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信箱多了連絡人崔珉豪後,他開信箱的次數變多,收的並不是那些國科會或者其他學者的連絡信件,而是收取崔珉豪的郵件。只是崔珉豪自上次寄來的那一封以後,就再也沒寄過信給他。反正也無所謂,沒有寄就代表沒有問題。其餘的信件他還是花了時間閱覽,重要文件率先處理,不重要的就先丟次級資料夾,有時間再看。

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金俊秀也快下課了,他關了研究室的電腦,伸了一個懶腰便整身放鬆的躺上酥軟的沙發椅,看著日光燈發呆。日子已經過至快要期中考了,他必須準備題目提交學校,讓學校為他印製考卷。不過他想題目的靈感這次似乎延滯,他的腦子除了舊有的物理研究以外,額外的空間盡是崔珉豪的臉蛋。

從十幾歲到現在二十幾歲的樣子,他的腦中像是有個資料夾一樣,存檔著崔珉豪成長的模樣。想起來,自己也可真像變態,喜歡同性就算了,上輩子他還是個戀童癖,究竟他是有多悖德?人家崔珉豪那麼小,為什麼要欺負他?這個理由他很清楚,只是這輩子的他並不想承認上輩子想欺負崔珉豪而找的藉口。

他疲憊的閉上眼,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就算留了信箱的住址,只要學期末一到,他們就又會變回陌生人,然後再也不要見面。他這人從上輩子就是孤僻,這輩子他也不奢望自己的身邊會有佳人良偶。他不需要誰的陪伴,只要讓他平安的過一生,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待金俊秀回到研究室,那大動作的聲響是將才剛進入淺睡階段的他叫醒,「欸,起床啦!去吃飯吧!」

他坐直了身子甩甩頭,拿了早已準備好的郵差包揹上肩,輕聲說:「走吧。」金俊秀率先走出研究室,他尾隨於後,耳朵聽見金俊秀的嘴巴喋喋不休,他選擇性的放空,似乎沒聽進多少。不過當金俊秀提起了一個人的名字,倒是讓他回神不少,「我的學生名單裡真的有崔珉豪。」

他睜大了眼,倆眼空洞的看著金俊秀,「他長得也太帥了吧?不不,應該說是個美男。」金俊秀的手肘頂了他一下,還開玩笑的說:「還不賴嘛!你上輩子就這麼識貨喔?」他依舊看著金俊秀沒說話,拉了肩上的背帶繼續走。

「欸欸,你也說一下話吧?你不是很在乎那學生?」金俊秀追了上去,抓了他的肩膀,抬頭看著他說。他皺著眉頭,一路來至停車場,開門坐上駕駛座,帥氣的將自己的郵差包往後座丟去,待金俊秀也坐上副駕駛,他便倒了車開出停車格,然而離開校園停車場。

「你跟他混熟一點。」他突然說道。

金俊秀似乎還摸不著邊際,看著他的側顏問:「什麼混熟一點?」

「對那孩子主動一點,他就會纏著你問問題,不會來問我。」他冷靜的說。

金俊秀臉上一副就是不以為然,「他想找誰問跟熟不熟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且我們的負責的科目又不同。」

他又噤聲不說話了,眼眸看著前方的道路,一路沉默至他們倆今日想光顧的燒烤店。金俊秀也不打算理會他這詭異的脾氣,可很不湊巧的,當他們走進店內時,金俊秀是又馬上退了出來,轉身抓了他的手臂說:「欸欸,那個崔珉豪在裡面啦!而且他看到我了!」

他的臉上也是掛上三條線,不過若是他們現在走人,感覺好像很不妥當,而且他們也真的想吃這間店的吃到飽,除了便宜以外,肉質也很新鮮,不油膩。種種的因素加諸一起,他最後還是將金俊秀先推進去,然而自己跟在後面。金俊秀的個性比他還要親民一點,遇見學生也較敢厚著臉皮打聲招呼,而他只是躲在金俊秀這矮人身後偷瞄崔珉豪一眼,沒吭聲也沒點頭,只是看了看那桌的學生而已。學生幾乎都跟金俊秀的交情不錯,待他都已選好了位置,金俊秀還是站在學生桌旁與那些孩子嘴砲。不過有一道目光倒是一直往他這方向看來,他刻意地迴避,因為那目光是來自崔珉豪。

「老師跟沈老師是好朋友?」崔珉豪抬起大眼來,笑著問金俊秀。

金俊秀點點頭,「我們高中就認識了,都老朋友了。」

崔珉豪很有禮貌,個性很開朗,不過問起沈昌珉的事情卻是有些戰戰兢兢,「沈老師是不是很恐怖?聽說他的課都不好過,是真的嗎?」崔珉豪又問。

問起所有學生最關心的問題,大家也跟著瞎起鬨,嘲笑崔珉豪難道不知道沈昌珉是物理系的大刀嗎?一砍就是班上三分之二的學生,沈昌珉刀下的孤魂野鬼還有一堆沒被超度的,可說是為數眾多。

「他並不恐怖,只要考到他的標準就行了。」金俊秀笑說。

沈昌珉自己在不遠處的那桌將所有的菜單都點完,菜也送上來了,見金俊秀還站在那與學生聊天,於是喊道:「金俊秀,快點過來烤!」這是學生第一次看見沈昌珉私底下的模樣,其實誤差不大,跟上課時差不多。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沈昌珉與金俊秀的相處竟然會是這翻模樣。

「你不會先烤喔!」金俊秀回道。

大家覺得有趣,但是有趣之餘,還是會被對於心思較好奇的學生問:「老師你是直男嗎?」金俊秀挑了眉,一聽就曉得孩子想問什麼,「你懷疑我跟沈老師在一起啊?我們清白的很!都是直男!」

這話一出,金俊秀還刻意留意了崔珉豪的臉蛋。這孩子雖然能夠放得開,不過有時卻沒辦法一眼就看透他的心思。也許是當笑話聽聽,也或許只是無言以對,還是說崔珉豪一樣與沈昌珉留有同樣的記憶在腦內?

離開以前,金俊秀還低身拍了拍崔珉豪的肩膀,輕聲問他,你會覺得沈昌珉很恐怖嗎?會不會覺得他很熟悉?還是說只是不小心選上他的課?崔珉豪的表情似乎已經說明一切,對於這樣的問題他的神情覺得意外,不懂為什麼金俊秀要這麼問他。但是他最後告訴金俊秀,自己選上沈昌珉的課並不是不小心,是想學東西,而且他不覺得沈昌珉很恐怖。

這些話沈昌珉沒有聽見,只有當金俊秀回到座位後,他不小心對上崔珉豪的大眼,那時,崔珉豪好像給予他一抹純真的微笑。

『世間不少奇男子……』

他望了一眼崔珉豪的臉龐,思忖,那時這孩子接了哪一句?

『尚得君王不自持。』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