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前的日子,他就這麼填了外宿名單,全宅在尹斗俊的家中念書、過夜。

尹斗俊照顧小孩的功力他是見識到了,不過多數時間他都自顧不暇,他希望自己能夠從大一就開始累積好成績,已備往後的不時之虛,申請研究所或許會用的到。

這陣子受到尹斗俊的不少鼓勵,雖說自己與尹斗俊同個歲數,但是他們走過的路以及跨過的橋好像非同一數。尹斗俊顯然是提早吃過了苦頭,所以待在他的身邊很安心,也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不少超齡的成熟態度與知識。

他不否認自己越來越喜歡宅在這棟公寓,只是他總覺得自己可能需要注意一下言行,掩人耳目。近期他發現好像不少人都知道他與尹斗俊走的近,風聲傳來傳去,搞得他好像與尹斗俊同居似的卻又不想讓外人知道。

他們的關係才不是暗通款曲那麼見不得人,可是他就是看不明白那些人的眼光。

眼前的考試能讓他暫且分散注意力,不過考完以後他可就沒有多餘的注意力能夠分散,盡是覺得旁人對他的眼神是不懷好意。

「班代,你真的跟尹斗俊那傢伙沒什麼?」男同學問道。

怎麼著了?他在這班級待了快一年,就不知道原來自己人氣這麼高,人緣這麼好,還會被人注意起自己是不是有了情人了。

「什麼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於是他還是選擇裝傻,不願意正面回答自己與尹斗俊的關係。

但就算要他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自從在那樹下,尹斗俊想與他攤開來講,是他太過於膽小所以錯過了機會,至今他們兩的關係,他想,他們彼此也都還未釐清吧。

男同學摟了他的肩,一群人就圍在他身旁問:「可愛的班代,你這麼可愛,我猜追你的男生應該也不少喔?」

他抬眼看著這堆長腿的傢伙,挑眉道:「很可惜,沒有耶。」

男同學幾乎是把他的肩膀都摟疼了,壞笑道:「那我追你好不好?當我的情人。」

這算是告白嗎?雖然說沒有人會討厭自己被人喜歡的感覺,但卻會討厭對方所表現出來的行為。

「不好。」他的肩膀甩開了男同學的手,又說:「我沒興趣。」

「不過你好像對尹斗俊很有興趣?那天晚上你在樹下抱他抱的很緊耶。」男同學調侃的說。

周遭這些圍住他的人是來圍觀還是來堵住他的去路的?他總覺得這些人並不是無備而來。

他抬起頭看著那位男同學,蹙眉問:「他又不是。」

「不是什麼?不是GAY嗎?」男同學低了頭拍著他的肩,在耳邊輕聲說:「班代,你喜歡他嗎?」

他的大鳳眼忽然瞥開,推開了眼前人高馬大的一群人,走出重圍,只見男同學又說:「他如果不是,那麼就算你喜歡他,他對你也只會是同情而已。」

他止住了腳步,沒有回過頭看他們那群人。停頓了一會,則又折返回頭,朝著校門走去。他一個小人兒走過那高個子的人群,臉上面無表情,但鳳眼卻有些紅潤。好不容易考完試可以放個輕鬆,可他的心情卻又輕易的被那些人搞砸了。

其實他心底還是很在乎尹斗俊究竟怎麼看待他,估計尹斗俊也很清楚自己大概是喜歡他,只是他與尹斗俊一直以來都沒講開來,而尹斗俊對自己的收留,他自然是不會知道是存著什麼心態。

是愛情?友情?還是最可悲的同情?

迫不及待,他必須打破砂鍋問到底,也必須給自己一個交代。

雖然他很不想承認自己喜歡男孩,但是遇到尹斗俊,他似乎不得不低頭承認自己的感情。

喘著氣來至尹斗俊的家門前,他按著門鈴,鬢角留下了一滴汗來,於是又緊張的多按了兩下。

「咦?怎麼跑來了?」尹斗俊有些驚訝的垂頭看著他,「不是約好六點一起出去吃飯?」

他緊抓自己側背的肩帶,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問你。」

「嗯?」

「一個GAY喜歡上一個不是GAY的人不是GAY的人可能知道那個GAY喜歡他結果不是GAY的人還繼續與那個GAY來往那麼他們之間到底是愛情是友情還是同情?」

他說的快,連個斷句也沒有,尹斗俊一時間是聽的霧煞煞,「什麼?」

而他卻是急得紅了眼眶,心跳的太快,伸手就抓了尹斗俊胸前的體恤,垂了頭滴著淚水問:「你……是GAY嗎?」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小孩耍著任性希望有人跟他一樣站在同條崗線上,喜歡的東西要跟他一樣,玩的東西也不許與他有差別,他需要一個嘍囉,一個可以供他使喚且也必須陪伴他的嘍囉。

尹斗俊一剛開始雖然不太懂梁耀燮到底問了些什麼,不過沉澱過這幾秒後,耳中再次浮現方才梁耀燮問問題的聲音,他好像有些搞懂他問的問題是什麼。

「你是,我就是。」

於是又是一個溫暖的懷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