睡一點吧。」金俊秀來至床邊摸了摸他的貓耳,臉上的笑容漸漸逝去,但手中的力道卻很溫柔。

朴有天享受著舒服感,眼睛又瞇了上來。

後來金俊秀離開了房間,利用了這段時間為朴有天安排行程,寫下這月的新行程,然後總結了這個月的開銷。大部分都是由朴有天付錢,但他也一同算進了帳本裡頭,順便評估有哪些東西是他與朴有天能夠節省一點的。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好,免得哪天他從這裡辭職後,他才知自己應該從哪裡開始省錢。因為他知道外面的薪水肯定不會比朴有天給的這麼高。

同樣到了該工作的時間,他趁著朴有天起床做整理時,準備了一些小點心給朴有天果腹,然後去美容院,之後來至會客大廳準備工作。開業前他與朴有天沒有多餘的對談,他站在沙發後,而朴有天坐在沙發上,倆人的神情同然若有所思,但任誰也沒過問。就連看得出最近他心情不好的崔珉豪也沒來探八卦,大家都知道這陣子他與朴有天同是不好過。

今天的客人一樣是上回強吻朴有天的貴婦,金俊秀一樣是擺出一個服務生應有的禮貌為他們點餐、上餐點,然後回至自己的崗位待命。他的眼神看向落地窗外的夜景,一刻都沒看向朴有天。

「俊秀,有天叫你。」

他回過神來,是崔珉豪提醒了他。他趕緊走至朴有天的身旁蹲了下來,卻看見女人的手緊緊環在朴有天的頸子上,「需要什麼嗎?」

朴有天笑了笑告訴了他幾年份的紅酒,需要他幫忙拿過來。他從櫃台邊拿了該紅酒,便也迅速的回到朴有天身邊,「你是不是又想拿紅酒潑我?」女人朝他笑問。

他看著女人已有半個身子架上了朴有天,但他的表現很平淡,沒有理會,「那我先回去了。」他朝著朴有天苦笑說。

朴有天見了他的苦笑,瞳孔變化很快,一下子灰一下子褐,他身過手捉了金俊秀的手腕,抬眼看著他,『俊秀不要傷心……。』

不知道為什麼,他卻聽得見朴有天想對他說什麼。其實這不是一種傷心,是一種恨不得一巴掌打死那女人的心。但金俊秀卻輕輕的甩開的他手,回到了崗位。

女人似乎是越演越烈,可為了不想生麻煩,他只能讓朴有天自己去應付,然而躲進了廁所避開那些他不愛的親暱。可是很意外的,沒多久朴有天也衣衫不整的跑了進來,身上滿是紅酒。

「你……」金俊秀看著他,說不出話,「我潑他紅酒。」朴有天說。

金俊秀笑了出來,「我們會被投訴的。」

「可是我有規矩。」朴有天低聲說。

才正想為朴有天擦拭身上的紅酒時,朴有天卻抓了他的小手,低頭吻了他的紅唇。這吻莫名的烈,他不懂朴有天想表達什麼。朴有天只是將他推進了一間廁所裡,還將門順勢帶上,然而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我想發情……。」







所以我該不該讓你在這要了秀兒……?
你們一定又會被投訴的=_=|||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