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反面不是恨,是淡漠。

本來以為我們的愛是唯一,後來才發現世上沒有誰才是真正的唯一。人不過是動物,高不高尚是其次,有時,我覺得人還不如狗來的能夠伴隨長久。

當我漸漸發現他的陪伴只剩孤單,他告訴我,『我們分手吧。』我很坦然接受,也答應他的請求。我們之間似乎沒有誰對誰錯,而是應該要的感覺淡了,沒有了。


我告訴了起光,就算我與他無法繼續當情人,但也許我們還有可能會是朋友。

只不過這般一廂情願的想法,到今天就此為止了。

「耀燮,你知道他交新女友了嗎?」

我看了起光一眼,一張一張將DVD往架上排列,聳肩道:「不知道耶。」

「他還到處跟人介紹!」

所以呢?反正我與他當初的感情本來就難以見天日,異性戀公開也不需要顧忌太多,那我何必去顧忌他要怎麼公開他的感情。

「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

手上的DVD全上架了,我轉頭看著起光問:「什麼不公平?」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

無論我到底知不知道,其實我都不想知道。

我蹲身拿起籃子,又繼續為架上補貨。

「你們當初交往,他搞的你們就像偷情一樣,對外人都不敢承認!」

起光很激動,但是我目前的心情卻沒辦法回應他的情緒,「其實承不承認都已經無所謂了。」我說。

感情告終結與歸零是一樣的意思,所以那段感情有沒有被承認其實結果都會是一樣,真的沒所謂。

「你不要這樣啦!」

我嘆了口氣,「那我應該要哪樣?」我看著起光,無奈的苦笑,於是又繼續我的工作。

好不容易將亂了順序的DVD排列完成,我回到了櫃台,開始檢查名單上有哪些客人過了期限卻尚未歸還,好死不死,他正好也是名單上的客戶之一。他的名字我看了許久,電話一摸再摸,後來還是提起勇氣播打了他的手機,希望能夠提醒他盡快將欠店內的DVD歸還。

但是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接的人不是他,電話號碼換了新主人,看來他換了電話,這支號碼也另外給了別人使用。

我掛上電話,深呼吸了一口氣。

「他換電話了?」我問起光。

起光的神色明顯難堪,爾後誠實的在我耳邊說:「他叫我們都不能跟你說。」

意思就是要斷絕來往就對了。

往後的日子更是證明他的用意。來歸還他外借DVD的人是俊亨,看來他是真的不想再與我連絡。

說真的,其實沒必要一定得一刀兩斷,縱使我真的也已經不需要他的愛。就連電話號碼也換了,儘管我也不會再打,但是這樣的做法,還是挺傷人的。

我們的關係,真的非得搞的這麼陌生,這麼可有可無嗎?

我看著天空深呼吸了一口氣,然而瞧著自己吐出的白氣,天氣好冷,就算雙手都收進了口袋裡,還是覺得有些太冷。

深夜的街道裡,就算想去哪散步都覺得太過不安全,我最後還是買了一份消夜帶回家吃。這路上的人影不多,可能是外頭太冷,所以沒什麼人出來活動,不過卻很不湊巧的遇上了這陣子都刻意避著我的人。

我看著他為新女友圍上圍巾,倆人還十指相扣在這天冷的空氣裡頭取暖,我縮了縮身子,不禁的想起我們的過往。雖然我們的關係沒有公開過,但他也曾經這麼對我好過。只是曾經的美好,也只有曾經知道,現在的我,似乎已經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心冷麻麻的。

看著他們朝著我走來,我也沒有閃避,繼續走著我的路。當與他擦肩而過時,我沒看他,他沒看我,我想,我們正式成為陌生人。

如今,他也不過是我曾經認識的某某某。

幾年以後,又有學妹來問我:「學長,你認識尹斗俊學長這個人嗎?」

我鼓了臉頰想了一會,「他喔,很久以前認識的……。」

只有在某些時候,我才會再次想起這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過是一個我從無所不知到一無所知的陌生人。





全文完。






如果是我,我也會跟斗俊一樣,分手了就不要再連絡,恩康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