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這月下來他倒是沒再找崔珉豪麻煩,只命金在中好好照顧,不可有任何的差錯。也因怕崔珉豪老關在秘密花園裡會嫌煩悶,於是他大發好心地讓金在中為崔珉豪變裝,偷偷的由鄭允浩領出宮,帶他去外頭走走。只是這一路仍是矇眼,似乎還是不想讓崔珉豪知道自己身處何地。然而這個差錯,就因他的好心而種下了因果。

崔珉豪換上了宮廷內下人的衣服,同金在中一起出宮去玩。他倆的身後還有著鄭允浩的陪伴,不用掛太多心,就放心地去走走。崔珉豪回至自己家中,為德妃燒一炷香。據說被下諭令而處死之人,遺骸多辦燒死灑海,所以崔珉豪至多只能在家燒香,為在天的母親祈禱。他還過問金在中知不知曉為何皇上要殺德妃的理由是什麼,金在中只是苦笑搖頭,縱然知曉也未答應。可令一個讓崔珉豪想不透的,是為何他會被囚禁在一個小屋裡?

「是不是皇上把我賣給你們的大人了?」崔珉豪蹙眉問道。

若說以前母親與宮廷有糾葛,照理他應該也活不成才是。可誰知他活了下來,還被給禁臠在一個他全然不知是哪的地方。

「大人的事情我們下人也不清楚,他只命我照顧好你。」金在中仍是封口,避重就輕。

崔珉豪帶著金在中來至以前常來的桃花道裡,不過桃花盛開的季節已過,至此只剩綠葉,花已枯萎。

「以前這很漂亮的。」崔珉豪笑道:「我能問你些事情嗎?」

「你問。」

「你們的大人,是個壞人嗎?」

金在中頓時不知怎麼開口,可卻還是替沈昌珉說了些好話,「大人並不壞,是個真性情之人,有時口不對心而已。」

崔珉豪笑了笑,轉身便離開桃花道。金在中跟在他的身後,他將金在中帶至一攤小攤販,賣得盡是一些傳統民食。他點了兩碗豆漿與兩粒水煎包,與金在中吃了起來。享用的同時,他還將自己與沈昌珉的過去告訴了金在中,邊說邊笑,可講至最後,崔珉豪只嘆自己當初沒有逼著沈昌珉過問他的名字。

「我應該逼問哥哥的名字是什麼才對……。」

金在中只給予安慰眼神,也一同感嘆沈昌珉與崔珉豪間的錯縱複雜。爾後他陪著崔珉豪逛市集,他們的都未發現在不遠處的目光。

尹宮女是盯著崔珉豪瞧,本想走過去找他,可見金在中在身旁,他止了腳步。怎麼皇上的貼身服侍會在崔珉豪的身邊?尹宮女向來不笨,他埋藏在人群之中,看著崔珉豪與金在中的身影。後來他又瞧見穿著便衣現身的鄭允浩,他才真正確認為何崔珉豪會失蹤好大一陣子。

待崔珉豪又被矇眼帶入宮廷後,天色已晚了。沈昌珉勞碌了一天,用過晚膳,忽然命鄭允浩將崔珉豪帶來與自己的一同淨身。指令下的快,傳至崔珉豪耳中崔珉豪還在忙著吃飯。

「可不可以……」崔珉豪吃得快,蹙眉道:「讓他等我一會……?」

鄭允浩將這話傳給了沈昌珉,沈昌珉是笑了出來,說是答應崔珉豪的請求。陪伴沈昌珉幾乎是他習慣做的事情,對於沈昌珉,已不是畏懼的存在,而像是一種工作。填飽了肚子,金在中便為他矇上眼,帶他至沈昌珉的浴池裡來。

沈昌珉站在他面前,為他解開一件又一件的衣裳,輕聲問:「今天可玩得好?」

「嗯。」

「找到你的哥哥沒有?」

崔珉豪神情一沉,沒有回話,就被他帶進了池子裡頭。他緊緊的抓著沈昌珉的手臂,一碰水沈昌珉就抱住了他,將他擁入了懷中。沈昌珉帶他坐進池子裡,抱著他,還將熱水輕輕灑在他的胸膛上。他為崔珉豪洗著身子,從腳踝開始,慢慢地往上摸去。崔珉豪吞著口水不敢亂動,只見沈昌珉又說:「如果想出去走走,就告訴金在中,他會為你準備。」

崔珉豪的雙手也自己的潑著水,試著忽略沈昌珉帶給他的觸感。

「最近有想看的書沒?」

他搖了頭,「舊的還未完。」

沈昌珉笑了笑,偷吻了他的細肩。

「在、在中哥說……」崔珉豪忍著沈昌珉在自己肌膚上打上的節拍,穩著聲音說:「你是個好人。」

「是嗎?」

就算沈昌珉沒有碰到他的要害,他的身子已慣於沈昌珉的愛撫。

「你覺得呢?我是好人嗎?」崔珉豪的雙手捏著沈昌珉的雙膝,搖頭道:「我不知道……。」

沈昌珉的胸膛貼上了崔珉豪的背脊,垂眼看著崔珉豪的分身,「怎麼翹起來了?」這語氣擺明是種嘲諷,但沈昌珉卻說的輕,「要不要我幫你?」沈昌珉壞笑問。

崔珉豪紅著臉,抓在他膝蓋上的小手是更緊了一些,「還是讓你自己來?」他牽了崔珉豪右手來至那羞人的地方,讓崔珉豪握上自己的分身,蠱惑道:「自己摸摸看。」

崔珉豪搖著頭,可被牽著的手,卻順著沈昌珉摸起了自己來。沈昌珉帶著他越來越快,最後放手讓他自己來,可他偏偏就在最後一刻放過自己,似乎不敢讓體內羞恥的東西跑出來。漲得難耐的分身就在水裡渴求,沈昌珉握了上去,便給予他一個痛快的解放。他喘著氣,漸漸平波的漣漪,清澈印著他的臉蛋。

沈昌珉看著水面,又在他的後頸上落下一吻,「洗完就好好休息吧。」

待沈昌珉又替他在清洗一次以後,便將他抱了起來,換了乾淨的衣裳,讓金在中牽他回小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