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說快不快,沈昌珉也進入得去醫院學習的階段,而他則仍是沒有任何變化,除了偶爾在金在中的店內做個小表演兼服務生外,大部分的時間他仍是在三樓的房間裡睡覺。

沈昌珉與他見面的次數漸少,由於學生宿舍外人沒辦法自由出入,他自然是沒法天天與沈昌珉見面。估計從醫院實習回來,沈昌珉大概也累壞了,可能連來店裡找他聊天也沒辦法了。一般醫學系在大學期間得念上七年,已經順利畢業的朴有天為了等待金俊秀完成學業,還刻意在學校旁租了屋子與金俊秀同居,陪著金俊秀完成剩餘三年的大學課程。

聽見這樣的消息,除了更深信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感情是根深蒂固外,再者是他自身會擔心沈昌珉一個人在學校是否會太孤單。朴有天畢業了,金俊秀也搬出學校與朴有天同居,也代表著沈昌珉是一個人住在學生宿舍,處於沒有人陪的狀態。也不曉得沈昌珉是否能與新的室友處的好,又或者能否習慣室友的作息。有太多事情他都無法為沈昌珉幫上什麼忙,也沒辦法從沈昌珉的嘴中得知生活到底過得好或不好。

這天晚上,他幫忙金在中將店內收拾完畢以後,突發奇想的說:「我去學校一趟。」

金在中與鄭允浩嚇了一跳,「這麼晚出去?等等你睡著怎麼辦?」金在中趕緊說。

他的臉上笑的無所謂,但卻是堅持,「我現在精神很好,馬上就回來。」

「你去學校幹嘛?」金在中問。

「去找找昌珉。」他搔了搔頭說。

「我跟你去吧。」鄭允浩突然道。

他微笑婉拒,畢竟忙了一天下來,金在中與鄭允浩肯定也累了。他只不過想見見沈昌珉,並不想麻煩太多人。

「我很快就會回來。」他篤定的說。

他轉身就走出了店家,加緊了腳步越過一個不大的十字路口,一路走來他曾經最熟悉的校園。他嘴上喘著氣,一個大人兒就站在學生宿舍外,拿起手機打了沈昌珉的號碼。

『喂?』

「昌珉,我在下面,你可以出來一下嗎?」

『你知不知道現在出來很危險?』

「趕快下來吧,我等你。」

『哼。』

掛了電話,沒多久就見只穿著汗衫與運動褲出現在他面前的沈昌珉。

「你來幹嘛?」沈昌珉嘴上有些喘,似乎是從樓梯一路跑下來的樣子。

他臉上笑了笑,「來看看你。」

「無聊,我這裡拜的假日就會去找你了。」

「你又沒跟我說。」

他與沈昌珉對看了一會,於是他率先低了頭,坐上了宿舍前的花台,低聲說:「實習還好嗎?」

沈昌珉也坐了下來,與他肩並肩,輕聲答道:「沒什麼太大問題。」

「辛苦了。」他有些疲憊的看著沈昌珉,又笑起來道:「我怕你一個人太孤單。」

「還好。」

「還是你搬出來跟我住?」他問。

沈昌珉也瞥了過眼看他,不屑的說︰「不要,你會影響我的成績。」

「我不要吵你念書就好了。」

「不是吵不吵的問題。」

他看著沈昌珉笑而不語,因為他大概知道問題是什麼。

「還是我幫你送晚餐來?你看起來好像變瘦了。」

「不用。」

他伸過手揉捏著沈昌珉的後頸,用著復健師的口吻說:「你看你念書念到這裡的筋骨都是硬的。」他替沈昌珉的頸肩按摩一會,沈昌珉不但沒有感謝,反而不太高興的說:「你下次不要自己過來這裡。」

他笑了笑,沒理會沈昌珉的任性。

「我去找你,這樣你比較安全。」沈昌珉說。

「這樣又會累到你。」

「才不會。」

他放開了沈昌珉的後頸,轉頭微笑的說:「我偶爾也會想為你做點什麼。」

沈昌珉本是兇狠的眼神也漸轉寵溺,摟了他的肩說:「但不是現在。」

總是深信他病會好轉的沈昌珉,他不懂沈昌珉的信仰動力來自於何方,但就他來說,直到現在,他還是對於自己患有嗜睡症這點無法完全接納,因為有太多事情都因為這個病讓他無法完成,甚至是恨自己為什麼會得這種怪病。就連想見個朝思暮想的人都難,更別說學人完成什麼夢想。

「我隨傳隨到。」沈昌珉說。

這話很簡單,但卻有股不平凡的力量鼓勵著他。

「所以你乖乖等我。」沈昌珉又說。

他笑了起來,伸手偷偷牽了沈昌珉的大掌,低聲說:「你說這禮拜假日有空?」

「嗯。」

「文化中心有活動,你要去嗎?」他問。

「你去我就去。」

「那就先暫時這麼定了。」他笑說。

後來還是沈昌珉陪他回至金在中的店,而在沈昌珉離去以前,他還是有些不捨的抱了抱沈昌珉。

「實習加油。」他說。

「嗯。」

就算什麼事情他都幫不上,至少他也要成為沈昌珉的支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