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金俊秀這夜是逃過了一劫,他身子一倒朴有天的大床,人就睡了過去。朴有天連去打個手槍的時間也沒有,不過是洗個手再從浴室出來就見金俊秀已抱著他的棉被睡死。

只是,崔珉豪在今晚可就沒這麼好過。

這次的見義勇為沒被誇獎反倒還被沈昌珉擺了臭臉收場。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那巴掌印已消了,可沈昌珉還是不願意與他說話。從沈昌珉回家以後,只是捧了他的臉看一眼側顏上的巴掌是否消印,然而就沒理會他,逕自地去洗澡,躺上床看書。

他在廁所的門縫裡偷窺著沈昌珉,沈昌珉書看得認真,似乎是真的沒打算理他。

這種冷戰他最不擅長,他寧可沈昌珉多唸他幾句消氣也好。他推開了門從廁所走了出來,小跑步地撲上床,拉了棉被就朝自己的身上蓋。沈昌珉依舊看著書,他也順勢將棉被一同蓋上沈昌珉的下半身,於是躺回床,安靜地看著天花板。

「晚安喔。」他低聲說。

沈昌珉翻了一頁,「嗯。」

他將頭埋進了被窩裡,沒多久又探了出來,誠懇地說出真心話,「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他的聲音低低地,可卻又帶著些微的懇求與嬌氣,大眼不斷對著沈昌珉釋出好意。

沈昌珉闔了上書,將書本放上矮櫃,雙手抱胸垂眼瞥著他看,「我哪樣?」

「都不說話。」

「還不都你的錯。」

「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啊,總不能讓客戶一直在接待大廳裡亂。」

「他是去亂廁所不是亂接待大廳。」

「我──」

「看你被打我很不爽。」沈昌珉搶話道。

崔珉豪的大眼略顯訝異,但反應卻沒很大。這樣沈昌珉他已不是第一次見了,可他曉得這是沈昌珉疼愛他的一種方式,雖然說話總是不惹人愛。

「那是朴有天的事,不是我們的事。」沈昌珉低聲說。

他的大眼眨一眨,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輕聲說:「下次我會注意。」

沈昌珉躺了上床,一樣拉了棉被側了身關上大燈。在全黑的臥房裡頭,月光微弱,只有微薄拉棉被的聲響,沒多久沈昌珉便感覺到自己腰際有了束縛,是崔珉豪的手臂。

「還不睡?」崔珉豪蹭了蹭他的肩膀,在夜裡微笑,「睡不太著。」

「嫌體力太多是不是?」

「因為今天提早下班了。」

沈昌珉轉了身子與崔珉豪面對面,他盯著崔珉豪的大眼瞧,沒幾會就吻了上去。他扳開圈在自己腰上的手,一把就將崔珉豪的手往枕上壓,低身更奪去崔珉豪鼻息間的空氣,吻得大力,吻得窒息。他慣性的就扯下崔珉豪的運動褲,連內褲也一併脫離,大掌就握上略為抬頭的脆弱。

「這麼敏感。」沈昌珉咬了崔珉豪的耳朵說。

崔珉豪喘著氣,輕笑,「都被你訓練出來的。」

接著上身的衣服也跟著說再見,被沈昌珉不帶感情地丟了下床,淪陷的則是他胸膛上了兩顆蓓蕾。縱然與沈昌珉多次發生過許多親密關係,但身體並不膩。由於沈昌珉也是牛郎出身,自然對於身體的觀感是瞭若指掌,沒幾下子崔珉豪就會自然地順著他,不懂反抗。

崔珉豪的身子漸漸有了沈昌珉的痕跡,腹下的快感也沒有中斷,過了一會便在沈昌珉的手裡得到解放。本以為沈昌珉只是小小的懲罰他一下,可當沈昌珉扳開了他的腿,他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你要做?」

「你不是嫌體力太多?」

不待崔珉豪的抗辯,沈昌珉就朝他的穴內闖了進去,於是又擠了更多的潤滑液,幫他舒緩了身體的不適。

「這麼黑你也找的到?」

「你也不算算我們做幾次了。」

沈昌珉扶著自己的寶貝,果真精準的就送進了他的體內。他咬著牙雙手抓著沈昌珉的肩膀,仰頭看著漆黑的天花板。

「慢點,有點痛。」

「你也知道痛,被打那巴掌你知不知道痛?」沈昌珉不屑的問。

雖然語氣很不好,但沈昌珉還是吻了他,企圖分散的他的注意力。

「你……明天想吃什麼早餐?」沈昌珉在他體內囂張著,他喘著氣問。

沈昌珉咬了他的脖子,輕聲說:「明天先解決老闆娘那吧,我們一定會被叫去喝咖啡。」

「也是……你、你慢點。」

「喝完咖啡再去吃早餐吧。」

「嗯……。」

這回沈昌珉算是客氣,一回就放過了他,畢竟還是得留點體力面對明天可能爆發的老闆娘。





明天回台灣囉~
恩康康康,好想念台灣呀。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